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帕西婭是雙麵間諜,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她既不是雅典的人,也不是斯巴達的人,而是希裡絲的人。

一枚希裡絲在九年前就佈下的棋子。

“一切都是秩序神教在搗鬼?”希裡絲問道。

“冇錯。”阿斯帕西婭點頭。

“說說他們的計劃。”

“是。”雅典王後將一切娓娓道來:“秩序神教起源於一個叫做上古維序者的組織,他們最初的目標是蒐集伊述神器以稱霸世界,秩序神教就是上古維序者在希臘世界投放的種子。但可惜的是,上古維序者這群自稱為神靈後裔的傢夥們小看了人性。秩序神教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開始對老主子陽奉陰違,最終取得了一定的程度的獨立,開始在希臘世界搞風搞雨。”

“秩序神教的階級分明,有高官也有平民,有學者也有強盜,但他們隻有一個目的,就是挑起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聯盟的戰爭,好從中漁利。他們派人勾起雅典的野心, 又用金錢來腐化斯巴達高層, 伯利克裡沉迷在無儘的馬屁與讚美中,一心想要讓他所謂的民主散佈到整個希臘世界,而曾經艱苦樸素的斯巴達高層也學會欣賞鶯歌燕,讓往日的雄心徹底被貪慾取代。”

“月神教的祭司們本就高人一等,所以他們第一個向秩序神教宣誓效忠。在他們的影響下,斯巴達高層快速腐化,開始沉迷享樂不可自拔,所以……”

“所以我就成為了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畢竟他們已經是人間的最大,能管住他們的就隻剩下我這個不該在人間出現的神靈。”希裡絲學會了搶答。

“一切如您所說。”阿斯帕西婭繼續說道:“祭司們力排眾議, 在斯巴達城內為您豎起了偉岸的雕像,不斷的向民眾吹噓和擴大您的神力, 不可否認這大幅增加了信徒的數量, 但您也知道,飛的越高,跌下來的時候也就越痛。他們計劃了您的死亡,那無疑會徹底粉碎您的神話,祭祀們就準備趁著信徒受到衝擊而倍感迷茫的空隙,將月神教改為秩序神教,以此來鳩占鵲巢。”

“聽上去是個好計劃,如果他們能殺的了我的話。”希裡絲點了點頭,又問道:“那麼卡珊德拉的事呢?”

“這個就比較簡單了。”阿斯帕西婭說道:“密裡涅是列奧尼達斯的子嗣,幸虧她是個女人,不然她就會成為斯巴達合法的王。她生下卡珊德拉沒關係,因為卡珊德拉也是個女人,無法為王。但她又生下了一個男孩,這就讓某個傢夥感覺到了威脅。”

希裡絲說道:“波薩尼亞斯。”

“冇錯。波薩尼亞斯連同祭司們策劃了所謂的神諭,目的就是殺死列奧尼達斯的外孫,但卡珊德拉如您所說的那樣阻止了他們,我已經提前在山崖下的海邊安排了小船,那個孩子現在已經到達了凱法隆尼亞,我的人在暗中保護她,她將會安全的長大。”

“懂了。做的不錯,小帕。”希裡絲稱讚了一句。

阿斯帕西婭的臉頰頓時飛起一陣紅暈。

你臉紅個泡泡茶壺啊!

希裡絲一頭冷汗,連忙改變話題問道:“話說之前安排你去秩序神教臥底真是個絕佳的主意。你都有自己的人了。你現在在秩序神教內是什麼職位?”

阿斯帕西婭有點尷尬的說道:“……教主。”

希裡絲一愣:“你說你是什麼?”

阿斯帕西婭撓撓臉,羞澀說道:“我是教主,秩序神教的教主。”

希裡絲驚了:“我記得我走的時候你是見習教徒啊!”

“可您走了整整九年。”阿斯帕西婭委屈說道:“當時您明明說三年就能回來, 結果前三年,後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都快十年了,希裡絲大人,您說的讓我努力往上爬呀!”

那我也冇讓你臥底給我臥成教主啊!

現在你這展開都給我弄不會了。

希裡絲本打算跟秩序神教來一場精彩絕倫的智鬥打發時間,結果發現對麵的老大就是自己的小弟,這還智鬥個屁啊,完全就是左手跟右手下棋嘛。

“要不然我站出來揭發秩序神教算了。”阿斯帕西婭躍躍欲試的說道:“我那裡有秩序神教全體成員的名單,還有他們多年來陷害忠良,違法勾當的證據,隻要由我出麵指正他們,他們就必敗無疑,保證一個也跑不了!”

老實說,希裡絲突然有點同情秩序神教了,自己的老大就是最大的二五仔,每天心心念唸的就是搞死他們這些忠心耿耿的教徒,這是何等的臥槽啊!

一旦阿斯帕西婭公佈身份,恐怕不用憤怒的希臘人民動手,秩序神教的人自己就得抹脖子,因為這也太丟人了。竟然硬生生把敵方間諜捧上了教主之位,這是人能乾出來的事嗎?豬都冇這麼蠢好吧!

不過希裡絲仔細想了想,還是否決了阿斯帕西婭的提議。

“為什麼?”雅典王後奇怪的問道。

“因為秩序神教與我的目的相同。”希裡絲回答道:“他們需要戰爭,我也需要。隻不過他們渴望的是財富,而我渴望的是靈魂。小帕,按照秩序神教的原計劃行動吧。”

“是。”

“不會覺得我很殘忍嗎?”

“當然不會。”阿斯帕西婭回答道:“人的野心和貪慾一旦被挑起就不可能再落下,就好比喝慣了美酒,就再也咽不下酸漿一樣。所以就算秩序神教毀滅了,提洛同盟和伯羅奔尼撒聯盟依舊不可能和平共處,因為利益,他們終將一戰,秩序神教不過是加速了這個過程。既然戰爭無法避免,還不如由我們控製,這樣反而能避免戰爭不斷升級,保護更多生命。”

希裡絲笑了:“你的口才真的很不錯,這些道理聽著就像真的一樣。”

阿斯帕西婭也笑了:“我還以為我能用這套理論騙到您呢。”

“想騙我你還早的很,而且我也不用你騙。你我都知道,我們發動這場戰爭的原因是……”

“利益。”阿斯帕西婭接著說道:“我們跟雅典,跟斯巴達,跟秩序神教一樣,都是在為了利益謀劃。您是為了靈魂,而我是為了和平。”

“為和平而發起的戰爭嗎?”

“冇錯。人類太愚蠢了,隻有讓他們狠狠的記住疼痛,他們纔會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

“雖然很想否認,但我還是得承認你說的不錯。”希裡絲感慨道:“人啊,就是在遭遇了痛苦之後才能長大。”

“又想起了您那位為您而死的朋友嗎?”阿斯帕西婭問道。

“恩。”

“它真幸福,能獲得您的牽掛。”

“不,擁有你們這樣的夥伴和朋友,幸福的是我纔對。”

阿斯帕西婭的臉又紅了。

“那麼秩序神教最後該怎麼處理呢?”

“彆擔心,卡珊德拉會幫我們解決它。”

於是會議的第三天,月神遭到了雅典刺客的暗殺,為了報複這駭人聽聞的惡行,斯巴達悍然出兵,提洛同盟與伯羅奔尼撒聯盟正式開戰,整個希臘世界被戰火吞冇。

同一時間,凱法隆尼亞島。

希裡絲騎著駿馬走過集市,指著正在碼頭當苦力討生活的小卡珊德拉說道:“正巧還缺個奴隸,就你了!”

“我不是……”

奴隸那兩個字還冇說出口,可憐的卡珊德拉就被遠征軍的老兵一棍子敲翻,五花大綁的裝進了麻袋。

當地人馬可斯急匆匆的趕來,向希裡絲行禮說道:“尊貴的小姐,卡珊德拉是我的工人,請問她有那裡冒犯了您嗎?”

卡珊德拉感激無比,連忙叫道:“馬可斯,救我!”

希裡絲說道:“我想要買下她,你開個價吧。”

馬可斯連連搖頭:“不不不,卡珊德拉並不是奴隸,她是自由民。”

希裡絲扔出了一塊金子:“給你個機會再說一遍。”

“再說一萬遍也是一樣的答案。”馬可斯撿起金子揣進懷裡,正義凜然的說道:“卡珊德拉就是奴隸,全凱法隆尼亞都知道!”

卡珊德拉目瞪口呆。

然後……

“馬拉卡!!!”(注:希臘式我愛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