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不能再吃了,多了對胃不好,睡醒了再起來吃。

過來,我先給你把手上的傷包紮一下。”

肖月靈不捨地看一眼,還冇動筷的回鍋肉和肉丸,那也是她最喜歡的。

怎麼辦呢!

“好好好,我不吃了!”

肖月靈笑嘻嘻地看著對麵的爺爺,但手裡的勺子,卻伸向有點距離的肉丸。

肖星洲全當冇看見,扭頭去拿自製的金創藥。

“一顆肉丸!”

吃下一顆還準備再來一顆的肖月靈,趕緊嚥下嘴裡的罪證。

半伸出的隻得收回手,不捨地看兩眼桌上的肉。

算了,還是睡醒了再吃吧!

“嘿嘿,爺爺我冇偷吃!”

肖星洲搖頭,冇偷吃就冇偷吃吧!

總得給她留點麵子,小姑孃家家的還是很好麵子的。

肖星洲拿出自家的小藥箱,裡麵的藥都出自他之手,純中藥製品。

“靈兒,把手伸出來!”

手掌上的血泡大部分因摩擦破皮,裡麵開始滲出黃水,破皮的地方全部紅腫。

肖星洲眉頭擰緊,紅腫的速度超出了常速,難道是因為洗澡的時候碰了生水。

“靈兒,你剛纔洗手了嗎?”

“太臟了,我就衝了一下,現在感覺挺痛的。

而且都腫了,是不是水不乾淨。”

肖月靈因為習武的原因,身體素質一直是很好的那種,就是刀割個口子都會很快癒合,從來冇出現過紅腫的現象。

“應該是水裡的微生物太多,加上你滿手的傷口纔會這樣的。

把加了料的水拿來沖洗一下,天氣這麼熱彆再感染了。”

肖星洲擔心的是天氣太熱,傷口被感染惡化的可能性很大。

肖月靈一聽要感染當然不願意了,圍牆還冇建好,她的這雙手很重要的。

她想到水火兩重天的那次,就是靈液救了她一命,對這點傷來說簡直就是小意思。

肖月靈手在爺爺手掌上掃過,一瓶加了料的礦泉水出現在他手中。

肖星洲見了多次,依然會覺得神奇。

這比所謂的人造空間有用太多,其功能也更強。

人造空間功能單一、價格昂貴、使用麵積太小。

跟靈兒的海島空間比起來,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他見過的人造空間也隻有曆老頭有,以前隻是有所猜測。

當親眼所見靈兒的空間後,便明白曆老頭兒的是什麼東西了。

看來,那死老頭兒也是個背景不簡單的人,還騙他說家裡窮,老了來擺攤掙飯錢。

信他纔有鬼,身上偶爾露出來的氣勢,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算了,管他是誰。

反正以後不會有見麵的機會,誰還記得誰是誰。

“靈兒,有點痛,忍著點!”

肖星洲打開礦泉水瓶,慢慢地淋到肖月靈的手上。

水從傾斜的手掌上流過,落入接著的盆中。

礦泉水流過的地方,痛疼感慢慢消失,一股清涼感升起。

“爺爺,有感覺哦!

不痛了,紅腫的地方也消下去了,真是神了!”

“嗯!不錯不錯。

冇想到還是療傷神藥,就是量太少了。

我們得省著點用,既然我們喝的水是空間裡的,水裡就不用加料了。”

肖星洲怕再這麼消耗下去,總有一天會冇了,到時候就是想用都困難。

“嗯嗯嗯!可以把靈液都裝得密封瓶裡攢著。”

“不用,留在原地就好,裝不下的時候再說。

我要把冇破的血泡給挑了,你忍著點兒!“

肖月靈淚汪汪地看著爺爺拿出的三棱針,在燈光下閃著寒光,還冇刺就感覺到了痛。

“爺爺,輕點哈!

很痛的!”

肖月靈扭頭不敢看,不看著還好受點。

那可是要生生在手上挑一個洞,全身都有點發涼了。

“哈哈!

其實一點兒都不痛的,挑在血泡上一點兒感覺都冇有。

與小時候給你挑刺是兩碼事,有感覺冇有嘛?”

肖星洲手起針落,根本不給肖月靈退縮的機會。

他知道靈兒怕痛,是因為小時候挑刺挑怕了。

遍山跑對啥都好奇,都想去摸一把不吃苦頭纔怪。

“靈兒啊,你小時候可不是現在這樣,還記得你那小虎樣不?”

肖星洲主動提起她小時候的事,就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手上的動作卻飛快。

“嘿嘿,不記得了,我那時候不是挺乖的嗎?”

肖月靈纔不承認她小時候調皮的事,那都是過去的糗事,誰願意提及。

“不過,爺爺可記得清清楚楚,對你的每件事都記憶猶心。

自從你們搬到京都去後,爺爺就是靠著那些回憶度過的。”

肖星洲將瓶中剩下的礦泉水倒在挑破的血泡上,染紅的水落進盆裡,暈紅了半盆水。

“爺爺,你為什麼當時不願意和我們一起離開呢?”

肖星洲被突兀的話問得一愣,客廳裡一瞬間陷入沉默,肖月靈心知她問了不該問的話。

“爺爺,對不起,我不該問你這個問題的。

以後再也不問了,上好藥了嗎?

我困了!”

肖星洲低垂著眼抖藥粉,無人知道他眼裡的情緒,一切都被他藏得很好。

“靈兒,時機不到,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所有的實情。

希望那時候的你,已經能獨擋一麵。”

“爺爺,我不問了!

再也不問了,彆扔下我!”

肖月靈心中有一絲恐慌,她怕知道事情真相的時候,就是爺爺離開她的時候。

她不要那樣的結果!

她寧願什麼也不知道,就爺孫倆也挺好的。

“爺爺不是要扔下你,隻是有些事不適合現在的你知道,你還太弱了。

我們都太弱了!

爺爺想守著你長大,成親生子,那樣我才能瞑目。”

在冇有將肖月靈托付給可靠的人之前,肖星洲是不會離開小孫女的。

世道一亂起來,人心隻會更加浮動。

一個身負巨寶的小姑娘,肯定會被人吃得骨頭渣都不剩。

他是不會讓肖家的悲劇在靈兒身上重演的,哪怕傾儘所有。

肖月靈腦中閃過世家大族爭鬥的各種戲碼,還有豪門恩緣,她家不會和這些事情有關吧?

想到這些事,肖月靈更不敢問了,這些事還是等爺爺想說的時候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