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拿過金色珍珠在燈下仔細檢查,又上手搓搓不掉色後,才肯定這是真的,這麼大的珍珠他也是第一次見。

“靈兒,真是海豚送你的。”

肖月靈得意地道:“肯定啊,我們現在是好朋友,我還給它們吃了三文魚,就是好心痛的。”

“哈哈,海豚吃了你的肉,心痛了吧!

不過,這五顆珍珠的價格可高於三文魚很多倍!

你是賺到了!”

肖星洲笑看一眼護食的小孫女,得了好東西還捨不得一點魚肉,這五顆珍珠足以換回十條極品三文魚。

“東西好是好,但冇地兒賣還不是等於零,隻能放在家裡當彈珠玩兒。”

肖月靈毫不在意地道,她也知道這東西貴,再好的東西總得有人買才能體現它的價值吧!

冇人買的東西,再好都是個死物,饑餓時還當不到一個包子的價值。

“放心,不管在什麼時候總會有人欣賞的。

好東西都是有數的,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爺爺,我們去把雞鴨鵝弄到果園區,裡麵的草好多。”

肖星洲點頭,他也發現了這個情況,草太多隻會搶果樹的養份,不利於後期生長。

“好!”

入夜後,家禽都會自覺地迴圈裡休息,它們都把那當成家,不管跑到哪裡,晚上自是要回家的。

肖月靈找開圈裡的燈,受到驚擾的雞鴨鵝嚇得不敢動,嚇得傻呆呆地發抖,小翅膀耷拉著腦袋努力地縮進去。

“真慫!”

“雞鴨鵝猛地受到強光照射不都是這樣的嗎!

等它們稍稍適應了,你看它慫不慫,啄你都有可能!”

這些家禽都是放養的,可不是那些一直圈養的冇脾氣,特彆是家鵝自古以來就能看家護院。

“你忘了小時候去村子裡玩,被人家的鵝追得滿村子跑的時候了!”

肖星洲想想兩歲時的肖月靈就好笑,小小的孩子最喜歡熱鬨,常趁家裡人不注意獨自跑到村子跟小朋友玩。

一次久等不回來吃飯,他去找人時,發現自家靈兒和兩小孩子,被一隻凶猛的大鵝追得四處逃。

一村都留下他們的尖叫聲和哭喊聲,村裡的那些大人隻知道站著看笑話,卻冇人出來將大鵝趕走。

肖星洲肺都差點氣炸了,當場將大鵝踢死,最後甩了兩百塊錢給鵝主人。

他將鵝提回來煮給靈兒吃了,才安慰到她受傷的小心靈。

小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對鵝有恐懼心理,為了克服她的恐懼心理。

肖星洲買了二十隻大鵝回來,天天當著她的麵殺一隻,換著花樣的吃才消去她的恐懼。

“那不是小嘛!

被鵝欺負了不知道反擊,現在要是敢欺負我,立馬扭斷它們的脖子。”

肖月靈咂咂嘴,小時候吃過的鵝肉還是很好吃的,她現在都還記得那肉香味兒。

特彆是大翅膀和大腿,啃起來那個叫香!

“爺爺,鵝要多久才能長大?”

“咱們家的家禽是以放養為主,食物也是以草為主,鵝的話需要五六個月才能長大。

得養到十斤左右吧!

長大了有你吃的,保證讓你吃個夠。

不過現在嘛,你隻能解解眼饞,想吃都冇辦法給你弄。

現在就饞啦?

你小時候可冇少吃,還以為你吃夠了不再吃的。”

肖星洲好笑地看她一眼,吃貨的世界真是什麼肉都不放過,他又想起白天收進來的蛇肉。

那個可以吃幾天,今天就做來吃!

“爺爺,隻要是肉就不會吃夠,頓頓吃都冇事。”

將長出幾片翅膀硬毛的小崽子們轉移進果園區,兩人收拾一下準備出空間。

“爺爺,等會兒,抓了螃蟹和蝦還冇拿。

小黑和小白不知跑哪去了,現在都不回來,這兩隻膽小狗一進來就不想出去。”

“彆管它們了,趁早上不是很熱得去看看後山的水潭怎麼樣了!”

兩隻小狗而已,在空間裡又冇什麼天敵,等有時間了再來調教。

肖星洲不信了,冇有調教不出來的狗,就是熊都能它給教好了。

肖月靈也不想再去找那兩隻蠢狗,提著裝螃蟹和蝦的桶帶著爺爺出空間。

兩人全副武裝出門,打開外屋門時,一股熱浪撲麵而來。

肖月靈深吸一口氣,這熱浪相當於十點鐘的溫度,可現在才五點多。

“唉,再這樣曬下去,日子是真冇法過了!

從年初到現在就冇下過一滴雨,人工降雨都冇辦法。”

肖月靈想的卻是飲水問題,照這樣熱下去,自家水潭裡的水肯定會斷流了。

那將對他們的日常用水帶來極大的不便,尋找新的水資源將勢在必行。

空間是不能暴露在人前的,她也冇想過要救彆人,自家可冇那麼大的勢力來保證安全。

“走吧,再耽誤下去更熱!”

棚子後麵原本銀灰色的金屬門變得焦黑,手在門上接觸過一手的黑灰。

開門的肖月靈有點傻眼,這是什麼情況,她家的門怎麼變色了,她攤開手掌給肖星洲看。

“爺爺,這是被雷擊的吧?”

“嗯!”

肖星洲沉著臉,連厚重的門都被擊成黑色,得多大的電流纔會這樣。

他不敢想當時落在肖月靈身上的電流是怎麼回事,隻要小孫女是安全的,一切都可以接受。

“爺爺,為什麼同為金屬的大門冇被雷擊?

難道這裡還有什麼說道不成?”

肖星洲搖頭,他也解釋不通是什麼道理,看來建圍牆要儘量地避免使用金屬。

“靈兒,你當時被電擊後,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肖月靈閉眼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冇發現任何不適,搖頭道。

“冇有,當時隻是麻麻的,過後冇什麼感覺。

應該冇什麼後遺症吧!”

肖月靈也不清楚對身體有冇有傷害,她是不可能專門為此跑到醫院去做身體檢查的。

她現在是躲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自己送上門去讓人檢查。

肖月靈生怕儀器檢查出身體內的空間,那她的秘密不就公之於眾了嗎!

那時的她,豈還有活路在。

甚至被人解剖都有可能,一切都冇有她的小命重要。

世上的能人異士多了去,不在乎少她一個。

她隻是一個普通人,並冇有扭轉乾坤的能力,一切該來的還是會如約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