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珊德**上了巴爾納巴斯的船,決心回到斯巴達,去尋找希裡絲,也去確認月神教的情況。

但正如小學生死神走哪哪死人的超能力一樣,她這位“主角”也有驚人的惹麻煩能力。

在墨伽利斯,卡珊德拉被捲入了雅典與斯巴達的戰爭,見證了平民的悲苦與無奈,讓她決心終止戰爭。恰好一名叫做厄爾皮諾的商人找上了卡珊德拉,希望她能去刺殺墨伽利斯的斯巴達指揮官“血狼”。

根據厄爾皮諾的說法,血狼就是墨伽利斯戰爭的罪魁禍首,如果他死了,墨伽利斯就能重新恢複和平。

半信半疑的卡珊德拉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任務,但當她見到“血狼”的時候,才發現那竟然就是自己的父親尼科拉歐斯。

父女倆展開了一場大戰。

交戰中卡珊德拉質問父親:“你要殺死我,要殺死我的弟弟,現在連無辜的平民也不放過了嗎?”

尼科拉歐斯用盾架住卡珊德拉的長矛,毫不動搖的回答道:“我從冇殺害過任何一個平民,但如果有需要,我也絕不會手軟,正如當年不會你和你弟弟手軟一樣!卡珊德拉,我無法改變過去,但我至死都是一名斯巴達人,我會拚儘一切去保護我的國家,就這麼簡單!”

砰!

長矛挑飛了盾牌,尼科拉歐斯無奈倒地。

“看來我把你教的不錯。”尼科拉歐斯說道:“還等什麼,殺了我吧,但斯巴達絕不會從墨伽利斯撤離!”

卡珊德拉咬緊牙關,手腕一抖將長矛狠狠揮了出去。

尼科拉歐斯本以為自己會死,但傳來的卻是“當”的一聲脆響。

卡珊德拉並冇有殺死他,而是挑飛了他的頭盔。

“為什麼?”

“因為有一個非常討厭的女人告訴過我,殺戮是創造不出幸福的!”

卡珊德拉撿起頭盔說道:“那個叫厄爾皮諾的人很可疑,我從來冇有相信過他。我會拿你的頭盔去覆命,看看那傢夥到底要做些什麼。這些天你要不要露麵,聽到了冇有?”

“……好。”

卡珊德拉向外走去。

尼科拉歐斯突然開口道:“卡珊德拉。”

“什麼?”

“我們還能再見麵嗎?”

“我不知道!”

尼科拉歐斯露出些許失望。

但卡珊德拉又接著說道:“活下去吧。那個非常討厭的女人還告訴過我,隻要活下去,就一定會迎來希望。”

在福基斯,卡珊德拉找到了厄爾皮諾,她用血狼的頭盔欺騙了對方,成功的獲得了報酬的同時,也獲得了一個驚人的訊息。

尼科拉歐斯並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而厄爾皮諾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卡珊德拉的親生父母。

不得不說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厄爾皮諾不僅公開說明瞭他要殺害卡珊德拉的父母,還希望卡珊德拉去做這件事,為此他甚至願意支付一大筆錢。

但身為主角的卡姐當然不可能接受這麼邪惡的委托,直接抽刀就準備砍掉厄爾皮諾的狗頭。這個商人喚來衛兵趁亂逃跑,卡珊德拉仔細搜查了厄爾皮諾的屋子,在得到無數貓頭鷹幣,用行動證明瞭“殺掉你這些錢一樣也是我的”這一事實之外,還找到了一封信件。

原來厄爾皮諾來自一個叫做秩序神教的神秘組織,他之所以要殺害血狼,是因為他早就囤積了大量武器。而斯巴達當時在墨伽利斯占優,隻有殺掉斯巴達方麵的將軍,才能平衡交戰雙方的實力,讓戰爭長期持續下去,為他的銷售計劃提供便利。

為了自己的財富,竟然製造出無數人的苦難,卡珊德拉義憤填膺,於是又決心消滅秩序神教這個邪惡的組織。

她根據線索一步步追查,最終在蛇之穀殺死了厄爾皮諾,但同時也瞭解到厄爾皮諾不過是秩序神教的一名小卒,比他高級的壞蛋還大有人在。

於是卡珊德拉就跟所有冒險故事的主角一樣,解開一個謎團,又迎來一個新的謎團,完成一個任務,又接到一個新的任務。

在這個過程中,她不斷變強,遭遇了無數強敵,也結交了許多朋友。在齊心合力之下,卡珊德拉一行人一次又一次的挫敗秩序神教的陰謀,將那些道貌岸然的敗類一個個揪出殺死,逐漸的將希臘人民從這個邪惡組織的操控和掌握中解救出來。

但隨著調查的深入,卡珊德拉也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月神教或許真的跟秩序神教脫不開關係,甚至有種種跡象表明,當年害她流離失所的那個“神諭”,也是秩序神教一手策劃的。

也就是說在十年前,月神教就被滲透了嗎?

卡珊德拉無比驚訝,那個時候月神還冇有陷入昏迷吧,難道她就不去管一管嗎?

巴爾納巴斯猶豫了一下說道:“會不會有一種可能,這一切都是月神的安排。”

“不可能。”卡珊德拉搖頭道:“月神親口為我賜下名字,她冇理由再回過頭謀害我的家人,我們一定是弄錯了什麼。”

“好吧。”巴爾納巴斯說道:“那現在我們去哪?”

卡珊德拉想了一下說道:“去納克索斯,據說我母親就在那裡。她早年曾與月神是至交好友,一定會知道更多內幕。”

在一座島嶼城邦上,卡珊德拉終於見到了闊彆已久的母親,母女倆深情擁抱,傾述著離彆之苦,也互相交換著關於秩序神教的情報。

密裡涅神色複雜,歎息說道:“恐怕巴爾納巴斯先生說的冇錯,的確是月神策劃了一切。當時我就是因為察覺到了不對纔會連夜離開,這些年我一直在調查此事,收穫也要比你更多。卡珊德拉,情況比你想的要糟糕一萬倍。”

“你是說?”

“冇錯,月神不僅下達了神諭讓我們一家分離,就連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聯盟的戰爭也是她一手策劃。我有確切的證據顯示,秩序神教的教主與月神有過多次秘密接觸。其實我們早該想到的,她是神,根本不可能被人類所傷,所謂的受傷沉眠隻不過是她由明轉暗的一個藉口,目的就是引發戰爭,好收穫更多的靈魂!”

卡珊德拉握緊了雙拳,她從小聽著月神的功績長大,實在不願相信這樣的事實。但母親密裡涅拿出了充足的證據,由不得她不去接受。

更重要的是,月神需要靈魂,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所以一旦發生戰爭,月神就是最大的受益人,冇有之一!

沉默了半晌,卡珊德拉終於艱難的開口:“我們必須阻止戰爭,也阻止她。母親,你有什麼辦法嗎?”

“去找你的父親吧,親生父親。”密裡涅說道:“他是偉大的學者,智慧絲毫不比月神遜色,如果還有人能想出辦法對抗月神的話,那就一定是他了。”

“好吧,我去找他。”卡珊德拉問道:“他在哪裡?”

“錫拉島。”密裡涅回答:“那上麵有一座遺蹟,你父親一直在研究它。”

“誰的遺蹟?”

“你父親稱它為伊述人的遺蹟,但我們更習慣把它叫……神的遺蹟!”密裡涅說道:“你拿的列奧尼達斯之矛就是在那裡鍛造的,也許你能在那裡找到更多武器,弑神的武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