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奧巴代驚恐的起身,緊張的問道:“我的靈魂嗎?”

難道希裡絲小姐是傳說中的魔鬼,專門為地獄的君主效力?

奧巴代對各種宗教都深入瞭解過,這麼做不是因為信仰,而是為了在談判桌上足夠八麵玲瓏,所以希裡絲一說到靈魂,他就不由自主的響起了大名鼎鼎的魔鬼和那些膾炙人口的傳說。

雖然身為資本家不是上路燈就是下地獄,但事到臨頭,奧巴代還是想再掙紮一下。

但接下來希裡絲卻不緊不慢的說道:“你的靈魂,可以。但彆人的靈魂,也行。”

奧巴代一愣:“不是非我的靈魂不可嗎?”

希裡絲搖頭。

嗨,那你早說啊,這把我嚇的。

奧巴代鬆了口氣,重新做回到桌前。

原來拿彆人的靈魂付賬也行,那冇事了。

雖然用彆人的魂進自己的貨挺不地道的,但奧巴代反正都是一個資本家了,做不做都要下地獄,那乾嘛不做呢?

如果利益足夠,他甚至能販賣可以把自己掛路燈的繩子,區區“彆人的靈魂”……那是誰,真不熟!

於是奧巴代開始進一步討論靈魂付賬的可行性。

“靈魂……真的存在嗎?”

“存在。”

“我要怎麼收集它?”

“用這個。”希裡絲交出了製作好的徽記,那是一枚彎月的符號,“這是暗月徽記,是我的信物,隻要拿著它,就可以自動吸收周圍無主的靈魂。”

“呃……”看著平平無奇的金屬徽記,奧巴代實在想不通它的原理,隻能姑且信了。他一邊摩挲著徽記一邊問道:“那我又該去哪裡蒐集靈魂呢?很抱歉,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問題很多。”

男人嘛,第一次都是一場災難。

希裡絲搖搖頭表示並不介意,然後回答問題:“有死亡的地方,就有靈魂。”

奧巴代恍然大悟,然後下意識說道:“醫院?或者墓園?”

“靈魂會在死亡的地方徘徊,很少移動,墓園隻是存放死者的場所,存有靈魂的可能性不大。”希裡絲說道:“醫院是很多死亡的發生地,是個目標。記住,靈魂會隨著時間推移衰減,死亡的時間越短,靈魂也就越強大。”

獲得新姿勢的奧巴代滿滿都是好奇,又問道:“靈魂也分強弱嗎?”

“當然。根據身體強度和精神強度這兩項指標,每個人的靈魂都有不同魂量,暗月徽記在吸收靈魂時會用數字顯示出具體的多少,一包【修理光粉】的售價是2000魂,你帶回來多少靈魂,我就賣給你多少光粉。”

2000魂?

第一次從事特種行業的奧巴代並不瞭解行情,所以也不知道這個價格是貴是賤,但2000這個數字對於奧巴代這樣的大公司董事長來說實在是樸素的過頭,讓他並冇有太過在意。

畢竟之前一頓飯就換了一包光粉,一本詞典更是換了十包,也許2000魂隻是一兩個普通人的量吧!

奧巴代這麼想著,向希裡絲告彆,準備第二天拿著暗月徽記去醫院裡試試水。

在他走後。

係統:600一包的修理光粉轉手就賣2000一包,你也很有當資本家的天賦呢!

希裡絲:多謝誇獎!

係統:……

結果第二天,奧巴代就一臉苦逼的回來,將暗月徽記拿出對希裡絲說道:“希裡絲小姐,這個是不是壞了?”

“並冇有。”希裡絲檢查一番給出結論。

“那為什麼我眼睜睜看著一個死者的靈魂被吸入,這枚徽記卻顯示隻有50點魂量?”奧巴代十分不解。

希裡絲反問道:“死者的身份呢?”

“前州議員,半年前他因病卸任。今天我在急診室外守了一個上午,才總算等到他嚥氣。”說起這個奧巴代還有點尷尬,因為州議員的家屬們誤以為他是顧念舊情,還一個勁的對他道謝來著。可實際上呢,他心裡巴不得對方早點死,免得浪費自己時間。

最後醫生出來宣佈搶救失敗,奧巴代也眼睜睜看著一個光點從手術室中飄出,然後被吸入了暗月徽記。實現了目標的他大喜過望之餘,也有點做賊心虛的驚慌,畢竟是當這人家家屬的麵禍禍了人家的靈魂,就算奧巴代再怎麼不是東西,多多少少也會生出一絲愧疚。

可說來也怪,除了愧疚,一種爽快感也油然而生,讓奧巴代心臟咚咚直跳,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瞬間充斥了他的每一根神經。

州議員又怎樣,位高權重又怎樣,死後還不是乖乖成為我的囚徒,成為我的貨幣,就算你的家人就在旁邊,也無法違抗這至高無上的意誌!

想到這裡,奧巴代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一臉悲痛的走上前去,對前州議員的兒子說道:“請節哀,您的父親雖然失去了**,但我相信他的靈魂會升上天堂,在其中永享安詳!”

兒子感激說道:“謝謝您,奧巴代先生,我從不知道您跟父親有這樣深厚的感情,但從今天起,您也會從我這裡獲得等量的友誼!”

奧巴代點頭,向家屬們致意,然後轉身離開。

兒子忍不住對家人們說道:“多好的先生啊,這樣的交情值得我們永遠珍惜!”

連醫護人員在內,所有人紛紛點頭。

但他們並冇有看見,奧巴代在轉身之後就咧開了嘴角。

哈哈哈,一群笨蛋!被我賣了還要感謝我!你們的父親永遠也不會上天堂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是我的貨幣了!

這種快感,這種成就感,奧巴代隻有在第一次做成生意的時候才感受過,而現在重溫舊夢,也讓他彷彿回到了年輕的時代,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誌得意滿的他看向手中的暗月徽記,按照他的想法,像前州議員這樣的大人物,魂量起碼應該5000起步,結果低頭一看,暗月徽記上亮起了一行字“即將消逝的靈魂(50)”,這個結果意外無比,讓他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即將消逝的靈魂】:殘留在屍體上,即將消逝的靈魂。

兒子:“奧巴代先生已經悲痛的連路都走不穩了嗎,太感人了!”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那可是州議員!”奧巴代再一次強調:“他位高權重,每一個決定都關係到無數人的福祉,怎麼可能隻有50點魂量?”

“我不否認政客對於社會的貢獻,但所謂魂量,僅僅是個人強弱的體現。”希裡絲回答道:“因病卸任意味著他身體衰弱,而身居高位也代表著優渥的生活,自然無法磨練出堅毅的精神。既然身體孱弱,精神普通,那魂量隻有50點也十分正常。”

這解釋合情合理,讓奧巴代嘴裡一陣苦澀。

一個州議員隻有50點魂量,而一包【修理光粉】要2000魂,也就是要弄死40個州議員才行!

奧巴代心裡更加苦逼,他要怎麼弄死40個州議員,進攻議會大樓嗎?這怎麼可能,這裡可是法製又文明的阿妹瑞肯!

眼看奧巴代鑽了牛角尖,希裡絲好心的提醒道:“不要過於迷信身份和地位,這兩樣是生前的體現,在死後一文不值。靈魂量隻取決於身體和精神的強度,你們的世界有70億人口,也許你應該把目光放在更為多數的普通人身上。”

“普通人嗎?”奧巴代若有所思:“那我一會再去醫院看看吧。”

之所以要一會,是因為現在已經到了中午,奧巴代要給希裡絲做飯。

他圍著圍裙在廚房忙活的時候,突然接到了一條羅斯將軍發來的訊息。

羅斯:其實我還有幾道拿手菜,你要不?

奧巴代:……

於是午餐的時候希裡絲又吃到了幾道特彆可口的新菜。

正準備誇獎一下奧巴代這位勤勤懇懇的老資本家,電視裡的新聞突然插播了一條緊急新聞。

“……持續3天的山火終於被撲滅,但第七消防隊的隊員卻因風向突轉被困在了山上,目前消防協會和紅十字會已經派出了搜救直升機,相信我們很快就能等到英雄的歸來……等等,有訊息了,已經找到第七小隊了!天啊!他們都死了,風向改變了火勢,山火從他們頭頂掠過,第七消防隊十二名隊員全部遇難,這是我們每個人的損失,也是整個美國的損失,讓我們為他們祈禱,願他們的靈魂迴歸上帝的懷抱……什麼?!!還有一個人倖存?天啊天啊,觀眾朋友們,第七消防隊還有一位倖存者,他已經被送往紐約長老會醫院救治,我們能不能從死神手中奪回這條偉大的生命,請繼續關注第一電視台的後續報道!”

奧巴代停下了用餐,看向希裡絲猶豫道:“這個人……”

“恩。”希裡絲用餐巾擦擦嘴角,淡定的說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