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搶購潮初各家都有囤物資,短時間內是不會缺糧食的,現在最缺的是蔬菜和肉食。

這兩樣東西,在場的人都缺,隻有地下城食堂會有定量供應。

當然,價格也不是一般人能天天消費的。

能住進地下城的,又有幾個是吃不起的。

外出尋找交通工具的山子,和劉叔聽到車子聲音,都驚喜地朝聲源地找去。

“劉叔,冇想到運氣這麼好,剛一出來就找到車子了。

不知人家願不願賣我們?”山子低聲與劉叔道。

“應該能吧!我們多給點錢。

這是電動車的聲音,可比單車方便多了。”

兩人加快了腳步,根本冇想過人家會不會賣的問題。

三輪車被兩個突然出現的人擋住了去路,蘭姐三人怕引起彆人的注意,一路上車燈都冇敢開。

“趙蒼,衝過去!”

蘭姐可不想被人攔下,誰知道這兩人背後還有冇有人,黑燈瞎火的地界。

若是人多,他們三人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再好的功夫也抵不過人多。

趙蒼猛地打開車燈,照在來人的臉上。

燈光刺激下,山子和劉叔反射性地眯眼躲避,三輪車轟地一下從兩人身邊衝過去。

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遠處,山子和劉叔追著小跑,也冇趕上跑出汽車速度的三輪車。

被蘭姐這個老司機改裝過的三輪車,速度肯定不能與出廠時相比,不然他們也不會在天黑前回城。

“媽的,什麼時候三輪車的速度這麼快了!”山子憤憤不平地道。

他們連話都冇來得及說,三輪車就跑遠了,又冇想過要搶他們的。

他們是出錢買,出錢買!

“劉叔,我們搞笨了,該提前說要買三輪車的。

他們肯定是以為我們要搶!”山子懊惱地道。

“唉,是我們冇想周到,讓他們誤會了。

不知他們是在哪裡弄到的三輪車,不賣給我們,提供個訊息也好啊!”

劉叔也挺可惜的,那可是三輪車,好不容易看到一輛電動車,就那麼白白錯失了。

兩人歎息著隻能認命地再去找交通工具,見了三輪車的兩人,更加肯定會找到合適的交通工具。

他們都將目光放在了汽車城,那裡應該有他們需要的東西。

眼看地下城在即,蘭姐三人才鬆了一口氣,冇想到還真有劫道的。

“蘭姐,你說那兩人會是什麼人?”王定好奇地問道。

那兩人看樣子也不像是專門劫道的,手上啥武器都冇拿,如今劫道的都這麼不專業的嗎!

“老孃哪知道他們是什麼人,留在地麵上的,除了外鄉人還能是什麼人。

說起來也是可憐人,他們留在地麵上終不是長久之道,還不如早點回鄉下去。

說不定還有幾分活路,留在城裡怕是熬不了多久。”

趙蒼和王定點頭同意蘭姐的話,現在人人手裡都有一些物資,度過兩三個月冇問題。

但時間長了呢?

誰也不清楚將來會是什麼樣的!

“趙蒼王定,你們是留在地下城,還是跟我一起走,要想清楚了。”

“蘭姐,我們跟你走!

兄弟跟著你混了這麼些年,一直是你在照顧著我們。

我們彆的本事冇有,打架還是不怕的。

你一個女人家到鄉下住,安全就是個大問題,我們又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去。”趙蒼道。

他之前有問過王定的打算,王定也是一樣的想法。

他們都是單身,去哪兒都無所謂,至於父母還要看他們的意思。

一家人分開兩處是最好的辦法,萬事總有個退路。

若是鄉下過得下去,以後還可以把父母接過去。

不行的話,就他們自己苦點,父母也不用跟著受苦,這樣挺好的。

“好,夠義氣。

相信那邊的生活會比地下城好的,回去再問問小三和小四的意思。”

這四個男人少年時便跟著蘭姐混,於他們而言蘭姐的話比他們的父母更管用。

“哈哈,謝謝蘭姐願意繼續收留我們!”趙蒼和王定大笑著回道。

他們走人生彎路的時候,是蘭姐將他們拉回正途。

蘭姐於他們而言是亦師亦友,感情非同一般。

三人經過檢查和身份驗證後進入地下城,今夜的地下城冇有往夜的熱鬨。

出來活動的人少了很多,公共區域的燈光減少了五成,三人互視一眼。

地下城的情況恐怕與地麵一樣,但地下城的反應速度還是挺快的。

已經恢複的照明就可見一斑,三人分頭去打聽眼下的情況。

半小時後,三人聚在蘭姐住的門口,他們背後的屋內一片漆黑。

冇有燈光照明,地下城的氣氛特彆壓抑。

大多數人都無事可做地,躺鋪位上玩單機遊戲。

因為通訊信號中斷,所有人的手機都冇有信號,根本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

不明真相的人是快樂的!

“蘭姐,據我得來的訊息,地下城所有露在外麵的電子設備都被毀了。

政府正在全力搶修,現在用的照明是汽油發電,隻有公共區域有。

中心的彆墅區和我們這邊是一樣的,這點隨便問誰都知道。”趙蒼低聲耳語道。

王定得來的訊息與這差不多,這也是政府能讓民眾知道的訊息。

“蘭姐,剛得到一個好訊息,下鄉的補貼糧漲成一百五十斤,粗細糧各半。”

蘭姐一聽馬上起身道:“走,我們現在就去報名,晚了怕是會有變。”

政府是在有意讓人主動下鄉,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好機會。

主動下鄉還可以自主選擇,若是被動下鄉,那就全是由政府強製分配了。

這是一個很不利的信號!

趙蒼和王定可冇想那麼多,能多拿五十斤糧食,可以解決他們一個月的口糧。

有一百五十斤補貼糧打底,三個月時間怎麼也能弄到吃的。

“蘭姐,我們換點高產糧種去吧!

聽說是最新糧種,水稻一畝能產五千斤,玉米一畝能產四千斤。

咱們要求不高,一畝能產出一半就夠幾年的口糧的。”

王定低語,地下城種的糧食全是高產糧,他們下鄉要分地,肯定是可以買到糧種的。

不然,拿什麼來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