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霸道?對手不乖,就從他身上碾過去;

何為王道?就是碾之前先給他說一聲。

希裡絲就派飛龍向王城羅德爾下達了通知:親,今天輪到你被碾了。

會飛的打不會飛的,結果可想而知。

在熔爐騎士和大樹守衛兩支高級兵種全軍覆冇的情況下,普通的羅德爾士兵根本無法抵擋巨龍的進攻。就算他們提前準備了床弩等遠程器械,但麵對靈巧的飛龍依舊冇能堅持多久,很快就被攻破了防線。

城外陣地很快淪陷,接著是城牆,然後是外城區,王城軍節節敗退,最後隻能在王宮前的內城構築防線,跟聯盟軍打起了巷戰。

按照希裡絲的計算,王城軍那邊葛孚雷被流放,葛德文變成了海鮮,上級騎士又完全陣亡,缺少高級指揮官的王城軍應該很快就會被擊潰,但令人意外的是,王城軍竟然進退有度,憑藉著熟悉地形的優勢跟聯盟軍打的有來有回,硬生生的擋住了守了一天一夜還絲毫不見頹勢。

“王城軍那邊肯定有什麼人在指揮。”拉塔恩指著地圖說道:“這裡,還有這裡,敵人的調度明顯是接受著一個統一的調度。”

“時勢造英雄啊。”拉卡德也敬佩說道:“王城軍果然人才濟濟。”

“但大勢所趨,目前已經不是能靠指揮力來挽回頹勢的局麵了。”希裡絲向菈妮問道:“勸降的結果如何?”

菈妮回答道:“我們射出了綁著書信的箭矢,還讓飛龍們幫忙撒下傳單,大約三分之一的民眾投奔了我們,但剩下的就……”

“三分之一啊,到底是黃金樹所在的城市,這個數字已經很不錯了。”希裡絲敲敲桌麵:“發動總攻吧,結束這場戰爭。”

“是!”

雖然不想把平民牽扯進來,但事到如今,希裡絲更要為追隨自己的人們負責。

隨著一聲令下,飛龍再次出擊,從空中向一個個城中據點發起轟炸,而學院法師們則在起源派大師亞茲勒的帶領下釋放了聯合法術:彗星亞茲勒!

湛藍色的魔力化為不可抵擋的洪流,從數名高級法師的魔杖頂端激射而出,轟隆一聲擊穿了牆壁,掃清了障礙,氣化了**,以摧枯拉朽的姿態轟向黃金樹所在的王座!

迅哥曾經說過,世界上本冇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

不熟悉地形?那我就創造一個地形。

彗星亞茲勒做為傳奇法術不負眾望,硬生生轟開了一條近十米的寬闊大道,從內城區直通黃金樹王座,簡單而且高效。

希裡絲看著湛藍色的魔法光束暗中吐槽,這不就是黑魂世界【靈魂激流】的翻版嗎?老賊可真能偷懶啊。

不管怎麼說,道路是打開了,剩下的就是平推而已。

都大軍騎臉了,希裡絲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輸。

她下令說道:“進攻,結束這場戰鬥。”

聯盟軍對王城軍展開了最後的圍剿,因為人數和士氣的巨大的差距,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但王座方向突然響起了一陣喊殺聲,讓希裡絲有些意外。

“誰在戰鬥?”

訊息很快傳回。

“是噩兆!”

噩兆,身體天生畸形,醜陋邪惡之人。

據說這些人是受到了古代生命熔爐的影響,所以纔會在身體上呈現出不同物種的特征,比方說額上長角,雙腳似蹄,又或者生有尾巴,背生雙翼等等。

在過去,生命熔爐是一切生命的起點,各種生命也互相混合,不分彼此。那時的噩兆被人為是賜福之子,但隨著黃金律法取代了生命熔爐,這箇舊時代的統治者也如慣例一般被抹黑,致使有著熔爐百相之人淪為噩兆,被眾人鄙視。

曆史嘛,不過是一個任人隨意打扮的小姑娘,希裡絲對此毫不奇怪。她奇怪的是,在黃金樹所在的王城為什麼會有一個噩兆,而且他還在為迫害了他的黃金律法而英勇作戰。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

傳令小兵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名噩兆自稱是……瑪莉卡女神之子。”

希裡絲驚了。

黃金律法的女神,竟然生下了一個有著生命熔爐力量的孩子,希裡絲瞬間想到了一片青青大草原和滿地的牛頭人。

瑪莉卡玩的這麼大嗎?

希裡絲生出了興趣,當即說道:“走,去看看。”

她與拉塔恩等人很快來到了王座所在。

就見一名高大的男人臉有鱗片,頭生怪角,雙手似爪,雙腳似蹄,他隻穿著一身破爛肮臟的長袍,渾身還散發著淤泥般的惡臭,實在是落魄醜陋的難以言表。但就是這樣的傢夥,卻以一己之力擋住了三頭飛龍的圍攻,讓聯盟軍無法靠近王座一步。

“無恥的逆徒們,隻要有我蒙葛特在,黃金樹就永遠屹立不倒!”

隨著一聲怒吼,無數冤魂從蒙葛特身上爆發,它們浩浩蕩蕩,蘊含著恐怖的能量,即便是飛龍也不得不退避三舍,小心避讓。

但這種力量的代價是蒙葛特自己的身體也遭受重創,他開始劇烈的咳嗽,然後大口大口吐出金黃的體液,分不清哪是血液還是其他什麼,但這些液體卻帶有高溫,落在地上就滋滋作響。

聯盟軍被他的武勇所攝,一時不敢上前,就連拉塔恩也由衷感歎道:“真是位猛士!”

但一支弩箭突然射中了蒙葛特,不是正麵擊中,而是射中了背部。

因為發射弩箭的並非聯盟軍,而是被蒙葛特保護的幾名王城軍士兵。

希裡絲看不懂了,蒙葛特也無比震驚,他一把拔下背上的箭矢,扭頭質問道:“為什麼?!”

那名士兵一邊驚慌的上弦一邊驚慌的說道:“去死吧,你這不被黃金樹賜福的怪物!”

這下希裡絲懂了。

盲信鑄就了忠誠,但也摧毀了理性。

人們不再思考判斷,而是將是非對錯全部交給了輿論與宣傳。

黃金律法統治的世界總會走上毀滅,也就變的不再奇怪。

一隻手抓住了箭矢。

是拉塔恩。

他反手一擲射死了那名釋放冷箭的小兵,向跪地的男人說道:“站起來,蒙葛特,你這樣的男人應該死在我的手裡!來吧,與我公平一戰!”

“我認得你,拉塔恩。”蒙葛特緩緩站起,毫不留情的罵道:“明明受著黃金律法的賜福,卻又厚顏無恥的向黃金律法發起了反叛,真是個不知服從的叛徒!我接受你的挑戰,但你確定要放棄兵力優勢嗎?做為月神的走狗,你不用請示你的主子嗎?”

拉塔恩看向希裡絲。

希裡絲下令道:“讓開場地,這將是一場公平的較量,任何人都不得打斷!”

拉塔恩一笑,對蒙葛特說道:“你看,我的主子同意了。”

“雖然是個叛賊,但還有幾分器量。”蒙葛特一把捏碎手中的木杖,露出裡麵的黑色長劍說道:“那麼就讓我,噩兆妖鬼蒙葛特來熄滅你的野心之火吧!”

“上了!”

拉塔恩抽出了雙刀。

兩人展開激戰!

感謝“夏至清寒”大佬的10000打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