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現在特彆不放心,讓肖月靈一個人到野外去,上午的那一幕真的快嚇死他了。

肖月靈將外麵壞的三輛車,都收進空間沙灘上。

有冇有用她現在還不清楚,先收進去再說。

放在外麵隻會擋路,還冇有一點用處。

今天又驚又嚇的,又乾了一天的活,爺孫倆身上的衣服早臟的不行。

既然是出去乾活,就冇必要換乾淨衣服,隻是在身上各自掛了個驅蚊包。

兩人戴上改裝後的鬥笠,開著三輪車去小溪邊。

一顆百年大樹從中間被生生劈成兩半,中空的大樹內。

一條純白色的蟒蛇,頭被燒成黑碳,一股焦胡的肉香味傳出。

肖月靈用力地吸吸鼻子,她怎麼聞到一股肉燒胡了的味道。

“爺爺,你有冇有聞到什麼?”

“有,是肉燒胡的味道。

走,看看去!”

肖星洲怕有人在野外被電擊胡了,畢竟村子裡還有一些留守老人,也不知道那些人還活著冇有。

兩人放棄三輪車,循著焦胡味往山裡找去。

一顆被劈成兩半的樹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而樹中的蟒蛇也全看在眼裡。

“爺爺,好大的蟒蛇,而且它的顏色好奇怪!

今天的異象,不會就是因為它吧?”

肖月靈一想到此,一身還有一種麻麻的感覺,這種滋味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若真是那樣的話,肖月靈覺得她被電擊就真的有點冤了,完全是在替這條臭蛇受過嘛!

“嗬嗬,你腦子都想些什麼呢!

白蟒蛇雖然罕見,但並不是冇有,隻是品種不同。

我們所在的大山有蟒蛇很正常,這是一條無毒蛇,肉質很不錯的。

正好撿回去給你做香辣蛇段,保證好吃!

而且,蛇膽還是一味好藥材,皮也有用!”

肖星洲覺得這條蛇全身都是寶,皮正好給小孫女做手套、護腕、護膝,可比買的皮質好得多。

肖月靈一聽有好吃的,也不再討厭死蛇。

雖然心裡對這種軟體動物有點怕,但她不能露怯的,吃貨的世界冇什麼好怕。

肖月靈將蛇收進空間石洞內,曬了幾小時的太陽,不知有冇有變味兒。

她乾脆拿電鋸出來,將被劈成兩半的大樹鋸斷,一起收進空間。

樹乾可以做木料,樹枝可以用來燒火。

肖星洲望一眼遠處的群山,山裡被劈斷的樹肯定不少,特彆是深山中上百年的樹成片。

樹大招雷電再自然不過,老天光打雷不下雨,陽光曬在身上跟火烤一樣。

被劈斷的大樹很快就會被曬乾,隻要有一點火星必將引發大火,不知當局有冇有想到這一點。

若是這片山再出點事,生存隻會越發的艱難。

爺孫倆再次坐上三輪車,因為是買的敞篷三輪的原因,除了跑起來有一點熱風外,裡外的溫度是一樣的。

兩人跟坐在蒸籠裡似的,特彆是頭頂被曬得發燙的車頂,熱氣不斷地往兩人頭上冒。

那滋味就是頭上燃著一把火,其味道超級酸爽。

若非必然,爺孫倆都不願意出來。

這隻是異像後的當天,不知道明天和以後又會變成什麼,他們隻能抓緊眼下的每一分。

地裡枯黃的雜草冇受到雷擊的影響,隻是變得越發的乾枯,甚至有的雜草看不到一點青綠色。

肖月靈將三輪車停在昨天的地方,小溪水麵浮著一層密密麻麻的魚蝦。

濃濃的腥臭味兒,看樣子是受雷擊而死的。

“爺爺,那些死了的魚蝦還能吃嗎?”

肖月靈覺得好可惜,水麵上密密的一層得是多少啊!

“不能吃了,應該有味道了!”

肖星洲也有點可惜,這可是外麵高價都買不到的溪蝦。

隻有他們這種山裡,常年冇受到汙染的地方纔有。

肖月靈不信邪地撈起一隻溪蝦聞,一股變質的腐臭沖鼻而來,趕緊扔回小溪中。

“好臭!”

肖月靈差點將中午吃的饅頭吐出來,還真如爺爺所說已經發臭了。

想多撈溪蝦的美夢破滅,肖月靈隻能寄希望於溪邊的野菜了。

“小溪裡的水已經被汙染了,可惜了!

靈兒,給我把鐵鍬和揹簍,我到前麵去看看。”

肖月靈將工具給肖爺爺後,又拿一大瓶加了料的礦泉水,她怕冇看到的時候爺爺再曬暈了。

肖月靈接著昨天撿石頭和鵝卵石的地方往前撿,這次也不拘大小了,全往空間沙灘上收。

多次使用空間,對肖月靈來說已經爛熟於心,手從溪邊的石頭和鵝卵石上揮過。

所過之處隻餘下濕潤的泥土,和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坑。

她很快便追上正在挖野菜的肖星洲,老爺子腳下是一片長到水裡的折耳根。

遠看去就像是一片發黃的雜草,如果忽略折耳根特殊的味道的話。

這是一種在川省常見的野菜,生命力頑強最喜生長在田邊、小溪處。

折耳根裡夾雜著小葉子的過河藤,這種野草隻要有一點根鬚,它就會生長成一片。

除了將它完全煮熟透外,其他的辦法都不能將它滅絕,比老鼠和蟑螂還頑強。

能不能吃肖月靈不清楚,她隻知道這種野草無毒,小時候見村裡人養的鴨子吃過。

“爺爺,折耳根應該很老了吧!”

雖然生長在小溪邊,但折耳根的葉子上有許多斑點,冇有人工種植的好看。

“是老了,咱們隻挖一點回去種,能吃的野菜也隻挖十來株種到果園裡。

時間長了自然就多了,冇必要全挖回去。

好多野菜都老得不能吃了,做藥材還是可以的。”

肖星洲雖然嘴裡說著可以,但他並冇有全挖,這些東西留在這裡總會有人來采的。

說不定以後,還會救下幾條命。

他家也不缺吃的,用不著斷人後路。

肖月靈將爺爺挖的野菜,和草藥收進空間廚房,這些隻有晚上纔有時間種下。

肖星洲有選擇性地挖野菜和草藥,目的隻是為了豐富空間內的品種。

以後大家都吃野菜的時候,他家也好拿出來瞞人耳目。

空間裡的毛毛菜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吃了,其他的像茄子、苦瓜、白菜等時間長一點的,還要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