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山峰般巨大的方舟從海平麵之下升起,真的宛若聖經中所描述的那般,在彩虹的環繞下浮出水麵。

刺穿烏黑雲層落下的陽光照耀著方舟那未經任何漆刷卻泛著青銅質感的外表,方舟破水而出所激起的成片的水霧又在陽光之下折射出更多的彩虹。

與此刻周圍那一片破碎的地球所形成鮮明的對比,如同天國般的景象就這麼浮現在了迦勒底眾人的眼前。

倘若是某位對魔術根本不曾知曉的普通人的話,恐怕在看到這般場景的瞬間便會抱著極大的敬意把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神明的懷抱中吧。

————不,莫要說是從未接觸過魔術的普通人, 就算是已經經曆過數個特異點的磨礪的藤丸立香在看到這般場景也同樣情不自禁地想要去誦唸神之名。

換做是她之前曾在法國的特異點中所遭遇到的貞德與聖布希這富有基督教背景的兩位在此的話,直接雙膝跪地來頌揚這常人一生都難以見證一次的神蹟(miracle)都絕不奇怪。

雖然在東亞,Bible普遍被翻譯作了【聖書】或是《聖經》,但對於真正的信徒而言,聖經從來都不是所謂的經文,而是上帝切實傳達給人類的話語。

而其中最為重要的,便是上帝與人類之間的約定。

至於新約和舊約之間的衝突與同名檔案無視且直接覆蓋的問題就屬於後話了。

舊約、新約、十誡、彩虹。

好似上帝不與人做約定便會一直加害於人類一般———————

由於阿尼姆斯菲亞的影響對聖經已經毫無敬畏之心的藤丸立香默默地對著曾傾力幫助過自己的兩位聖人以及麵前的方舟道歉。

要怪就怪那個對神明毫無敬畏之心, 每天滿口嚷嚷著什麼諸如上帝已死, 人類已經不需要神明瞭之類的大逆不道的話語的所長吧。

話講到這裡,麵前的這艘巨大方舟作為寶具的主人也自然不言而喻了。

雖然中東所講述著閃含語係的諸民族中都流傳著大洪水方舟救世延續生命火種的神話,但要提及最有名且擁有著彩虹的那個,那麼答案就隻有一個了。

“諾亞……”

藤丸立香喃喃自語著周瑜未曾說出口的,來自於聖經當中的那個名字。

儘管阿尼姆斯菲亞在對藤丸立香的教導中提及到聖經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倘若論起究竟有那本書,有那一種思想對人類的影響最為深遠的話,那麼必定非聖經莫屬了。

至今藤丸立香也依然記得阿尼姆斯菲亞那一副望洋興歎的模樣。

“為什麼隻要人類在稍微高深哪怕一點的問題上沾到哪怕【多數】的一個發音都總是愚蠢且錯誤的啊。”

一邊瀏覽著迦勒底中的記錄,阿尼姆斯菲亞曾一邊這樣抱怨著。

“一加一這樣的問題大多數人可是不會錯的喔?”

“你認為一加一很高深嗎?”

“呼呼呼,所長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吧,一加一為什麼等於二可是困擾數學界許久,甚至動搖了數學大廈根基的世界性難題。”

她也依舊記得彼時的自己一副洋洋得意地對著阿尼姆斯菲亞炫耀著自己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熱門的冷知識。

“那麼,聰明的立香同學你一定知道答案了吧,能告訴一下老師我嗎?”

但那時的她卻不知為何,阿尼姆斯菲亞用一副噁心的微笑麵對著她。

不過她很快就知道了。

“……那個……嗯…………”

就在藤丸立香極力回想著自己當初所看到的視頻還是文章總之記不清楚了的來源是如何描述著這個“熱門冷知識”的時候, 阿尼姆斯菲亞像是早有預備的給了她提示:

“啊,說起來好像有個叫皮亞諾的意大利數學家研究過這個問題啊。”

“啊啊啊!對對對!就是他,皮亞諾,是叫皮亞諾公理來著吧?就是那個解釋了一加一為什麼等於二的。”

“那麼是怎樣解釋的呢?”

隻見阿尼姆斯菲亞依舊抱著一副玩味的笑容看著她。

此時的藤丸立香就算是再天真也看出來了阿尼姆斯菲亞早有預備。

又或者是捏準了她不能完整地敘述出來罷。

不過不論怎樣都額外地令人火大。

“所長,你絕對是故意的吧。”

“嗬嗬,也冇有那麼惡意吧?實際上這不是恰好論證了我的觀點嗎?對於一加一為何等於二這個問題,很幸運,經過了網絡時代的大家孜孜不倦的科普,大眾已經認為被解決了,你也不例外。”

“欸,但是所長你剛纔還在說多數是錯誤且愚蠢的…………現在又把我歸類在大眾裡,我有被冒犯到喔。”

“那也冇什麼辦法,我隻是在闡述你在這件事上擁有著大多數人的觀點與立場這個事實罷了,倘若事實冒犯到你了的話,我道歉。”

“你就是這點最讓人火大啊……”

藤丸立香泄氣地說道。

“那麼這和我總是說實話但卻從不說完全這點比起來到底那一點更火大呢?”

“就是這點最火大。”

“嗯,話不說清楚的人,在社會上會寸步難行哦。”

阿尼姆斯菲亞依舊是那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彷彿自己完全置身事外一般,充滿著調笑的態度。

他實際上就是在調笑罷。

雖然這麼意識著,但那時的藤丸立香卻忍不住繼續接下了他的話茬。

這又到底是為什麼呢。

她也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因為, 即便是被調笑著,她也依然十分開心吧。

所以她說了:

“就是這一點啊!!!說到底所長你這樣的人纔會在社會上寸步難行吧!我可是不論在來迦勒底之前還是來迦勒底之後都左右逢源的超社交有能人士,從我出生到現在還冇有和我相處不來的人存在呢。”

“居然用存在這種詞,還真是自信啊。”

“那是當然。”

唯有在人緣這一點上,藤丸立香擁有著十足的自信。

“嘛,回到正題上吧,即便是皮亞諾公理,也冇有辦法解釋1 1為何等於2,這一點就如同範德華力這種電磁力的存在一般無解,要問為何的話,就是上帝規定為此咯。”

“那皮亞諾公理有什麼用呢?”

“將此前人類一直心安理得使用的法則,具體的,富有邏輯的描繪了出來,僅此而已,也因此才叫【公理】,而不是什麼定理、原理之類的。換句話而言,你也可以當作是人類規定為此。

比如說二進製的電腦邏輯當中就不遵循皮亞諾公理,更冇有2的存在,倘如1 1=2是個能用數學直接得出結論的定理的話可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