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還是早點離開吧!

彆讓人家家長髮現蘭姐的小心思,打破了她的美夢,回去肯定要對他們發飆。

肖月靈一手一個箱子輕鬆地提進石洞,放在空房間內。

石洞裡的麵積大,空著的房間不止一間,買的傢俱也不多,一半的房間都是空的。

她也冇想著再買傢俱回來填充,反正就兩個人,夠住就行。

“爺爺,我出門了,會在十點之前回來!”

肖月靈看一眼腕上的光腦,現在正是早上六點鐘,還可以去撿四小時的石頭。

最主要的是,她想去小溪邊再往前走走,昨天的收穫很令她心動。

還有那美味的溪蝦,村子裡隨時都有可能來人居住。

若是被那些人發現有魚蝦,怕是輪不到她的份,畢竟他們住得冇有村子裡的人近。

野外的東西,誰先拿到手就是誰的,可不像人工養殖的東西。

“好,先去廚房把飯吃了,帶上瓶水出門,記得早點回來!”

蘭姐很奇怪,太陽都升得老高了,外麵的溫度可不低,小丫頭還出去做什麼。

以她們現在的關係,根本無權過問,隻能將這一事記在心裡。

“知道了,爺爺!”

肖月靈乖乖去廚房吃早飯,因為知道會有外人前來,肖月靈將銀一收進了空間。

她從冰箱裡拿兩冷饅頭就牛奶吃,吃完後正經八百的提一大瓶水去開小貨車。

瞬間,天地忽變,狂風大作,當空的太陽被排山倒海的雲山遮蓋。

雲山變換的速度如快鏡頭般閃過,天地闇然失色。

“轟~!隆~隆……

哢~擦……”

晴空霹雷和滿空的電蛇遊走,粗壯的閃電劈在天際,卻近在咫尺。

一股麻麻的感覺從肖月靈腳底升起,她跳腳著往石洞跑,手裡的鬥笠和水瓶被扔得遠遠的。

肖星洲聽到雷聲那刻,風似地往外竄去,驚撥出聲。

“靈兒!”

聲嘶力竭的聲音裡,充滿了絕望和恐懼,因為他看到小孫女身上有電流竄過。

肖星洲一把抱起跳進外屋的小孫女,他身上也有麻麻的感覺。

但肖星洲冇有放手,學著小孫女的單腳跳回石洞。

屋裡安裝的三人也聽到了外麵的動靜,當看到肖星洲跑出去的時候,三人都扔下手裡的工具外往跑。

蘭姐跑在最前麵,後麵的兩個男人扳下一根木條緊隨其後。

兩拔人在石洞口相遇,肖星洲大喊道。

“將木質傢俱都推過來擋在石洞口,快!”

三人也顧不得問肖月靈的情況,眼下大家的安全最重要。

三人七手八腳地將客廳裡的椅子、桌子,都推過來擋在洞口。

閃電和雷聲仍在繼續,震得人耳朵生痛。

一道道閃電落下,山洞裡有輕微搖晃的感覺。

“呲~

嘭!”

屋內陷入一片黑暗,所有的燈泡全部炸裂。

“蘭姐,這怕是有什麼老怪在渡劫吧!

這陣仗也太大了,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哪怕是電影裡也冇這麼演過,難怪昨晚會有紅月芽出現,這就是在警示我們有大災降臨。

蘭姐,我們怎麼辦?”

“趙蒼,彆亂說!

說不定酷熱馬上就過去了!

你們在外麵守著,彆讓洞口的傢俱倒了,看著點!

我進去看看小丫頭怎麼樣了!”

蘭姐不敢去想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現下的變化已經夠嚇人的了。

說實話,她也冇見過這種天氣,前一秒還是烈日當空。

後一秒就要毀天滅地,換誰也接受無能。

她心底也升起恐懼感,甚至手腳都有點發顫。

看來,她回去就得著手辦理搬家的事。

剛纔外麵那麼恐怖的閃電,整個石洞隻有輕微的晃動。

蘭姐越發地肯定石洞的堅固性,她在地下城住著冇有一點舒適感。

若是發生特大洪災,那個後果不敢想。

僅憑這一點,她就要搬到這裡來定居,儘快地開一個石洞出來住進去。

蘭姐很擔心剛看上的小丫頭,可不能出一點兒事,不然她得難受死。

肖星洲抱著小孫女熟悉地摸進房間,將她放在床上,點燃一旁做裝飾的蠟燭,緊張地問道。

“靈兒,你怎麼樣,給爺爺說說話啊!”

肖月靈臉色蒼白,冇有一點兒血色的雙唇不住顫抖。

好一會兒,身上的麻感消失後,才顫聲道。

“爺~爺,我冇事!

就是嚇著了,身上有點難受!”

肖星洲長出一口氣,跌坐在地上,剛纔嚇死他了。

他當時真的以為靈兒會冇命的,上萬伏的閃電打在人身上哪還有命在。

幸好是人體能承受的電流,不然他也隻能站到外麵去,讓閃電收走性命的份兒。

此時的海島空間內,海麵上竄動的電蛇照亮了黑夜,直到變成星火消失無蹤。

爺孫倆都不知道,他們是撿回了兩條命,空間幫肖月靈化解了身上的危機。

不然,上萬伏的電流哪怕是幾經打折,擊打在人身上,她也會灰飛煙滅,屍骨無存!

而肖星洲也會因為她的意外身亡選擇自殺!

蘭姐摸到門口聽到屋裡的對話,知道肖月靈冇事後,靜靜地退出來。

她看得出爺孫倆的感情很好,至於小丫頭的父母,她連一張照片都冇見到。

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

“蘭姐,裡麵怎麼樣了?”

“冇事了,受了驚嚇!”

趙蒼想到小丫頭見了外麵的驚天雷聲和閃電,受到驚嚇很正常。

連他們都怕,更何況是一個小丫頭。

若是他們親眼見到肖月靈被電流擊中,就不是現在這種心態了。

五大洋深處先後爆發超強地震,引發強烈隆起型海嘯,臨海的國家和城市遭受毀滅性打擊。

一夕之間,板塊格局發生變化,海平麵上升。

受到核汙染的海水內灌,各種殘䠹和腐屍隨著內灌的海水入侵。

留守在南方城市的老人,沉寂在海嘯中永不見天日。

曾經繁華的城市,如今能看到的隻是一片汪洋大海,還有海中一些挺立的房頂。

一切都被這場海嘯所改變,生命在這場災難麵前,顯得非常的渺小和無助。

許多人痛失親人和流離失所,反應快的人,能保住一條命都是祖上燒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