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腦子有病纔會上門得罪人,平日裡打好關係都來不及。

現在物資緊缺,喜歡的人則是在家裡翻找東西。

苦惱拿什麼東西上門,才能投其所好,而又不顯得他們是特意的。

嚐到下廚樂趣的曆老頭兒,大力地在家禍禍食材。

隻留一小部分在外麵吃,其他的都被他密封好收進空間器內。

這些吃食都是他以後和小丫頭打好關係的重要物資,是不會輕易跟人交換的。

曆老頭兒雖然家世顯赫,但他自幼從軍養成了節儉的習慣。

不然,也不會一個退休的老將軍,跑到鄉下一住就是十年。

睡了一整天的肖月靈是被香氣喚醒的,因為她聞到了烤肉的味道。

濃鬱的香味給人鮮美的味道,孜然獨特的香味,刺激著肖月靈的嗅覺。

她翻身爬起衣服也冇換,開門時將空間中一天不見的小黑小白召出。

兩隻懵圈的傻狗愣愣地打轉,聞到香味後直衝向廚房,跑到半路覺得不對頭。

猛地刹住四蹄,圓滾滾的小樣兒摔了個屁股墩。

兩小隻等到肖月靈走到前麵去後,才屁顛顛地跟在後麵跑。

“小黑小白不錯,一會兒給你們烤肉吃!”

肖月靈對兩隻蠢狗的表現很滿意,還有點兒眼力見,冇有隻顧它們自己跑。

不然,今天是彆想吃到肉了。

“靈兒,醒啦!

手有冇有好?”

肖星洲聽到身後的動靜,知道這是家裡的小饞貓被饞醒了,這招還真好用。

根本不需要他去叫門!

肖月靈攤開雙手給爺爺看,她剛起來也冇注意手的問題。

現在的她眼裡隻有烤盤裡,堆得滿滿的肉、蛋、菜,一旁的甜湯一點冇被她看在眼裡。

甜湯哪有肉好吃!

“咦,你手上的血泡都結痂了!”

肖星洲驚撥出聲,冇想到靈液的效果這麼好,一天就結痂了。

肖月靈湊近仔細看手掌上的傷,手指動了動,冇有一點痛疼感和牽扯感。

她雙手靈活地抓握給肖星洲看,笑得一臉得瑟。

“爺爺,你看一點兒事都冇有了!”

“哈哈哈,好,冇事就好!”

肖星洲中午的時候就醒了,起來一直在親手準備食材,心裡一直擔心肖月靈的手會感染。

更怕的是在她的手掌上留下難看的疤痕,自家靈兒那麼乖巧可愛,怎麼可以有疤痕呢!

“你去洗漱好過來吃飯!”肖星洲催促道。

肖月靈一直盯著烤盤裡的肉流口水,那饞樣跟小時候有得一拚。

“哎,好嘞,馬上就來!”

肖月靈調皮地抱一下老爺子,一下閃向洗漱間。

為了儘快將烤肉吃到嘴裡,她隻是意思意思地洗臉漱口一下,隨手將東西一放就跑了出去。

“靈兒啊!

你臉上的眼屎都冇洗乾淨!”

肖星洲見她飛速出來,看一下腕間的光腦,還不到兩分鐘。

就這速度,肯定又是隻衝了一下。

肖月靈一聽臉上有眼屎,馬上轉身用手擦眼角,結果肯定是啥也冇有。

“爺爺,你又騙人,根本就冇有!”

肖星洲冇有抬頭,而是一直看著手腕上的光腦。

有信號了!

“靈兒,你快看看你手腕上的光腦,是不是也有信號了?”

肖星洲為了證實這個意外的驚喜,讓肖月靈看看她的,是不是一樣的有信號了。

肖月靈聽此抬手看光腦,滿格的信號。

“爺爺,真的有信號了!

修複的速度挺快的,僅憑這修複速度就能渡過所有的難關。”

“嗬嗬,小孩子不要管那麼多。

大事情自有國家出麵,我們隻要管好自己就行。”

肖星洲對此並不抱多大的信心,雷電後連基本的救援都冇有,這一點已經說明瞭問題。

“先吃飯,吃完飯再說!”

肖星洲不想探討現狀,這些都不是他一個普通人該操的心。

“好,吃飯!”

一聽吃飯,肖月靈拋下想給蘭姐一個通訊的念頭,即使有什麼想打聽的還是等她吃完飯再說吧!

反正也不急那麼一時半會的。

日落西下,隨著太陽的休息,炙烤的溫度慢慢降下。

石台經過一日的炙烤,吸引了大量的熱量,還在不餘遺力地散發著熱氣。

爺孫倆冇進石洞吃飯,而是直接在外屋開吃。

大風扇則對著外麵的石台吹,呼呼的風聲一點兒冇影響兩人的食慾。

有肖月靈這個吃貨在,就是再冇食慾的人,都能在她的影響下吃兩大碗。

小黑和小白如約吃到了它們的獎勵肉,兩小隻狼吞虎嚥地嚼著食盆裡的肉。

這可比它們在海邊刨的肥蟲子好吃,有滋有味兒的,真好吃!

飽餐一頓後,肖月靈精神百倍,又該是她的乾活時間了。

肖星洲將他縫的布手套給肖月靈,道。

“靈兒,明天早上你送我進空間,將那條蛇肉給處理了。

用蛇皮給你做手套比棉布的好。”

“謝謝爺爺,那個蛇皮帶在手上是不是有點嚇人啊!”

“有什麼好嚇人的,你若是連死蛇都怕的話,以後怎麼麵對那些窮凶極惡的人。

必須克服這點小問題!”

肖月靈癟嘴,蛇本來就很嚇人啊!

有幾個不怕那軟軟的又很有攻擊力的動物的,男人都會怕,更何況她還是一個軟萌的女孩子。

“好吧,我儘量!”

“記得把驅蚊包帶上,你不去換一套衣服嗎?

外麵會有很多蚊子的。”

肖星洲不明白彆的昆蟲都跑了,怎麼蚊子不跑,真是想不通。

“不換,長袖長褲太熱了,將風扇對著吹就冇事了。”

肖月靈再也不要在晚上穿長袖,乾活的時候難受死了。

反正又冇有太陽烤,也不怕曬傷,多抹點藥在身上就行。

肖月靈將銀一銀二招過來乾活,這兩傢夥主要負責攪拌沙子、水泥、碎石渣。

因為石台上的溫度過高,隻能在石洞內攪拌。

材料都是現成的,銀一銀二隻要按比例兌好就行,運輸則由牛一負責。

一盞大功率的燈掛在石台上,照亮了整個山坡。

村子裡若是有人的話,都能看到這邊的亮光。

巨亮的燈光,給寂靜的夜晚帶來一束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