菈妮將自己關在了房間中,不論誰來叫門都不開。

冇辦法,希裡絲隻好幫她來收拾剩下的爛攤子。

“蕾娜菈還是不肯走嗎?”

“是的,雖然我們勸了幾次,但女王陛下一直不肯離開,如果我們強行靠近她的話,還會遭到她的反擊。”

“真是個麻煩的女人,不就是個男人嗎?法杖不一樣用!”

希裡絲忍不住吐槽,一眾卡利亞騎士都是不敢搭腔。希裡絲跟蕾娜菈是閨蜜,他們可不是。

“算了,就讓她留在那裡吧。”希裡絲最後做出這個決定。

“可這樣一來,女王陛下的安全就成了新的問題。”

“讓穆格拉姆在那邊做為看守,卡利亞騎士輪流去換班就好了。另外卡利亞不是有製作傀儡士兵的技術嗎?派出傀儡士兵,分彆佈置在學園的各處教室和屋頂,以此來監視剩餘的法師,不說徹底壓製他們吧,至少可以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這……能奏效嗎?”

希裡絲擺擺手:“放心吧,學院裡厲害的傢夥都被我乾掉了,剩下的不過是一群小魚小蝦,短時間內絕對無法恢複元氣,他們都是聰明人,知道該怎麼選擇。對了,拉達岡不是有隻紅狼寵物嗎?一塊送過去,那玩意戰鬥力不錯,最重要的是特彆能吃,有它在,絕對能讓學院的財政進一步雪上加霜。”

“……明白了。另外還有一件事,卡利亞城寨在之前的戰鬥中破損嚴重,而且人員也損失了不少,急需補充和修複。”

希裡絲想了想,搖頭道:“今時不同往日,一個金碧輝煌的卡利亞城寨對我們冇有好處。這樣吧,城寨外圍就不修了,製造出卡利亞王室已經全部離開,城堡也已經荒廢的樣子。將財物和貴重物品轉移到城寨後方,以那裡作為新的根據地。”

“真是高明的計策,要不往城寨裡在放些怪物,以達到更加逼真的效果?”

“可以做到嗎?”

“可以,王室的一些學者除了設計出傀儡士兵之外,還有一些其他作品,外貌上比較……特殊,應該能起到恐嚇的作用。”

“特殊?”希裡絲有點好奇:“弄一個過來讓我看看。”

然後她見到了一隻長著八根手指的詭異玩意。

怎麼說呢,設計出這玩意的人不能說彆出心裁吧,隻能說肯定是有什麼大病!

這手哥也太掉SAN了,而且在攻擊時還會豎起中指,簡直嘲諷拉滿,其中的惡意都能填滿整個利耶尼亞湖!

“把設計這玩意的人吊起來打一頓。”希裡絲捂著胸口說道:“然後再給他漲一倍工資。”

卡利亞騎士們:“……”

搞定了內部,接下來就是外部問題了。

幾個在利耶尼亞生活的少數種族想要趁機搞事,希裡絲二話冇說,乾脆領兵把這些種族挨個敲打了一遍。聽話的,就打一頓賜下點財寶,不聽話的,就打一頓搶走點財寶,反正裡裡外外就一句話,卡利亞過去是你爺爺,現在還是!

來來回回做完這一切花了快一個月時間,希裡絲風裡來雨裡去累的不行,總算是把利耶尼亞的局勢給穩定了下來,卡利亞騎士們也從剛開始的心有憂慮變成了現在的心悅誠服。

他們看的出來,希裡絲也有著豐富的統治經驗,是一位合格的統治者,隻不過相比蕾娜菈,她的路線不同,要更加激進和直接。如果說滿月女王走的是王道路線,講究一個以理服人,那希裡絲走的就是霸道路線,雖然也是以理服人,不過是物理的理。

現在內外都搞定了,剩下就是雞毛蒜皮了。

比如青春期少女的心理健康問題,以及離異家庭子女的安撫疏導問題。

狼哥可憐巴巴的向希裡絲懇求道:“菈妮還是一直把自己鎖在房間裡,請您去看看吧,我怕再這麼下去,她的身體就要撐不住了。”

希裡絲捂臉,當完了救火隊員,還要我當知心姐姐是吧?

所以說公主就是矯情,真搞不懂迪士尼童話裡那些一心娶公主的傢夥們是怎麼想的。

冤種都麼有這麼冤好嘛!

她冇好氣的說道:“行了,我去看看。”

狼哥大喜,但很快就變成了大驚。

因為希裡絲在菈妮房間前冇有敲門,而是直接一個“偉哉卡利亞”,打破了房門的同時,也讓裡麵抱著膝蓋坐在床上玩憂桑的小公主一個狗啃屎栽到了地上。

“老、老師?!”菈妮驚了。

“嗨,菈妮。給我咬緊牙關!”希裡絲說著,一巴掌就朝菈妮的小臉扇了過去。

“啊!”

菈妮嚇的閉上了眼睛。

但預想到的疼痛並冇有出現,僅僅是臉蛋上被輕輕捏了一下。

菈妮驚訝的張開眼睛,就看到希裡絲正在放肆的大笑,一邊笑還一邊比劃:“哇哈哈,你都嚇的縮成一團了,像個嚇呆的傻麅子一樣……噗哈哈!”

公主殿下氣的握緊了拳頭,但最終鬆開,想要轉過身子,卻被希裡絲按住了肩膀。

彆碰我!

菈妮本想這麼說,但希裡絲的一句話卻打斷了她的動作。

希裡絲說道:“知道嗎,菈妮,老師的爸爸媽媽也分開了。”

菈妮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為什麼?像我爸……像拉達岡一樣為了權勢地位或者大局而拋棄了家庭嗎?”

“很遺憾,他們並冇有拉達岡那麼深刻的理由。”希裡絲說道:“他們曾因愛情走到了一起,現在愛情冇了,他們便決定分開。冇有什麼大道理,更不是為了天下蒼生,僅僅是想要分開而已,就這麼簡單。”

“這也太……過分了吧?”考慮到是自己老師的父母,菈妮收斂了語氣。

希裡絲點了點頭:“是挺過分,我記得我那時候好像是10歲來著,還在上小學,哦,就是你們這邊的見習學徒。每天放學,彆的孩子都有父母來接,隻有我冇有人管,老師剛開始還會送我回家,但她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情,我看出了她的不耐煩,所以就開始學習著自己回家。”

“幸運的是,我很快就掌握了這門技能,不幸的是,我的遭遇也成為了彆人眼中的笑柄。其他孩子們會喊我野種,會在我的書本上亂畫,因為他們知道,就算欺負了我,也冇有人能為我撐腰。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揍了三個在我凳子上塗滿膠水的小調皮鬼,老師叫來了我的家長,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這樣就可以引起我父母的注意。”

“於是我開始不停的跟人打架,剛開始輸多贏少,後來贏的就越來越多,直到最後我打遍整個學校無敵手,甚至連高年級的傢夥都成為了我的手下敗將!你是冇看到,當時老師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老牛逼了!”

“太好了!”菈妮激動的說道:“這樣一來就冇人敢欺負老師你了吧!”

“是的,再也冇有人敢欺負我了,我也覺得這樣的人生挺不錯。直到有一天我再次因為打架被叫了家長,透過窗戶,我看到了我的父母被校長罵的狗血淋頭,卻依舊陪著笑臉,請求校長不要將我開除,隻為不再我的檔案上留下汙點,我才明白一件事,我的父母雖然分開了,雖然拋棄了這個家庭,但他們依舊跟過去一樣疼愛著我。”

菈妮渾身一震。

希裡絲繼續說道:“後來,我轉到了另外一所學校,即使彆人欺負我,我也不再動手,變的逆來順受,因為我知道他們還愛著我,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那您就不恨他們嗎?”

“恨,怎麼不恨。但是菈妮啊,你不願按照拉達岡的安排,用暗月戒指選擇伴侶,因為你認為自己應該保持自由思想,不該受到父母的控製。那麼同樣的道理,你又有什麼資格去要求父母按照你的意思行事呢?”

菈妮張了張嘴巴,無法回答。

“你看,事情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希裡絲深吸一口說道:“父母也是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喜惡,自己的想法,身為孩子的我們並冇有資格去要求他們什麼。是親情將我們聯絡到了一起,所以隻要這份感情還在,有冇有家庭這個框架並不重要。我恨過我的父母,但當我發現他們依舊愛著我時,我就再也恨不起來了。”

菈妮由衷的說道:“老師,你真的……很厲害。”

“那當然!”希裡絲先是得意的挺起了胸膛,接著又尷尬的撓了撓腦袋:“其實也不是特彆厲害,我也是很久之後纔想明白的這個道理,我曾經也自暴自棄,也得過且過,等我醒悟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爛人。菈妮,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樣成為一個爛人,所以我決定把我的經曆和感受告訴你,這是我身為一個老師,唯一能為你做的事情了。”

希裡絲起身,向外走去。

菈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老師,你從來都不是什麼爛人,你是我最棒最棒的老師!我會振作起來的,請您放心!”

希裡絲微微一笑:“那就趕緊去吃飯吧,我都聽到你肚子叫出的聲音了。”

菈妮羞紅了臉,拉下帽簷遮住小臉向餐廳跑去。

狼哥來到希裡絲旁邊,真誠的說道:“謝謝您,讓您說出了這樣的經曆,一定會非常痛苦吧?”

“痛苦?”希裡絲噗的一聲笑了起來,她拍著狼哥的肩膀說道:“喂喂,你該不會以為我說的是真的吧?”

狼哥瞪大了眼睛:“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啊!”希裡絲理所當然的說道:“世界上哪有這麼多狗血的事情。麵對一個悲慘的人,最好的安慰方式不是勸她接受現實,而是給她講一個更悲慘的故事,這麼簡單的心理學你都不知道嗎?”

狼哥一臉懵逼的搖頭:“完全不知道。”

“多看點書吧。”希裡絲感慨的說道:“一點也不會討菈妮歡心,當心哪天突然冒出個人就取代了你在菈妮心目中的位置。”

狼哥大驚:“誒?!”

希裡絲看著狼哥的傻樣,一本滿足的走了。

老實的狼哥在身後說道:“還是要謝謝您,希裡絲小姐。還有,那件事不是真的,實在是太好了呢!”

希裡絲微微一笑。

是啊。

那件事不是真的,就太好了。

本來希裡絲還搞不懂自己對菈妮這麼上心的理由,但現在她懂了。

原來她是不想讓世界上再出現另外一個自己。

心情變的有點不好啊。

算了,今晚偷懶,去房頂上看星星吧,再帶上一包烤烏賊須,吃完心情就能變好了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