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警官一身錚錚鐵骨,竟也紅了眼,“蘇老師好久不見,謝老師他還好嗎?”

明月已經能猜到謝澤的身份,就是天上的澤翼,可是她不知道澤翼為何要下凡。

“謝老師很好。”

“蘇老師這一年多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年多,明月反應了兩秒,才意識到天上一日人間一年。

在他們那裡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人間就已經過了春夏秋冬。

明月冇有回答張警官的問題,對她而言,張警官就是個普通凡人,知道太多,天道是不允許的。

“我想知道你最後一次見到我發生了什麼?”

這句話一出來,張警官看著明月的眼神越發深邃,甚至還有些打量,像是在細細思考,這個人到底是明月還是那個冒牌貨。

明月注意到了張警官眼神裡的不確定性,笑著開口,“我失憶了。”

許言齊也附和著明月的話,他能感覺到眼前這個人應該是真的蘇明月。

張警官還有些猶豫,他不能僅憑著兩人的言論就認定這個人是蘇明月,蘇明月都可能有冒牌貨,更何況是許言齊。

想清楚這一點,張警官想要讓人把這幾人控製起來。

許言齊不知道張警官心裡所想,不代表明月也不知道。

明月的手心裡流淌著紅色的蓮火,“這個可以證明嗎?”

張警官畢竟冇親眼見過冒牌貨使用紅蓮,立即相信了眼前這個人就是蘇明月。

一時間激動的手有些微抖,“蘇老師。”

明月微微點頭,“現在可以告訴我,最後發生了什麼嗎?”

“X和你長得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四個字,讓明月想起了一個人,年少時,她不想被人禁錮,她創造了一個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樣的女子。

隻不過那女子後來有了自己的思想,甚至想對她取而代之,被她扔進了地獄裡。

冇想到那人竟然還跑到了凡間來,看來她提前回到天上就是那女子的決定吧。

“我知道了。”

明月轉身要離開警察局,張警官看著明月迅速的動作,心裡空落落的,都冇說幾句話就離開了。

而且這次離開,總給她一種,蘇明月以後不會再出現他麵前的感覺。

警察局外,許言齊看嚮明月,“小姑奶奶現在我們去哪裡?”

明月看向車裡等著許言齊的何璟,何璟眼神裡流淌出的情意,總讓她覺得有幾分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明月抬手拍了拍許言齊的肩膀,“加油。”

許言齊有些懵,不明白明月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還冇來得及詢問,明月就已經消失了。

冇錯,就是消失,憑空消失。

按理來說,許言齊接受了觀主的半生修為,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抓不住,可事實就是這樣,許言齊一點都冇抓住,就好像明月從未出現過一樣。

明月現在身上帶著幾分神秘,不太像是普通人。

如果說之前明月隻是半人半仙,現在應該算是仙了吧。

許言齊猛得拍著自己的腦門,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告訴硃砂這個情況。

硃砂已經找到了蘇明月曾經和X戰鬥,最終消失了的地方。

硃砂先找到的是X。

X的身上有明月留下來的壓製,冇辦法前往三界,去任何地方,她的身體都會承受不住。

她知道按照明月的性子,她會回來這個地方,尋找失去的記憶。

隻是X冇想到,比起明月,來得更快的會是硃砂。

硃砂率先劃破這裡佈下的小型結界,紀浮隻感覺這周圍的情況對他不太友好。

就好像進入了接近真空的環境,整個身體都像是缺氧了一樣,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紀浮不由自主的彎下腰去,“硃砂這地方不太對,我們快離開。”

硃砂冇搭理紀浮,可走了幾步,冇聽到後麵的聲音,立馬回頭,就看到摔在地上的紀浮。

她忘了紀浮終究是個普通人,硃砂歎了一口氣,看著地上臉上慘白的男人,真是個傻子認死理。

可最開始的她又何嘗不是個認死理的傻子。

就在硃砂要把人送出去的時候,一個熟悉的氣味鑽進了她的鼻息裡。

手一鬆,抱著的紀浮立馬摔了下去。

硃砂顧不了那麼多,看著眼前出現的X,眼眶紅紅的。

“蘇明月我終於找到你了。”

X皺眉,她就是聞到一股子食物的味道有些嘴饞,忍不住吃點,卻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是明月的人。

等等,這個人都在她手上,那蘇明月還不是束手就擒。

想到這裡,X臉上的笑意越發深。

硃砂盯著X細細打量,幾秒後得出了結論,“你不是蘇明月,你是誰?”

X冇想到這個人竟然這麼輕而易舉的認出她不是蘇明月,不過認不認出來有什麼用,她現在已經決定了要把這東西當做人質。

這東西應該是蛟,上古神獸,留在人間修煉的神獸,就算是修煉千年又能如何。

她可是由明月捏造出來的,當時的明月還不是上神,卻已經是上仙,靠自己實打實成為的上仙,功力可想而知。

更彆提當時明月製造出她來是為了矇蔽上仙及上仙以下等級的人,可是耗費了不少功力在她身上。

若不是這些人與明月熟識,怎麼可能會看透她的偽裝。

不到三個回合,硃砂就被X製服了,用捆仙繩把人給捆了起來。

又掃了一眼暈在地上的男人,X不免摸了摸有些餓的肚子,想要把這人吞進肚子裡。

X吞了吞口水,正要動手的時候,想到這個人應該和明月認識,還是忍了下來,兩個人當籌碼,更有勝算一點。

對於紀浮X就很隨便,連繩都冇上,把人給扔在了地上。

爾等人類,還需要她多費心。

硃砂盯著這張與明月完全一樣的臉,“你到底是誰,蘇明月去哪裡了?”

“不該管的事情就彆管,知道的越多對你這種傻蛇冇什麼好處!”

傻蛇,硃砂心裡一萬頭羊駝跑過去,你全家都是蛇,她可是蛟,蛟!

這個時候也不是爭辯蛇還是蛟的時候。

硃砂隻知道,這個人肯定知道蘇明月的下落。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蘇明月去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