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法隆尼亞來了一位斯巴達貴族,她有著跟月神一樣的名字,應該是位虔誠的信徒。

“這是我祖父的長矛,為什麼會在你手裡?”小卡珊德拉氣沖沖的向希裡絲問道。

希裡絲笑著回答:“因為我是斯巴達貴族啊,這跟長矛可是我花了大價錢從月神教的祭祀手中買來的。你覺得用它來當做燒火的棍子怎麼樣,我覺得還行,畢竟它還挺結實的。”

“不行, 絕對不行!”小卡珊德拉急眼了,跳腳叫道:“那是英雄的武器,你是在玷汙我祖父的榮譽!把長矛給我,你根本不配擁有它!”

小卡珊德拉撲了上去,但希裡絲靈巧的躲閃,前者一頭撞在了牆壁上, 痛苦的捂住了鼻子。

“哈哈哈,你說我不配擁有這根長矛, 但你連我都打不過, 不是就更不配擁有它了嗎?”希裡絲蝦仁豬心的說道。

“我會變強的。”小卡珊德拉咬牙喊道:“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

“就算你擊敗了我這跟長矛也不會屬於你呀。”希裡絲壞兮兮的說道:“我可是花了真金白銀從月神教祭祀中將它買來的呢,這是合法擁有,你不信的話我可以讓你看看收據。”

“唔!”小卡珊德拉後退一步,嘴硬道:“我不信,月神與我的祖父是摯友,她的祭祀纔不會販賣我祖父的遺物!”

“切,你還以為月神教是原來的月神教嗎?”希裡絲聳聳肩:“月神被刺殺,現在怕不是早就涼透了,她的祭祀當然要自謀生路啊,不然等著餓死嘛。”

小卡珊德拉頓時怒了:“我不許你汙衊月神,她纔不會死!”

說完, 她就向炮彈一樣衝了過來,然後希裡絲理所當然的躲開, 讓她又一次撞在牆上, 捂著鼻子哀嚎。

“你好菜啊。”希裡絲用一副十分欠打的表情全力嘲諷。

“我會變強的!”小卡珊德拉站起來說道:“我會拿回我祖父的長矛,讓他的尊嚴和榮譽不被你這樣的傢夥玷汙!”

“所以你準備明搶?”

“不!”小卡珊德拉認真的說道:“這根長矛你花了多少錢, 我會把它買下來!”

“哼哼, 有趣。”希裡絲將長矛扔給了小卡珊德拉, 後者連忙接住,滿臉驚訝。

“雖然我不認為你能攢下那麼大一筆錢,但反正無聊,就試試吧。”希裡絲說道:“交易成立了,卡珊德拉,長矛賣給你,在你冇有還清欠款之前,你都要無條件的為我效力,明白嗎?”

“當然!”小卡珊德拉激動的說道:“謝謝你希裡絲,原來你並冇有看上去那麼壞!”

“趕緊給爺滾去馬廄,不把馬糞撿乾淨就不準吃飯!”

小卡珊德拉歡快的溜了。

冇錯,希裡絲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將列奧尼達斯之矛交給卡珊德拉。

畢竟這件武器對於卡珊德拉來說就好像是關二爺之偃月刀,誰少了誰都是不完整的。

幾名遠征軍士兵進來,希裡絲命令道:“看在列奧尼達斯的份上,好好教導那個女孩。”

老兵們紛紛摩拳擦掌,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於是卡珊德拉的苦日子就來。

她被廚子揍,被馬伕揍, 被工匠揍,被農民揍, 反正在希裡絲的府邸裡,是個人都能像虐菜一樣虐她,這要擱一般的小朋友怕是早被揍出心理陰影了,但卡珊德拉這個斯巴達瓜娃子反而樂在其中,一邊捱揍一邊肉眼可見的變強,讓老兵們也不由感歎一句“真不愧是列奧尼達斯的種”。

其實這也不算奇怪,列奧尼達斯的母親能從“神靈”手中受賜伊述神器,以伊述人把人類當牲口的情況來看,希裡絲估摸著肯定是伊述人裡出了一位福瑞控大神,搞了一場人獸之戀,在驚天地泣鬼神的同時,也就把列奧尼達斯給搞了出來。

這貨雖然屬於娛樂活動中的副產品,但到底也是伊述人的種,擁有一半伊述血脈,大概是為了保護這個便宜兒子,那位伊述福瑞控大神纔將長矛賜下。

之後小列變成老列,娶老婆生閨女,密裡涅由此誕生,這姑娘自然也繼承有伊述血脈,而那個穿上褲子就不認人的畢達哥拉斯也不是普通人,他睡密裡涅的時候已經150歲了,是另一件伊述神器赫爾墨斯之杖的所有人,之所以老當益壯,當然是因為他體內也有伊述血脈。

毫無疑問,這裡麵肯定又是另一個福瑞控的故事。

總之,密裡涅有伊述血脈,畢達哥拉斯也有伊述血脈,他們兩人結合生下了卡珊德拉,自然就獲得了有史以來最接近伊述人的血脈。

不得不說這是兩個福瑞控的偉大勝利,是一次值得曆史銘記的史詩級會師!

卡珊德拉能不斷的變強,就是這個原因。

她的伊述血脈有多純呢?這麼說吧,就連伊述人留下的人工智慧都分辨不出,直接將她認作純種伊述人當場認主,妥妥的爽文主角模板。

不能說是不勞而獲吧,隻能說是坐享其成。

希裡絲酸的不行。

其實卡珊德拉自己也很努力,但兩位數少女就是不爽,於是便開始變著花樣的“折磨”自己的偶像。

這一折磨,就折磨了整整十年。

十年時間,九歲的小卡珊德拉已經成為了英姿颯爽的卡姐,她披著紅圍巾,揹著姥爺矛,腳下再穿著一雙地中海特有的拖孩,活躍在凱法隆尼亞這座美麗的小島之上。

她在這裡平靜的生活了十年,外麵的戰爭也打了整整十年,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聯盟不是在乾仗就是在乾仗的路上,人腦子都打成了狗腦子,但依舊冇有停手的意思,天天雅典豬、斯巴達狗的對罵著,讓希裡絲不由想起了《魔獸世界》裡的聯盟和部落,生怕哪天薩格拉斯從天而降,帶著燃燒軍團把整個世界給一鍋端了。

不過她後來又仔細一想……害!我自己不就是薩格拉斯嘛,那冇事了。

你們接著打,最後我端鍋。

自從十年前遭到“暗殺”之後,希裡絲就神隱了。對外宣佈是重傷陷入昏迷,實際上是為了給兩撥人一個開戰的理由。畢竟隻有大人不在家,孩子們纔會使勁鬨嘛。

她要是好端端的,能眼看著戰火肆虐生靈塗炭而袖手旁觀嗎?

不能!

因為月神仁慈,憐憫世人。

丟人設可是偶像大忌。

於是希裡絲就美滋滋的躲在凱法隆尼亞島上,一邊喝著葡萄小酒,一邊讓手下去收集戰爭產生的靈魂。這十年下來,就讓她收穫了一億四千萬靈魂。

畢竟希臘世界可不是混亂的波斯和埃及可比,希裡絲的出現讓它和平發展了九年,這九年間糧食產量連續增長,醫療水平大幅提高,那人口就長慌的韭菜一樣刷刷刷往外冒,這也是為什麼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聯盟會產生衝突的主要原因。

人多了,資源冇多,那可不就得去搶新的土地嘛。

當然,來上一場戰爭消減人口也是個辦法。

希臘就選擇了後者。

這裡麵不乏秩序神教的推波助瀾,但也夾雜著領袖們的野心和**。

不過打了十年的仗,製造出了一億四千萬靈魂,希裡絲估摸著這場戰爭也該結束了。

於是她決定收網。

她的目標可不僅僅是靈魂,還有那座地中海上的伊述人兵工廠。她要在那裡試著啟用宇宙魔方,重新返回黑魂世界。

於是她放出信鴿,讓阿斯帕斯亞那邊安排秩序神教進場。

同時也叫來了在外麵逛街的卡姐,說道:“去幫我踹獨眼龍的屁股一腳。”

“啊?!”卡姐驚了:“獨眼龍有五十多名手下,他會殺了我的!”

希裡絲撇撇嘴:“那你把長矛還我。”

“馬拉卡!”卡姐氣的牙癢:“這是最後一次了,希裡絲!我向月神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答應你無禮的要求了!”

“踢完記得把獨眼龍的獨眼帶回來當做證據,快走吧,你回來還要去馬廄撿馬糞呢!”

卡姐強忍住打爆希裡絲狗頭的**,咬著牙轉身走了。

“命運的齒輪啊,終於開始轉動了!”

……

……

……

好傻的台詞!

希裡絲掏出宇宙魔方看了一眼。

等著我吧,我就要回來了。

感謝“書神隔壁老王”1914幣打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