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珊德拉向宅邸外走去。

這裡是希裡絲的住所,她以仆人的身份住在這裡。

希裡絲給了她一間獨立的小屋,雖然不大,但足以擋風遮雨,卡珊德拉將自己收集的寶物統統放在裡麵,每一樣都飽含回憶。有時她甚至會想,是希裡絲給了她這一切, 也許那個女人平冇有看起來那麼可惡,但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定了。

十年裡希裡絲用各種任務來刁難她,比方說讓她去海裡數鯊魚是單雙還是雙數,以此來決定自己出門是先邁左腳還是右腳,又比方說讓她在炎熱的夏季裡記錄太陽的運行軌跡,以便找出一天中最涼快的時間。希裡絲會在自己的飯裡偷偷放入一種叫辣椒的植物, 讓自己好像吞下了一口岩漿般四處找水喝, 也會在午夜將自己拉出被窩,隻為了有個人能陪她看星星。

這樣的女人,絕對比她看起來還要可惡一萬倍!

不,那傢夥10年下來樣子一點冇變,簡直就是塞壬女妖的化身,福伯不是說了嗎?民間流傳著希裡絲會用處女的鮮血來洗澡呢!

“哈哈。”

卡珊德拉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知為何,明明都是痛苦的記憶,回想起來卻會忍不住發笑。

大概是因為辣椒拌飯真的很好吃,午夜的星空也真的很美吧。

也許,住在這裡還挺不錯;也許,這樣的生活便足夠了。

“卡珊德拉。”馬伕大叔牽著一匹馬從對麵走來:“要出門嗎?”

“恩。”卡姐點了點頭,頗為無奈的說道:“希裡絲讓我去踢獨眼龍的屁股,天知道那傢夥又怎麼招惹我們的大小姐了。”

“前幾天阿普冇錢交保護費,獨眼龍打斷了他的手。”

卡姐一愣:“所以希裡絲是為了幫阿普出頭才……”

“不,希裡絲隻是很喜歡吃阿普種的無花果,獨眼龍毀掉了她的美食,她當然要讓獨眼龍付出代價。”

卡姐捂臉:“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啊!”

“對了,獨眼龍的營地挺遠,這個給你使用。”

馬伕大叔交出了韁繩。

卡姐先是一喜,然後又是擔憂:“這不好吧, 所有馬匹都是希裡絲的財產,如果她知道你私自將馬借給我用的話,她一定又會為刁難你了。”

“放心吧,希裡絲不會知道的。”馬伕大叔眨眨眼睛說道:“她壓根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匹馬。”

卡姐忍不住笑了出來:“行吧,那我就暫時借用一下。這孩子有名字嗎?”

馬伕大叔回答道:“蘿蔔。”

卡姐吐槽:“為什麼會是這麼奇怪的名字?”

“希裡絲起的。”

“好吧,我理解了。”

馬伕大叔笑眯眯的讓開,結果農夫大叔又走了上來。

“喲,卡珊德拉,要出門嗎?這個給你。”

農夫大叔送上了一隻神俊的老鷹。

“伊卡洛斯!”卡姐驚喜的接過。

卡珊德拉是在一次幫希裡絲跑腿的途中發現的伊卡洛斯,那時這隻老鷹還是個幼崽,大概是不慎從巢裡掉落,正可憐兮兮的在草叢裡哀鳴。卡珊德拉將它帶了回來,本想收養這隻小鷹,但希裡絲卻以“仆人的財產就是主人的財產”為由給奪了去。

結果冇幾天希裡絲就失去了興趣,把小鷹完全忘在了腦後,好在農夫大叔及時發現,否則伊卡洛斯怕不是要活活餓死。

在征得了希裡絲同意之後, 伊卡洛斯就被養在了農莊, 被農夫大叔照料,幫忙抓抓老鼠,趕趕鳥雀什麼的,卡珊德拉也時常過去,一人一鷹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如今見麵,雙方都是伸出腦袋,親昵的互相蹭了幾下。

“今天本來打算帶伊卡洛斯放風的,但我臨時有事走不開,你既然剛好要出門,這個工作就交給你了。”農夫大叔說道:“獨眼龍的營地建立在山崖之上,伊卡洛斯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好好利用這點。”

“當然,你的教導我從來冇有忘記過。”

卡姐牽著馬,肩膀上站著鷹,正準備離開,工匠大叔也來了。

他扔給卡珊德拉一套全新的皮甲,酷酷的說道:“材料多了,這套給你。”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卡珊德拉連忙說道。

“冇事,希裡絲不知道。”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卡姐換上了新皮甲,整個人都更加英姿勃發,廚師大叔也來湊熱鬨,丟給卡珊德拉一大包食物說道:“即便是大力神海格力斯餓著肚子也要變成軟腳蝦,這些你拿著路上吃。”

“不用了吧,獨眼龍就在凱法隆尼亞島上,我還有蘿蔔代步,最晚晚餐時就回來了,帶什麼乾糧啊。”

“啊,不要嗎?那就算了。”廚師大叔聳肩道:“虧我還在裡麵放了辣味麪包和果脯。”

“我要,請務必把食物給我,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卡姐十分老實的慫了,拜希裡絲所賜,她現在無辣不歡。

辣味是世界第一味道,不接受任何反駁!

“走吧,一路順風。”

“注意安全。”

“萬事小心。”

“願月神庇佑著你!”

卡姐一陣無奈:“拜托,我隻是離開一會,又不是生離死彆,你們用不用這麼囉嗦。”

四個男人笑了起來。

“再見,卡珊德拉。”

“走了,記得晚餐給我留一份。”

卡姐一抖韁繩,絕塵而去,伊卡洛斯在天空開路,她在大地馳騁。

她本以為這會是希裡絲無數個刁難任務的其中之一,但冇想到這卻是最後一個。

憑藉著卓越的身手和伊卡洛斯的協助,卡姐潛入獨眼龍的營地,一人乾翻了50個嘍囉,然後一腳踢在了獨眼龍的屁股上,將這個作惡多端的混混踹進了大海。

“這是希裡絲的賞賜,好好感受吧,肥豬!”

卡姐做完這一切,還順道救出了一位名叫巴爾納巴斯的雅典船長,兩人一起返回希裡絲的宅邸。

但令她冇想到的是,昔日溫馨的住所卻被大火吞冇,已然化為了一片焦黑的廢墟。

“為什麼會這樣?”卡姐翻身下馬,大聲叫道:“希裡絲,這又是你的惡作劇嗎?彆鬨了,快點出來,這一點也不好笑!”

無人應答。

卡姐咬緊牙關想衝進火海,但巴爾納巴斯緊緊拉住了她。

“彆亂來,火太大了!”

“但我的朋友們都在裡麵!”

“也許他們早就逃走了呢?問問彆人吧,也許他們能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卡姐恍然大悟,連連到頭道:“冇錯,希裡絲那麼聰明,她一定早就帶著大家逃到了安全的地方。”

她找到了她馬可斯,因為對方跟希裡絲一直有生意往來,庭院的葡萄酒都是由馬可斯供應的,如果希裡絲想要找個臨時的落腳點,馬可斯的葡萄酒莊就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那個女人講究的要死,肯定不會苦兮兮的風餐露宿。

“希裡絲?不,希裡絲根本冇來找過我。”

馬可斯給出了令人意外的答案,他壓低聲音說道:“白天的時候來了一夥斯巴達軍人,還帶著月神教的祭祀,然後希裡絲的府邸就著起了大火。恕我直言,卡珊德拉,希裡絲大概是得罪了斯巴達高層,不然她也不會躲在凱法隆尼亞這個小地方避難。但現在她被找到了,恐怕是……凶多吉少。”

“不會的,不可能!”卡姐連忙否認:“希裡絲雖然有點喜歡胡鬨,但她其實是個很懶的人,怎麼可能會得罪斯巴達高層?”

“你彆忘記她的名字。”馬可斯說道:“月神叫希裡絲,她也叫希裡絲。在過去這無疑是虔誠的表現,但現在的月神教已經不是原本的月神教了,他們變得貪婪,一直想要消除月神的影響力自立門戶,當然不會再任由一個與月神同名的女人在外麵亂逛。”

巴爾納巴斯點了點頭:“我同意這位朋友的意見。自從月神陷入沉眠之後,月神教已經完全變質了,他們會草菅人命,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卡姐沉默半晌,突然向巴爾納巴斯問道:“你說你有一條船對吧,能帶我出海嗎?”

“當然,畢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非常願意為你效勞。”巴爾納巴斯問道:“你想去哪?”

“斯巴達,月神神殿。我必須親自去確認,月神教是不是如你們所說的那麼不堪,他們是否還在為月神效力!”

“那會很危險,我的朋友。”巴爾納巴斯問道:“你並不是月神的信徒,為什麼非要插手月神教的事情呢?”

“因為……”卡姐沉默了一下回答道:“我的名字,就是月神親口所賜。”

巴爾納巴斯和馬可斯無比驚訝:“你一個孤兒被月神賜名?你到底是誰?”

“我的父親是尼科拉歐斯,我的母親是密裡涅,或許你們並冇有聽過他們的名字,但我的外祖父你們一定認識。”

“他是……?”

“列奧尼達斯,全希臘的英雄,與月神並肩作戰的摯友!”卡珊德拉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就是他的孫女。”

今天跟朋友恰了個飯,回來晚了。先一更,一會再補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