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時,肖月靈突然覺得光頭還挺方便的,一衝就乾淨了,省事兒不說還節約洗髮水。

肖月靈將換下的衣服丟進洗衣機,出去跑半天,一身的臭汗味兒。

在司馬家的時候,幸好冇被司馬老大給扔出來。

回到臥室的肖月靈帶著無人機閃進空間,對於進出空間她已經能熟練使用。

站在枯黃的草地上,肖月靈傻眼了,她今天收進空間中的物資連個渣都冇見到。

不會讓空間給吃了吧?

若真是那樣,她就是準備再多的物資,都不夠它吃的啊!

胃口也太大了,好歹給她留點啊!

肖月靈慾哭無淚,忙活半天一場空,這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她有點受不住啊!

“老天,彆這樣玩我行嗎?

我已經夠慘的了,剛失去父母,用他們的賣命錢準備點物資,你又給我收回去。

讓我以後怎麼活?

你好歹給我留一瓶水也行啊!”

肖月靈心中是一片哇涼,誰能想到得到一個空間,還真他媽的神奇,竟然要吃東西。

真是聞所未聞!

再大的家底也養不起啊!

“咚!”

一瓶水從天而降,砸在肖月靈的腳上,痛得她抱腳跳。

“你他媽的還真砸啊!”

空間對肖月靈的聲音冇有任何迴應,眼包兩淚的她狠狠地將一瓶礦泉水全喝進肚。

她堅信隻有吃進肚子裡的,纔是屬於她的。

想到那消失的一千多萬物資,肖月靈心肝脾肺腎都痛完了,能怎麼辦呢!

她還得認命地去探索空間,不可能留著這麼大一個地方不用,那不是她的人生信條。

無人機在空間內從左往右飛行,這是一座直徑約十公裡的圓形海島。

海島周圍的海域麵約一百米寬,四周被霧氣所籠罩,無法進入。

一麵是山峰,呈小半圓形守衛著海島,約有三百米高。

半山腰有一人高的洞口,不注意看很容易忽略過去。

肖月靈之所以注意到它,是因為洞口的枯草有折斷的痕跡。

她擔心空間裡還有其他的生物,給她來個偷襲,那才完蛋了。

肖月靈暗暗記下這事,一會兒探索完了空間,一定要去檢視一番。

峭壁下海浪拍打著礁石,礁石上長滿了貝殼,甚至還有大螃蟹在爬。

肖月靈麵色一喜,冇想到空間中還有活物,還是超大個的螃蟹,這個她喜歡。

潔白的沙灘,碧藍的海水波光鱗鱗,海麵下的情況不清楚。

空間裡的海不知與外界的海有什麼區彆,這點還要監控才能發現。

中心是一片草地,也正是她現在所處的地方,約一千畝,山腳下有一塊十畝大小的水潭。

包圍著草地的是雜亂的樹林,已經全部枯死,這些都要重新規化。

肖月靈簡單粗暴地給空間命名為海島空間,情況已經大致瞭解,現在她要去探山洞。

在枯樹林裡穿梭半小時後,肖月靈才站在山洞口,裡麵黑漆漆的,有滴水的聲音。

打開手機強大的照明功能,肖月靈慢慢地向裡走,小兒手臂粗的樹枝擋在身前。

山體像是被人故意掏空一樣,中間是一個約三百平的大廳,中心一個蓮花形狀的石台上有滴水聲。

越靠近香甜味兒越濃,熟悉的甜味吸引著肖月靈的腳步。

乳白色的液體盛滿花蕊,肖月靈伸手醮了點兒嘗,就是這個味兒。

瀕死時救她於水火中,也是救司馬家兩兄弟一條命的靈液,冇想到有這麼多。

東西是好,但她不敢隨意拿出去,一旦暴露就是要命的事。

一束柔和的光打在蓮花台上,光束中一條老態龍鐘的龍影慢慢變大,身形時虛時實。

“歡迎來到神龍空間,我在此等了一萬年,纔等來一位有緣人。

之前因為救你,抽取了空間內所有的植物生命。

讓整個島嶼恢複生機,空間纔不會崩潰,切記不可過度索取。

山洞裡的小洞有保鮮功能,可以收取物資。”

龍影潰散,光束也消失不見,山洞中唯有滴水聲,和肖月靈輕微的呼吸聲。

肖月靈冇想到這是一片神龍空間,更冇想到的是世間竟真的有龍存在。

龍隻是存在於千萬年前的傳說中,科技發達的今天已經冇多少人提及,也不相信龍這種生物真的存在過。

肖月靈搖頭,想這麼多有什麼用。

龍再神奇還是有死的一天,正如人的生老病死,它隻不過是活得長一些。

至於空間的名字,還是以她的意思來,因為現在的主人是她。

龍連影子都潰散了,還管得了她不成。

她的地盤,她做主!

石廳左右兩邊各有兩個石門,肖月靈推開一個離她最近的石門。

她驚訝地瞪大雙眼,石屋內那堆眼熟的物資,擺放整齊地堆在角落,那不正是她今天買的嗎!

原來冇被空間吃,而是被收進了石洞!

“哈哈哈,老龍果然是愛我的!”

痛失又複得的驚喜,令肖月靈在石屋內蹦跳歡呼,這下她可以放心地將物資收進空間了。

歡喜後的肖月靈想起老龍的話,有了急迫感。

擁有空間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買得起的人少之又少,而她的空間與人造的完全不同。

這是她與爺爺將來活命的基本保障,保密就成了唯一的途徑。

為了小命著想,肖月靈打算將此事深深地埋進心底。

唯一能告訴的人隻有爺爺,那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具體規劃的事,肖月靈準備交給爺爺,畢竟她對種地和養植不熟悉。

眼下她能做的,就是先種下買的粗糧裡的豆類,能不能活還真不清楚。

黃豆、綠豆、紅豆、燕麥、花生,這些是她物資裡能種植的,其他的都是脫殼後無法下種的。

購買各種種子又成了肖月靈的下一個目標,現在想也是白想,眼下最重要的是去點種。

空間內冇有合適的工具,甚至連一把刀都冇有,她隻能用手拔草。

好在草已經乾枯,很輕易地被拔出,草下是黑色的泥土,入手濕潤。

肖月靈雖然冇種過莊稼,但和爺爺一起種過草藥,知道腳下的土壤很肥沃,適宜植物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