蒙格的三叉戟燃起血色的火焰,拉卡德的大蛇矛蕩起激昂的颶風。

雙方猛烈對撞,爆炸,然後互相穿透。

兩位弟弟身上齊齊爆開可怖的傷口,同時倒地,兩敗俱傷。

而哥哥組的拉塔恩與蒙葛特也已經進入了戰鬥的尾聲,憑藉著之前積攢下來的優勢,拉塔恩一劍貫穿了蒙葛特的胸膛,而他自己也被對方一刀砍下了一條手臂。

總體而言,聯盟軍勝了。

“果然不行嗎?”蒙葛特踉踉蹌蹌的倒地,無可奈何的說道:“拉塔恩,答應我一件事。”

獨臂的將軍走上前來:“你說。”

“王城地下深處有一個可怕的東西,不要讓人釋放它,用你的一生去看守它!”蒙葛特抓住拉塔恩的手臂說道:“答應我,否則我即便死了,也會化為怨恨,詛咒你的子孫後代!!!”

“我答應你,蒙葛特,以碎星將軍拉塔恩的名字起誓!”拉塔恩鄭重說道。

蒙格特鬆了口氣:“雖然是個無恥的叛逆之徒,但我相信你。拉塔恩,把我的屍體燒掉,不能讓它玷汙這塊神聖的土地!啊,偉大的黃金樹啊,我讚美你!”

在最虔誠的禱告中,最汙穢的存在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拉塔恩合上了蒙葛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蒙葛特,你的死亡無比光榮!”

“哥哥!”

蒙格那邊醒了過來,看到已死的蒙葛特立刻掙紮著起身,一把將拉塔恩推開抱住了哥哥的屍體。

“彆亂來,小子。”拉塔恩好心說道:“你的傷勢很重,必須儘快治療……”

“纔不要你假好心!”蒙格一聲大吼打斷了拉塔恩:“我和哥哥不過是低賤的噩兆,世界排擠我們,人們鄙視我們,我要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度,全新的王朝,在那裡我會成為開創了新時代的王,我會保護哥哥,再也冇人能欺負我們!哈哈哈,再也冇人能欺負我們!”

蒙格說著,突然撒出了一片血焰,紅色的火焰瞬間就吞冇了兄弟兩個,拉塔恩也來不及阻止。

噩兆雙生子化成了灰,被風一吹,便輕飄飄的飛上天。

希裡絲伸手一招,收到了兩個不斷跳動的土黃色靈魂。

【蒙葛特的靈魂】:噩兆雙生子中哥哥的靈魂,悲情的末代之王,低賤的隻是身份,而非品格。

【蒙格的靈魂】:噩兆雙生子中弟弟的靈魂,末代之王的影子,憧憬著哥哥,渴望著愛與被愛。

希裡絲收下了這兩枚靈魂。

“他們會去哪?”拉塔恩問道。

“月神將帶他們前往另一個世界,在那裡,他們將成為延續世界的燃料,或許會是一塊石頭,或許會是一棵小草,如果有緣的話,他們可能會誕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成為一對普通的兄弟,走完一段普通的人生。”希裡絲回答道。

拉塔恩點了點頭:“那很好。”

“的確很好,至少他們會遇到一對真正愛他們的父母。”希裡絲說了一句,然後看向前方:“你說對吧,戰王葛孚雷。”

“什麼?!”

拉塔恩驚訝的回頭,就看見一位手持雙刃巨斧的男人從王座後方緩緩走出,正是本該被瑪莉卡流放到交界地之外的葛孚雷。

“戰王?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因為這裡本就是我的王座啊,小鬼!”

葛孚雷說著一斧子揮出,拉塔恩急忙用單臂揚刀格擋,但巨大的衝擊力卻勢不可擋,將他一擊砸倒在地上。

“哦?”葛孚雷露出讚許的目光:“靠著單手還能擋下我的一擊,不愧是能戰勝蒙葛特的男人。”

拉塔恩咬牙死死支撐。

“但也到此為止了。”葛孚雷揚起巨斧再一次狠狠砸下:“讓我為我的兩個兒子報仇!”

當!

洛騎大盾擋住了巨斧。

希裡絲出手,救下了拉塔恩。

“你有傷在身,這裡交給我了!”她回頭說道:“彆讓菈妮擔心。”

“好吧。”拉塔恩也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點頭說道:“你小心。”

他退了下去,將場地交給了更強的兩人。

“說起來上次我們隻打了一半。”葛孚雷看向希裡絲說道:“現在,你要阻止我的複仇嗎?”

“你要為兒子複仇,我也要保護我的部下,這並不衝突。而且……”希裡絲一針見血的說道:“如果你真愛的你的兒子的話,你就不會將他們丟進下水道,也不會在剛纔一直躲起來偷看而無動於衷了。”

“你不懂。”葛孚雷說道:“我愛蒙葛特和蒙格,正因如此,我纔會將他們丟入險惡的環境中。如你所見,他們無一不成長為了出色的戰士。至於剛纔,那是神聖的比鬥,即便我身為父親,也不能擅自出手令他們蒙羞!”

“雖說我冇什麼資格對你的教育方針指手畫腳,但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喜歡你的做法。”希裡絲說道:“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孩子渴望的或許隻是你的一句關心,一句鼓勵,而不是成為什麼勇猛的戰士。你普普通通一句話,也許就有可能改變他們的一生。”

“這個世界充滿了爾虞我詐,唯有強者才能活的下來,如此軟弱的一生要來何用?”葛孚雷目露不屑:“女人就是女人,永遠活在自己的想象之中。”

“好吧,你說的對,你說的都對。”希裡絲懶的爭辯:“你怎麼回來的?”

“是瑪莉卡流放了我,能讓我回來的也就隻有瑪莉卡。”

“不,瑪莉卡不可能這麼做,她明明……”希裡絲有點奇怪,瑪莉卡明明是故意流放葛孚雷來削弱黃金律法戰鬥力的啊。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陰謀,但我知道,隻要我回來了,你的反叛行為不過就是一場鬨劇,我會殺光你們這些逆徒,守護黃金律法,守護我的愛人,守護我的瑪莉卡!”

葛孚雷不愧戰王之名,完全冇有多少廢話,一言不合就發起了攻擊。

行吧。

做為關底BOSS,葛孚雷也算是個不錯的對手。

希裡絲打起精神應付,將洛騎大盾使的滴水不漏,任憑葛孚雷瘋狂的揮舞巨斧也始終無法攻破這道堅實的屏障。

很快,希裡絲就摸清了葛孚雷的套路和習慣,開始化被動為主動,減少了用盾牌格擋的次數,而是不斷的翻滾,走位,後撤步,一邊以差之毫厘的姿態躲避著攻擊,一邊不斷偷刀輸出,如同是最高明的獵人,一點點的在葛孚雷身上留下傷口,消耗他的體力,將一個老ASS的底力展現的淋漓儘致。

“這個葛孚雷,好像也冇有傳言中那麼厲害嘛。”菈妮如此說道。

但拉塔恩卻搖了搖頭:“不,菈妮,不是葛孚雷不夠厲害,是希裡絲更強,她的招數並不絢麗,卻實用無比,真要說的話,那就是她的基本功實在太紮實了,真是難以想象,她之前到底經曆了怎樣的磨練!”

還能是什麼?

1 0通關了魂一,魂二,魂3外加隻狼唄。

死宅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枯燥且乏味。

“要分勝負了。”拉卡德突然說道。

眾人向場上看去,就見希裡絲一個樸實無華的普通斬,正中葛孚雷的胸口,讓他猛哼一聲踉蹌後退。

一隻穿盔甲的獅子從葛孚雷的背上浮現。

半杯水會發生什麼?當然是進入二階段啊。

希裡絲毫不意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