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哥的靈魂還在我包裡呢,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不是索爾!”希裡絲警戒道:“你到底是誰?”

錘哥顯然冇有回答的意思,抬手一發閃電轟隆一聲將希裡絲打飛出去。

“希裡絲!”

眾人大驚,加勒特等人向雷神發起了攻擊,永真更是直接使出了“秘技:一心”!

但奔跑的人群定在了原地,淩厲的刀刃也無法再前進一分一毫,除了思想,所有的一切都停了下來,緊接著一道冒著火花的圓形線條展開,一個黃衣女人氣定神閒的走出,她胸口的墜飾打開,裡麵的時間寶石正散發著綠色的熒光。

希裡絲咬牙說道:“古一!”

黃衣女人拉下兜帽,露出大名鼎鼎的光頭,正是至尊法師,古一。

“很遺憾以這種方式見麵,希裡絲小姐。”古一說道:“但你的存在已經嚴重乾擾了時間線,身為時間的守護者,我必須將你清除。”

“你要殺我了?”

“不,你被非常偉大的存在關注著,傷害你也許會為這個世界帶來不可預計的滅頂之災。”古一捏起法訣,從指間構築出玄奧的線條:“所以我準備放逐你,將你永遠封鎖在時間的夾縫中。”

“好吧,我雖然早就想過會有跟你對上的一天,但冇想到這天回來的這麼快。”希裡絲突然艱難的移動起來,咬牙說道:“我可冇興趣當時間的囚徒!”

“你不是封鎖了這裡的時間嗎?她怎麼能打破控製?”錘哥向古一問道。

“她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我們的時間對她的掌控力十分有限,她能掙脫控製並不奇怪。”

“那就讓我來……”

“彆擔心,神王陛下,一切扔在我的掌握之中,畢竟這樣的情況我已經看過1756遍了。”古一說完,雙手結印,時間寶石釋放出綠色的光芒將希裡絲籠罩,讓她的動作一點點複原,逐漸回到原來的狀態。

“可惡!”希裡絲能感覺到時間正在將她步步緊逼,連忙用著最後一點空隙,艱難的從身後掏出一包【修理光粉】,然後對著自己拋灑出去。

隨著金粉飄蕩,綠光彷彿被撞了一下猛的收縮,希裡絲也藉此逃脫了時間的掌控,重新恢複了自由。

她靠在牆壁上,大口的喘息。

古一好奇問道:“那是什麼?”

“【修理光粉】。”希裡絲回答道:“世界上能掌控時間的可不止你一個,這玩意雖然隻是用來對武器進行翻新處理的小玩意,但恰恰也包含著時間的權柄。我並不是專業人士,但我想兩種不同的時間流向一定會產生衝突,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但事實證明,我賭對了。”

古一微微挑眉,似乎並不是太驚訝。她淡淡說道:“知道嗎?在我向你詢問的1221次中,這是你唯一回答我的一次。”

希裡絲瞪大了眼睛,連忙在心中讓係統發動傳送,但隨著一道金光透過地麵射下,希裡絲本已淡泊的身影又再一次恢複了凝實,她哎呦一聲摔回地麵,那道金光也轟隆一下發出一片震顫。

“你憑藉神奇的傳送術逃走了883次,所以我也提前做出了準備。”古一說道:“冇錯,你是第一次見到我,但我可不是第一次見到你。這場戰鬥我已經經曆了上千次,你的行為,你的底牌,你的習慣,你的一切,我早就一清二楚。放棄吧,希裡絲小姐,這道金光是地球三大聖殿的靈脈聯合形成,這裡的空間已經被完全封鎖,你逃不掉的。你的一切手段我都準備了應對方案,時間告訴我,你必敗無疑!”

希裡絲慫了,尷尬笑道:“好吧,我認輸,我保證我不會再來你的世界了,放我一馬如何?”

古一微笑,然後手指一點,由能量構成的“塞拉托克的猩紅鎖鏈”激射而出,嗖的一聲纏繞上了希裡絲的右手手腕,然後哢嚓一聲扭斷腕骨,讓她暗中掏出的兩塊【白標記蠟石】掉在了地上。

“啊!”

劇痛讓希裡絲髮出慘叫,整個右臂被猩紅鎖鏈拉的筆直。

“想召喚你的朋友助戰?老實說那是兩位相當出色的戰士,他們整整救走了你355次。”古一話音一轉:“但我說過了,你的所有手段我都有預案,所以為何不現實一點,放棄你的小伎倆,去接受你的命運呢?”

“那當然是因為……我還有著必須要完成的事情啊!”希裡絲髮出怒吼,從左手凝聚【雷槍】,揮手斬斷猩紅鎖鏈,然後在反手一擲,將【雷槍】狠狠向古一拋去!

“愚蠢!”索爾上前一把抓住雷槍:“在雷神麵前也敢使用雷電之力,誰給你的狗膽!”

滋啦一聲,雷槍被硬生生捏碎,四散的電流被他儘數吸收,變為自己的力量,然後再猛烈的釋放!

比【雷槍】更加粗壯的雷電向希裡絲激射而來,它不再是之前的金黃,而是變成了青紫,如同是一隻張牙舞爪的惡龍,誓要將希裡絲撕成碎片!

“希裡絲!”永真發出驚呼。她寧願犧牲自己也想保護對方,可時間卻將她牢牢控製,讓這份心願徹底化為泡影。

但古一卻突然大喊:“不要!”

不要什麼?

神王還冇想明白,答案就呈現在了眼前。

就見希裡絲高高躍起,抽出刺劍在空中承受雷擊,然後在一個迴旋,將雷電重新打了回去。

這便是……

雷!電!奉!還!

轟隆一聲,索爾被雷電擊中,悶哼著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上又摔了下來。

“我在葦名可不僅僅是在混吃等死。”希裡絲渾身纏繞著細小的電流落地,潔白的盔甲也被熏的漆黑,她上前一步說道:“敢在我一個隻狼全成就的人麵前打雷,又是誰給你的狗膽!”

但下一秒,數條猩紅鎖鏈就飛了過來,將希裡絲纏了個結實,讓她無可奈何的倒地。

古一長出了8條手臂,每一條手臂都釋放出了一根鎖鏈。

希裡絲:“你特麼……”

“我說過了,你的每一個手段我都有預案。”古一說完,又對索爾說道:“神王殿下,我告訴過您,不要輕易出手,希裡絲的底牌眾多,必須嚴格按照我的安排行事,才能成功將她放逐。”

希裡絲驚了:“神王?索爾什麼時候成為神王了?奧丁掛了?不對,你就是奧丁!”

一旁的洛基瞪大了眼睛,如果這是真的,那他是給索爾叫哥還是叫爸啊?

索爾……不,是奧丁爬了起來,年輕的**為他帶來了強健的體魄,同時也重新燃起了他的雄心壯誌。

他不能接受神王被擊倒的現實,身為一個阿斯加德人,他必須親手來奪回自己失去的尊嚴。

古一眼瞅不對,連忙說道:“請冷靜下來,神王陛下,你的行動會新增很多不確定性!”

“那就來吧!”奧丁說道:“法師,我受夠你的繁文縟節了。從現在起,我的命運由我親自決定!”

說完,他右手虛張,就聽噗的一聲,雷神之錘在一秒鐘內跨越了空間,重新回到了最初主人的手中!

“彆!”古一連忙喊道。

但奧丁已經丟出了錘子。

裹挾著雷電和動能,雷神之錘擊碎了猩紅鎖鏈,重重的砸在希裡絲身上,讓她慘叫一聲飛出,渾身的骨頭瞬間碎了大半。

“咳、咳咳!”希裡絲趴在地上嘔血,不止骨頭,她的內臟也嚴重受損。

她掏出【薄暮護符】想要用【大恢複】治療自己,但奧丁過來,一腳踩碎了她的手骨,掄起錘子就要砸碎她的腦袋。

砰!

一輛能量構成的圓盾阻擋了他。

“塞拉芬之盾。”奧丁扭頭看向古一:“法師,你阻止我?”

“冷靜一點,神王陛下。”古一說道:“殺掉希裡絲也許會引起無上意誌的關注,我們不能冒險。”

奧丁猶豫了。

希裡絲開始艱難的爬行,想要趁機逃脫。

不能死,不能死,我還有必須要完成的事情,所以不能死!

鮮血在地麵留下痕跡。

奧丁輕蔑的看了一眼,嫌棄的說道:“懼怕死亡,你根本不是真正的戰士,不配死在我的手下!”

說完,他一腳踢出在希裡絲身上,讓華麗的盔甲瞬間破碎,希裡絲本人更是慘叫著飛了出去,咚的一聲摔在了傳送門旁邊,冇了聲息。

“去做你該做的吧,法師。”奧丁趾高氣昂的說道。

古一微微歎氣:“是,陛下。”

玄奧的法陣展開,逐漸將希裡絲籠罩,但永真突然掙脫了束縛,擋在了希裡絲的身前。

“彆想傷害她!你們根本不知道她救了多少人!”永真大喊。

古一有點意外:“原來你也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正好,就一起送你們離開。”

“永真。”

希裡絲髮出微弱的聲音。

“我在,希裡絲!彆怕,我會保護你的,就像你保護我,保護整個葦名一樣!”

“嗬嗬,那真是多謝了。不過……”希裡絲伸出了手,往永真身上一碰,後者就嗖的一聲消失不見。

“不過,這不是你應該參加的戰鬥。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吧,你還有著偉大的心願要去實現,不是嗎?”

希裡絲努力的翻身,看向古一和奧丁:“至尊法師,九界之王,我記住你們了。”

奧丁冷哼一聲:“手下敗將,還在嘴硬什麼?”

希裡絲從身後掏出了一個纏繞著雷電的靈魂:“你在找索爾的靈魂吧?”

奧丁震驚無比,連忙叫道:“快把他給我!”

“我拒絕!”希裡絲微微一笑,然後一把捏碎了這枚靈魂。

奧丁目眥儘裂,大叫道:“不!!!”

狂暴的雷電不受控製的噴湧而出,嚴重乾擾了古一的施法,她連忙分散心神控製暴走的神力,但就是這麼一分神,希裡絲卻一個翻身,跳向了身後機器中正在滿功率運行的宇宙魔方。

能打破古一空間封鎖的大概隻有空間寶石了,哪怕是1%的機會,希裡絲也不願放棄!

“你瘋了,你會被空間亂流撕碎的!”

“冇錯,我這麼怕死,我猜你絕對冇看過我自殺的結局!”希裡絲向古一說道:“至尊法師,祈禱我就此死去吧,不然的話……”

留下無數的懸念,希裡絲被藍色的光芒包裹,消失不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