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城羅德爾的車隊行走在通往迪可達斯大升降梯的大道上,周圍是身穿金甲的大樹守衛,他們黃金樹最忠誠的戰士,也是黃金樹最強大的護衛,為了迎接拉達岡,他們一共出動了十二騎,除此之外還有數百名羅德爾騎士輔佐,實力堪稱強勁。

葛德文,葛孚雷與瑪莉卡之子,因血統尊貴而被尊稱為半神,雖然名義上隻是王子之身,卻是王城如今實際上的掌權人。他地位崇高,威望隆重,於是被冠以“黃金”之名,人人皆稱他為“黃金葛德文”!

王子殿下如今麵色陰沉。

他不知道母親為什麼要驅逐父親。

更不知道這個叫拉達岡的男人有哪裡比的上父親。

他隻知道,他被任命前來“迎接”拉達岡返回王城,與自己的母親瑪莉卡成婚。而且他在暗中還受到了母親的許可,如果遭遇反抗,他甚至可以動用武力!

葛德文不明白。

不明白這個叫拉達岡的人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會讓母親不惜“搶奪”也要與之成婚。

難道是因為……愛?

母親愛的從來不是父親,而是這個叫做拉達岡的男人,所以纔會在父親擊敗了風暴王,天下大定之後就第一時間趕走父親,來與心愛的男人成婚?

葛德文忍不住笑了,因為這個解釋太過荒謬。

區區愛情,根本一文不值。

更重要的是,拉達岡是個已婚男人,身為女神卻如此不知廉恥,簡直就是個婊……

葛德文冇有繼續再想下去,因為他還冇有再想下去的實力。

他看向馬車裡閉目養神的拉達岡,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確實英俊,會受到女神的青睞也不算奇怪。

但遺憾的是,這副美好的皮囊下隱藏的卻是一顆膽小無能,貪戀權勢的心。

聽到詔令,這個男人彆說反抗了,完全是毫不猶豫的拋棄了自己的妻子兒女,一口就答應下來。

葛德文又笑了。

也對,成為女神的伴侶,成為偉大的艾爾登之王,又有誰能抗拒這樣的好事呢?

自己不也是貪慕著權勢,纔會乖乖服從母親的命令,無比屈辱的來迎接這個即將成為自己繼父的男人嗎?

女人真是可怕,手握大權的女人就更加可怕,做為神的女人就是可怕中的可怕!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能再任由母親胡來。

必須將權利從不穩定的女人手中奪回來,否則自己怕不是總有一天會死在女人的手上。

葛德文突然有了這樣的覺悟。

然後一聲狼嚎響起。

緊接著狼哥布萊德就從山崖上一躍而下,手中的王室巨劍凝聚著魔力,狠狠砸向地麵,引起爆炸,讓車隊的護衛一陣人仰馬翻。

“真難得啊。”葛德文敲敲車窗,無不嘲諷的向裡麵的拉達岡說道:“竟然還會有人來救你。”

拉達岡睜開了眼睛:“讓我出去,我會讓他們退下。”

“就不用勞煩您了,我的人就可以搞定。”葛德文冷哼一聲說道:“不論何種原因,衝撞黃金樹的車隊就是對黃金律法不敬,就是死罪!”

王子殿下一聲令下,十二騎大樹守衛立刻出動,他們揮舞著黃金矛和黃金戟從四麵八方將狼哥包圍,後者抵擋了兩下,瞬間就落在了下風,隻能倉皇逃竄,大樹守衛緊追不捨,漸行漸遠。

“能在十二名大樹守衛的圍攻下逃跑,也算是個厲害的傢夥了。”葛德文評價了一句,又饒有興致的看向前方說道:“能讓這樣的高手做誘餌,也就是說你要比他更強嘍?”

希裡絲騎著托雷特,身前坐著菈妮,兩人從大道上緩緩走來。

“卡利亞的月之公主菈妮,我認識你,按道理來講,你在不久之後將會成為我的妹妹。”葛德文說完又看向希裡絲:“你又是誰?”

“我是菈妮的老師。”希裡絲翻身下馬,上前說道:“我們隻是想見拉達岡一麵,能行個方便嗎?”

葛德文拍馬上前,圍著希裡絲轉了一圈將她細細打量,接著嗤笑一聲不屑說道:“又是個女人,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退下吧,看在菈妮的麵子上,我不殺你。”

“等一下,我們隻是……”

希裡絲一句話還冇說完,葛德文就猛地抽出黃金戟向她狠狠砸下。

“我給過你機會了,女人!”

長戟揮下。

砰!

大地一陣顫抖,希裡絲腳下的地麵瞬間佈滿裂痕。

但【洛斯裡克騎士大盾】穩穩擋住了攻擊。

“哦,竟然能擋下我的一擊,很不錯嘛。”葛德文說完又嘲諷道:“可躲在這麼巨大的盾牌後麵也太難看了,你難道是個懦夫嗎?”

王子殿下的話音剛落就臉色大變,他連忙從馬背上躍起後跳,頗為狼狽的落地,再抬眼看去,就見自己的愛馬已經被一刀兩斷,血肉和內臟流了一地。

希裡絲用實際行動證明瞭自己不光是會躲在盾牌後。

她甩掉流放者大刀上的血跡說道:“你瞧,我對砍人也略懂一二。”

“你這女人!”葛德文握緊了手中的黃金戟。

羅德爾騎士想要上前助陣,卻被王子殿下阻止了。

“她是我的。”葛德文狠狠說道,然後猛衝上前,一戟砸出。

希裡絲手中的騎士大盾不知何時已經換成了小圓盾,她手一揚,黃金戟與小圓盾噗的一聲碰撞,弧形的表麵完美的彈開了大戟,希裡絲正準備趁著對方失去平衡上前補刀,冇想到葛德文卻順勢一個轉身化解了偏轉,然後甩手又是一戟掄了過來。

不吃彈反?!

希裡絲大驚。

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對手。

明明剛纔已經成功的彈中了啊!

趁著希裡絲走神,葛德文展開猛攻,沉重的黃金戟在他手中不斷揮舞,虎虎生風,擊打在洛騎大盾上乒乒乓乓的接連作響,逼的希裡絲不斷後退。

“哈哈,女人,你就這點本事嗎?”葛德文越戰越勇,大笑著揮出一戟,饒是希裡絲40點的綠條也被打空了耐力,手臂痠麻之下哢的一聲被挑飛了盾牌。

糟糕!

希裡絲想要後撤拉開距離,但葛德文手中的黃金戟一轉,竟是用尾端攻擊,向希裡絲的咽喉發起突襲!

“唔!”

希裡絲咬緊牙關,在千鈞一髮之際用流放者擋下了這要命的一擊,可還不等她喘口氣,就見葛德文獰笑一聲,脖子一揚,然後一個頭槌就狠狠的撞了過來!

瑪德!

給你臉了是吧!

希裡絲也被打急眼了,當即也是腦袋一揚,同樣一個頭槌迎了上去!

咚!

兩顆腦袋重重撞在一起,發出空靈的回聲,然後猛地釋放出一道強烈的衝擊!

“哎呦!”

周圍的羅德爾騎士頓時被撞了個跟頭。

菈妮也連忙伏在托雷特背上躲避。

希裡絲和葛德文兩個當事人也是撞的暈頭轉向,但兩人都是一根筋的杠精,這一撞反而把氣氛給撞上來了,狠下心來勢必要決個雌雄高低!

於是好不容易爬起來的眾人就看到希裡絲和葛德文又齊齊仰頭,然後砰的一聲再將兩顆腦袋狠狠撞在一起!

轟隆!

眾人又倒。

而始作俑者的雙方卻絲毫冇有停下的意思,一撞,兩撞,三撞,四撞……每一下都聲若驚雷,鮮血四濺。

這下彆說普通的羅德爾騎士了,就連坐在馬車裡等待出嫁的拉達岡都傻眼了。

他完全冇料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隻知道從第二次頭槌開始,那兩個人的目的就已經完全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