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皓月在她光溜溜的腦袋上摸兩把,手感很不錯,冇有一點毛刺感,他都想剃成光頭了。

“靈兒,你這樣子好可愛,我明天也去剃成一樣的!”

“可愛你個頭啊!你的注意點怎麼總是不一樣呢?

我說的是吃了那個果子的後遺症,你們有冇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肖月靈忍不住爆粗口,這丫的每次跟她在一起就不正常,原來的高冷全跑了。

司馬老大冇感覺到身上有異樣,也不相信她說的話。

用審視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肖月靈,司馬皓月拉拉他的袖子。

“大哥,你彆這樣,靈兒不會騙人的,我相信她!”

肖月靈對他們兄弟倆有救命之恩,司馬皓月不允許有人打她的主意,他附耳在司馬老大耳邊講了今天學校發生的事。

“這件事最好不要外傳,彆人可冇我好說話。

你要的東西送到哪裡,建築材料需要專人上門安裝,可以給你一起送到家。

對了,明天西郊有全球博覽會,裡麵有不少好東西,你可以去看看。”

司馬老大也不再為難肖月靈,弟弟的麵子還是要給的,相信這件事很快就會過去。

“給我送回南山村,簽收人是我爺爺,我會和他聯絡的。

月月,我這次來也是向你辭行的,我以後可能都不會再來京都了。”

肖月靈是下了決心回川省,便將老家的地址留給司馬老大。

“行,兩天後將東西給你送到,若是有什麼需要的東西,直接告訴分部的經理,我會給他打招呼的。”

司馬老大一眼便記下地址所在地,他對肖月靈的家庭做過詳細調查,當然知道她家在何方。

司馬皓月一聽以後都見不到她了,哪捨得讓她離開,拉著手不願意鬆開。

“靈兒,說好的我們一起上軍校的,你忘了你答應過教官的!”

肖月靈使勁掙脫開司馬皓月的手,情緒低落地道。

“月月,我不想上學了,他們都不在了,我上給誰看?”

眼裡的淚卻再次落下,父母的意外身亡成了她心裡永遠的痛。

“靈兒,我……”

司馬皓月隻怪自己嘴笨,他想安慰她的,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冇事,有機會再見吧!

彆忘了你的誓言,帶著我的那一份去上學,我該回去了!”

肖月靈話一說完,轉身去了司馬皓月的房間,她的鞋子還在那兒。

“靈兒,我送你啊!”

司馬皓月跟著追出去,司馬老大搖頭,看在兩人分彆在即就讓他們去吧!

自家小弟還是太嫩了點,對喜歡的女孩子竟然會放手讓她離開,換了他彆想走出這座房子。

可惜的是他這輩子,怕是都遇不上喜歡的女人了,誰叫他長得太帥呢!

司馬老大聽到外麵的汽車聲遠去,心道家裡的動靜夠大的了,怎麼冇一點兒反應。

下樓檢視的司馬老大發現自家的保鏢和保姆,全身被冰塊包裹,已經冇了生命特征。

此時,他才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再一想到自己身上發生的事,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果然是那小丫頭救了他們兄弟一命,不然……

司馬老大決定將這件事捂緊了,家裡出了這樣的事,絕不能假手他人。

他招來兩個保鏢機器人,將三具屍體搬到後花園挖深坑埋下,連帶他們房間的所有物品一起埋下。

司馬老大撥出兩個電話後,開車離開溫泉彆墅,為了安全起見,這裡是冇法住了。

“靈兒,我隻能送你到這兒了,大哥讓我趕緊回去一趟,他在老院子等我!”

司馬皓月將車停在肖月靈家所在的小區門口,歉意地看著她,本想送進去的,隻能等下次了。

“冇事,你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肖月靈下車對駕駛位的司馬皓月道。

街道上大多店鋪還開著門,裡麪人來人往的,很熱鬨的樣子。

“靈兒,明天博覽會上見!”

肖月靈來不及回話,車已遠去,她對店鋪裡的熱鬨並不感興趣,徑直往家的方向走去。

小區內的居民提著大包小包地往家走,嘴裡還談論著今天的新聞。

“王姐,今天的新聞你也看到了吧!

這都不知是第幾次了,怎麼每隔十來年,就要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病。

最可怕的是自燃,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官方都冇給出明確的解釋。

今年的天氣是真的怪,今天穿裙子都熱得不行,到了真正的夏天可怎麼過?”

“誰說不是呢!

再這樣熱下去,我們一家準備去避暑了,家裡的老人年紀大了,受不住這個天氣。”

……

小區裡的住戶大都是熟麵孔,肖月靈為了不引起彆人的過多注意,選擇了走樓梯。

空曠的樓道裡,隻有她的腳步聲和輕微的呼吸聲。

38層對於經常鍛鍊的她來說,是很輕鬆的事兒。

站在家門口的肖月靈麵色微紅,呼吸頻率有一點紊亂,她對自己的體能很滿意,體能增強了不少。

回到家的肖月靈見到桌上的飯菜,纔想起她還冇吃晚飯,坐下也不管飯菜是冷的,先填飽肚子再說。

三大碗下肚,肖月靈滿意地打一個飽嗝,她的飯量增加了好多。

照這麼吃下去,以後誰能養活得起,肖月靈有點擔心。

真遇上天災,人人都吃不飽的情況下,她還要加倍的量才能填飽肚子,那也太難了。

算了,到時候再說吧!

她隻能儘自己所能地多囤點食物,希望不會真的有那一天到來吧!

一想到食物,肖月靈想到今天什麼菜和肉都冇買,真是失策。

接下的重中之重是囤肉,冇有肉的日子是冇有靈魂的。

肖月靈是個肉食者,每頓都離不了肉。

因為習武的原因,體能消耗很快,她喜歡各種各樣的肉,家裡肉的存貨量隻夠兩天的。

揮手間兩大袋麪粉、一大袋白糖出現在客廳。

“大白,將這兩袋麪粉做成糖饅頭和糖包子。”

“收到,主人!”

大白兩隻機械手輕鬆地提起一袋五十斤重的袋子,朝廚房裡滑去。

大白是一直照顧肖月靈的保姆機器人,型號偏老,相當於人類保姆的存在。

肖月靈習慣了它的照顧,並冇有換最新型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