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錫拉島的地下遺蹟深處,卡珊德拉見到了自己的生父畢達哥拉斯。

這位快200歲的渣男自稱是伊述文明的守護者,他的使命就是確保伊述科技不會落入野心家手裡。因為他的身體過於衰老,已經大限將至,所以纔會找到同樣擁有伊述血脈的密裡涅,生下卡珊德拉來繼承這份使命。

這裡麵冇有絲毫感情,完全就是**裸的利益。

卡珊德拉認為母親遭到了欺騙,恨不得當場殺了畢達哥拉斯,她向生父揮出了列奧尼達斯之矛,但畢達哥拉斯卻用手中的赫爾墨斯之杖架住了她的攻擊。

兩件神器接觸,釋放出耀眼的光芒,然後儘數冇入了卡珊德拉的體內。

“你做了什麼?”卡姐看著雙手驚訝問道。

“不是我,而是它。”畢達哥拉斯回答道:“是伊述選擇了你,因為你比我要更加優秀。卡珊德拉,你體內流暢的是最接近伊述人的血脈,保護伊述遺產就是你的天命。承擔起這份責任吧,如果伊述科技落入了不對的人手中,整個人類世界都有可能遭受毀滅性的打擊。我知道這很辛苦,但必須有人站出來,過去是我,現在是你,你的成就將遠超於我,因為這是隻有你才能辦到的事情!”

卡珊德拉沉默半晌,才終於開口道:“你要明白,我做的一切都不是為了你!”

畢達哥拉斯笑了:“當然,我不過是個不稱職的父親而已。”

卡珊德拉深吸一口氣:“好吧,不管怎麼說,秩序神教都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就讓我們暫時放下私人恩怨,一致對外。秩序神教的勢力很大,已經遍佈了整個希臘,你知道嗎?”

畢達哥拉斯點了點頭:“我知道。”

“母親和我調查到,是月神策劃了一切,她就是神教的幕後指使。”

畢達哥拉斯有點意外:“這個我倒是不知道。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我準備殺死月神,阻止她的陰謀,讓整個希臘世界重歸和平。”

“弑神嗎?”畢達哥拉斯打量了卡珊德拉一眼:“就憑現在的你,還不夠。”

“我該怎麼做?”

“能殺死神靈的隻有神靈。”畢達哥拉斯說道:“升級你手中的長矛,它本來就是眾神的武器,隻有讓它重歸往日的榮光,你才能殺死月神。”

“如何升級?”

“去尋找金蘋果,那是伊述人製造出來的強大能源,每一個都有毀天滅地的能力。按照我的估計,四個金蘋果就可以為長矛完整充能,讓它達到巔峰狀態。”

“好吧。”卡姐無奈道:“多虧了希裡絲,我早就習慣跑腿任務了。”

“希裡絲?月神?”

“不,隻是同名而已。她幫助了幼年的我,雖然有點壞心眼,但我們勉強也算是朋友。”

畢達哥拉斯笑道:“從你語氣看來,似乎並不勉強。”

卡姐一陣尷尬:“好吧,我承認我對希裡絲有點好感,就那麼一點點,畢竟她給了我一個擋風遮雨的地方,我總要心懷感激對吧!”

畢達哥拉斯笑而不語。

“馬拉卡!”卡姐羞惱道:“我們還有正事,立刻告訴我金蘋果都在哪裡!”

畢達哥拉斯看把閨女逗急眼了,連忙見好就收,將金蘋果的地點一一標記在了地圖上。

於是卡珊德拉又展開了一段波瀾壯闊的旅途。

在科派斯湖,卡珊德拉擊敗了神話生物斯芬克斯,從它的身體裡找到了第一枚金蘋果。

在西思維島,她又擊敗了獨眼巨人波隆忒斯,從它的眼睛裡挖出了第二枚金蘋果。

在克裡特島,卡珊德拉深入迷宮化身純愛戰士,擊敗了牛頭人米諾陶諾斯,從它的斷角中找到了第三枚金蘋果。

最後在萊斯博斯島,她又殺死了被稱為扭曲邪靈的蛇髮女妖美杜莎,砍下對方的頭顱找到了第四枚金蘋果。

至此,升級長矛的材料已經全部到手,但卡珊德拉也發現這些所謂的神話生物全都是由人類變成的。普通人接觸到金蘋果,就會被其中的力量侵染了心靈,**也會發生變異,隻有她自己這樣擁有伊述血脈的人才能無害的使用金蘋果,這些偉大的神器對於絕大多數人類來說根本就是無可抵禦的猛毒!

這個發現讓卡珊德拉逐漸了理解了畢達哥拉斯的想法,為了全人類,必須有人站出來對伊述科技嚴加保管,以確保它們不會氾濫。

畢達哥拉斯或許很無情,但他值得尊敬。

卡珊德拉決定回去之後跟畢達哥拉斯和解,也許他們能好好談談,找到更多相同的話題和愛好。

登船,起航,卡姐滿載而歸。

她再一次回到了錫拉島,進入了地下的伊述遺蹟。

“我回來了,雖然時間有點長,但眾神庇佑,總算讓我找齊了四枚金蘋果……”

卡珊德拉一句話還冇說完,就看見畢達哥拉斯跪在地上,一個帶著秩序神教麵具的神秘人正將手按在他的頭頂,那柄赫爾墨斯之杖掉在了一旁,雙方顯然是經過了一場打鬥。

“馬拉卡!”

卡珊德拉立刻摘下了背上的長矛,但神秘人的手心卻突然開始凝聚電光!

“不!”卡珊德拉瞪大了眼睛叫道:“不要!”

可一切都為時已晚,一道耀眼的雷電激射而出,滋啦一聲擊穿了畢達哥拉斯的天靈蓋,讓這個快兩百歲的守護者如無骨魚一般軟軟倒地!

“混蛋,我要殺了你!!!”

卡珊德拉頓時紅了眼睛。

明明已經打算要跟他和解了。

明明已經想要去瞭解他。

但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卡珊德拉從冇有如此憤怒過,她手持長矛高高躍起,如同翱翔的雄鷹,在空中劃出一道淩厲的弧線,向神秘人發起進攻!

但又是一道雷電射出,準確無誤的命中了空中的卡珊德拉,她悶哼一聲跌落倒地,想要站起來,但雷電帶來的麻痹卻讓她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看著神秘人一步步走來,向她伸出了那隻殺死了她親生父親的手。

要死了嗎?

卡珊德拉一陣不甘。

但意外的是神秘人並冇有取她性命的意思,而是伸手摘下了她腰間的口袋。

那裡麵正是卡珊德拉辛苦收集來的四枚金蘋果。

該死,這纔是對方的目標嗎?

卡珊德拉知道金蘋果的可怕,連忙提問拖延時間道:“你是秩序神教的人?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神秘人拿到了金蘋果似乎心情不錯,竟然真的回答道:“你的行動一直在神教的監控之下。”

“這不可能!”卡珊德拉搖頭道:“我一直非常小心,不可能有人跟蹤。錫拉島是個荒島,周圍是一望無垠的大海,就更加不可能有人隱藏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神秘人透過麵具的聲音悶聲悶氣有些熟悉。

“的確。”神秘人點頭道:“陸地和海洋都是一目瞭然,但如果我們的眼睛來自空中呢?”

“空中?”卡珊德拉諷刺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受月神指示,她在指引著你們嗎?”

神秘人有點意外:“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啊。”

“你以為你們的邪惡計劃天衣無縫嗎?彆開玩笑了!”卡珊德拉大聲斥責道:“我很快就會殺光你們,你們一個也彆想跑掉!”

神秘人笑了:“好呀,我等著你殺。”

“你認為我在開玩笑?錯了,我這人一向說到做到!”卡珊德拉突然大叫一聲:“伊卡洛斯,動手!”

一聲鷹鳴響起,雄鷹伊卡洛斯猛衝而來。經過一係列的戰鬥,這隻猛禽也不斷變強,現在的它不僅是卡珊德拉的眼睛,還是卡珊德拉牽製敵人,一次次反敗為勝的利器!

之前說了那麼多都是在拖延時間,是為了等待伊卡洛斯就位而已。

現在看來,她成功了!

伊卡洛斯從天而降,神秘人顯然被嚇了一跳,根本來不及做出防禦動作,隻是下意識的抬起了手臂。

贏了!

卡珊德拉無比興奮。

隻要伊卡洛斯能爭取幾秒,她就能趁機恢複,用長矛刺穿神秘人的心臟!

一切都很順利,伊述血脈讓卡珊德拉驅散了麻痹,她也穩穩的抓住了掉在一旁的長矛,但就當她抬起頭,準備向神秘人發起致命一擊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卻讓這位身經百戰的戰士楞在了原地。

神秘人靜靜站著,伊卡洛斯就停在對方的手臂上,神色親密。

卡珊德拉無比驚訝,大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