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不死?”希裡絲吃了一驚:“這對黃金律法有什麼好處?”

“冇有好處。”拉達岡說道:“黃金律法隻是為了避免生離死彆的悲傷和痛苦,它隻是想要建立起一個更加美好的人間。”

“彆逗了,世間或許有無私奉獻的聖人,但絕對冇有不勞而獲的好處。人們得到了長生,就一定會付出什麼。”希裡絲說著想起了黃金樹那遍佈地下的數根,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黃金律法是在渴望靈魂!越是悠久的生命靈魂也越是強大,我想瑪莉卡一定還頒佈了其他措施,來回收這些長生者的靈魂吧?”

拉達岡沉默了一會,最終說道:“交界地會在各地興建地下墓地,任何渴望死亡的人都可以自行前往。在那裡,他們的**將與黃金樹的樹根融為一體,而靈魂則會重歸黃金樹的懷抱以享受安寧。”

希裡絲點了點頭,發自內心的說道:“真是個好辦法。”

拉達岡有點意外:“你不會反對嗎?”

希裡絲奇怪道:“我為什麼要反對?”

“畢竟如此的玩弄靈魂……”

“但黃金律法到底也向人們賜下了悠久的生命吧。”希裡絲說道:“說到底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不滿的人要麼就奮起反抗,如果冇有這種勇氣,那就老老實實的接受。”

“太好了,希裡絲!”拉達岡激動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會理解我!”

“理解你?哦,你是說讚成黃金律法?冇錯,我並不反對這種交易。”實際上還有點羨慕,這套靈魂回收體係高效的厲害,她都想抄襲……啊不,借鑒一下了。

但現在嘛……

希裡絲看向拉達岡身後,聳肩說道:“我的問題問完了,現在到你女兒提問了。”

拉達岡緩緩轉身,菈妮就站在那裡。

父女兩人靜靜看著對方,冇有開口,又彷彿說了千言萬語。

希裡絲歎息一聲,伸腳將進氣多出氣少的葛德文扒拉過來,一屁股坐在了對方的脊背上,直接壓碎了對方的脊柱,讓這位可憐的王子又是狂噴一口老血。

雖然殺不死葛德文,但禍害一下總是可以的嘛。

這樣的傢夥說不定有什麼底牌,希裡絲可不希望他去打擾眼前感人的父女重逢。

做完這一切,希裡絲掏出烤章魚須,嘎吱嘎吱的一邊吃一邊看戲。

“父親,我們回去吧。”菈妮最終先開口道:“媽媽她……瘋了,她真的真的很愛你。她不能冇有你,我也不能冇有你,跟我回家好嗎?如果瑪莉卡女神怪罪下來,我們就交出權利。女神不是一直想得到利耶尼亞的控製權嗎?我們給她,去冇人的地方生活,隻要我們一家人齊心合力,就冇有什麼能難倒我們!”

“菈妮,你長大了,過去你可不會說出這麼感人的道理。”拉達岡上前,撫摸著菈妮的頭髮說道:“我也很愛你的母親,也很愛你,拉塔恩和拉卡德雖然總是給我惹麻煩,但我也很愛他們,誰讓他們是我的兒子呢?”

“噗。”菈妮忍不住笑出了聲,但眼淚卻流了下來:“那我們回家,好嗎?”

“菈妮,對不起。”拉達岡回答道:“我必須要前往王城。”

“啪!”

菈妮一把打開了拉達岡的手,悲憤的叫道:“就因為你受到了女神的青睞,就因為你會成為偉大的艾爾登之王?我們的家,在你所期待的權勢和地位麵前就這麼不值一提嗎?”

“不是這樣的,菈妮,你聽我說,這裡麵有很深層的原因。”

拉達岡伸出手,想像往常一樣安撫女兒,但菈妮卻後退一步,尖叫道:“彆碰我!”

這一步,猶如天塹。

拉達岡目露悲傷,慢慢的收回了手。

“好,我不碰你,你仔細聽我說,菈妮。”

“這個世界曾經混亂不堪,人們因為不同的信仰和律法互相廝殺,征戰不休,是黃金律法降臨,纔給這個世間帶來了難能可貴的和平。我不否認這其中存在的侵略行為,也為此深感歉意並真心想要贖罪,但誰都看的出來,黃金律法已經真真切切的為世間帶來了公正,安寧,祥和,太平。”

“之前的征戰死了很多人,甚至有一些種族都徹底滅絕了了,所以我們必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結果,必須儘最大努力去維持黃金律法的延續,我是曾經的劊子手之一,所以我就更要那麼做。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對得起那些死去的人,才能讓他們的犧牲具有意義!”

菈妮不置可否:“這跟你去與瑪莉卡女神成婚有什麼關係?”

“因為這是維持黃金律法的必要條件之一。”拉達岡回答道:“一神一王,就是黃金律法的基礎,世間大部分律法都遵從著這個規則。瑪莉卡女神驅逐了葛孚雷王,如果我不成為新的王,那黃金律法就會因此崩潰,我們為之付出的一切,那些戰死之人的犧牲,如今的一切和平與幸福,都會因此消失。所以,我必須去,去與女王成婚,去成為新的艾爾登之王。”

“一神一王?律法的基礎?”菈妮問道:“這些又是誰規定的?”

“無上意誌。”拉達岡說道:“它是一切的因,也是一切的果,我們所有人的命運都被掌握在她的手中。菈妮,你也一樣。你是被指頭大人選中的神人,而指頭大人就是無上意誌的使者,總有一天,你將代替瑪莉卡成為交界地新的女神,而你選定的伴侶就會成為新的艾爾登之王,與你一起管理這個世界!”

“所以你為我打造了一枚暗月戒指,讓我用它來選擇我的王?”

“冇錯。”

“所以你是決定遵從無上意誌為你安排的道路,而拋棄了媽媽和我。”

“菈妮,這是最佳的選擇。如果交界地變的更好,你們也能能收穫更多的幸福。”

“我明白了。”菈妮深吸一口氣說道:“你想離開就離開吧,與瑪莉卡女神成婚,維護黃金律法,聽從無上意誌的安排,你想乾什麼就去乾吧。但我要說的是,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思想,無上意誌想讓我當下一任女神?不,我拒絕!我不會去當什麼神人了,更不會去選個莫名其妙的人來當我的王和伴侶。我會打破我的命運,誰也彆想控製我!”

拉達岡麵色複雜的說道:“菈妮,你太偏激了,事情並冇有你想的那麼可怕和嚴重。而且指頭大人是不會允許你做出這種決定的……”

“那我就去殺了它,殺掉指頭!”菈妮握緊雙拳說道:“我不是你,不是懦夫!”

拉達岡張著嘴,無法言語。

“對不起,菈妮,請原諒我。”

“不,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

拉達岡想要上前,但一隻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回頭一看,是希裡絲。

“我……”

一句話還冇說完,希裡絲就一拳砸在了拉達岡的臉上,將他直接砸趴在地。

“這一下是為了蕾娜菈。”希裡絲甩了甩手腕:“現在,滾吧!”

拉達岡默默的爬起,將葛德文放上馬背,正要離開,又停了下來說道:“幫我照顧菈妮。”

希裡絲給他豎了一箇中指。

拉達岡這才明白,這個手勢應該不是在表達敬意。

“走吧,我們回家。”

“恩。”

希裡絲抱著菈妮上馬,托雷特的腳步滴答滴答,有些落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