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我給你老人家寫保證。

你是咱家最大的,你說了算!”

曆文石趕緊妥協寫保證書,先把老頭子哄好了再說。

若是人真的不見了,大哥二哥又要怪到他頭上。

他可受不了兩個大魔頭的折磨,誰叫他最後出生,總是最受氣的那個。

[唉!說起來都是滿滿的淚,他就是全家最受氣的那個。

想他堂堂少將在外威風凜凜,回家卻是個受氣包。]

曆老頭兒得了小兒子的保證書,這纔回屋躺著生悶氣去。

全家十口人,就留他一個老頭子在家,陪著他的除了機器人外,連一個活人都見不到。

真還冇在南平鎮的生活愜意,冇事的時候還可以跟街坊鄰居聊聊天。

也不知道肖老頭兒爺孫倆怎麼樣了,異常的天氣給所有人的生活都造成了困難。

流傳的病毒表麵上是被控製了下來,但背後付出的代價外人根本就不清楚。

那些感染的人,都為病毒做了貢獻,纔會在短時間內控製了病毒的傳播。

曆老頭兒有點擔心南山鎮的情況,那裡地處偏僻,各項設施都不齊全。

那場異常的雷電,肯定會影響整個鎮子上的生活,不知生活在山裡的肖家如何了。

曆老頭兒雖冇親自去過肖家,但從肖老頭兒口中得知,他是住在山洞裡的。

現在想來肖老頭兒還挺有遠見的,比他們住在地下城舒服。

換他也願意住到山洞裡去,安全不說還涼爽,住在地麵上呼吸都要順暢許多。

他怎麼當初就冇把肖老頭兒的聯絡方式記下呢!

還是走得太匆忙,不知給他留的東西有冇有收到……

曆老頭兒想到這些,猛地坐起身。

難道說當初肖老頭兒買那麼多東西,是所以預感?

他一個住在深山裡與世無爭的老頭兒,又是怎麼預料到的?

曆老頭兒不相信真有未卜先知的人存在,這場災難國家氣象局都冇預測到,怎麼會有人憑自己的本事預測到的。

有所懷疑的曆老頭兒搖頭失笑,這種事是不可能的。

但願肖老頭兒有萬全的準備,他們再次見麵的時候,爺孫倆還好好地活著。

其實,以曆家的身份和權勢,要查一個人的資料很容易,隻是一句話的事就有人給他辦。

但曆老頭兒認為,既然是把肖家當成未來的親家待,就不能私自去調查他們一家的資訊,那是對肖家的不尊重。

曆老頭兒要的是兩家的平等位置,他不希望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去麵對肖家。

肖老頭兒決不是他所見的那麼普通,也不會接受不平等的婚姻,那老頭兒有著骨子裡的傲性。

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傲性,並不是後天培養出來的。

那種人豈是簡單了的。

躺在床上毫無睡意的曆老頭兒乾脆起身,在屋子裡四處翻。

他記得當初回來的時候,帶了幾包菜種子回來,正好在家裡冇事就種種菜。

既能當花看,還能當菜吃。

曆家的吃食都是特供,他家自己也有一個儲藏室。

裡麵的東西都是剛開始的時候,三個兒媳婦買回來的。

一儲藏室各種各樣的物資,足夠一家人用五年的。

再加上每天都有送到門口的特供肉菜糧食,吃用是不發愁的,家裡的東西也就存了下來。

他一個老頭子在家,又吃不了多少東西,才造成家裡的東西越來越多。

曆老頭兒在屋子裡找了一圈,都冇找到他帶回來的那個密封盒子。

他記得當時回來的時候,是小兒子給他收拾的東西,隻能等他回來再問了。

曆老頭兒摸著脖子上的空間器,他怎麼當時就冇裝在空間器呢!

以後他自己的東西得裝進空間器裡,曆老頭兒發現他的空間器裡真是空。

十平米大的空間器內,隻有他在南山鎮常穿的衣服,和老婆子生前最喜歡的古董式唱片機,除此之外彆無他物。

曆老頭兒想到儲藏室裡堆滿了東西,而他的空間器還是空的,還不如去挑些耐放的東西放在空間器內。

曆家的儲藏室分冷藏室和冷凍室,這是搬進來以後自家裝的。

像他們家這種儲藏室,住在中心城的人家都有。

不用說就知道各家各戶的儲備很豐富,因為住在這裡的非富即貴。

曆老頭兒挑選的都是冷藏室內耐放的罐頭、新型壓縮劑、鹽、桶裝油、桶裝水。

還有一些日用品,適合他用的衣服、被子也挑了一些。

曆老頭兒發現架子上的蔬菜已經有點發黃,再放下去就不能吃了。

他乾脆招來機器人,將架子上的所有蔬菜都搬出去處理。

他要大顯身手,在南平鎮可是學會了泡酸菜和醃菜,還可以曬成菜乾。

這些方式都比新鮮的好儲存,也不會壞。

冇事乾的曆老頭兒找到了活乾,也不想著要離家出走的事了。

做好的菜都被他收進空間器,他在南平鎮習慣了吃這些東西,家裡人都冇這個愛好。

做好這些,曆老頭兒又對冷凍室裡的肉打起了主意。

裡麵成片成片的豬肉、牛肉、羊肉、還有成堆的魚蝦。

曆老頭兒都冇想到他家會有這麼多肉,他隻是聽小兒子說了家裡有肉,讓他隨便吃。

冇想到一冷凍庫都是肉,以他一個人的消耗速度怕是十年都吃不完。

他知道市場上買一塊肉有多困難,也不知是哪個敗家兒媳婦兒買回來的。

正好,他可以多做點肉醬、肉乾,以後見了那小丫頭纔好收買她。

曆老頭兒喜滋滋地親自動手做肉醬,全是偏麻辣口味的,裡麵一半都是大顆粒的肉。

除此之外,還加了炒花生、黃豆、香茹、蒜等,剁辣椒加了一小半。

隻要是他能想到,家裡又有的材料,都往裡加。

炒製出來的肉醬,香味瀰漫了整個曆家。

家裡既香又嗆,卻令人聞之流口水。

左鄰右舍聞到這特殊的味道,喜歡這個味兒的人,則在家裡暗自流口水,想著怎麼樣才能換到一點兒回來嚐鮮。

不喜歡的人,則因為辣椒的嗆人味道在家裡罵人,可冇人敢找到曆家門口指責。

彆看隻有曆老頭兒一人在家,但住在中心城的人,誰不知道那是一家三代出將星的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