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蘭姐也有動過搬去高原的心思,但想到那邊強烈的紫外線,會對她的皮膚造成很大的傷害,也就歇下了心思。

如今這片山就很不錯,背靠大山又有閒置的土地,應該比城市更適合生存。

即使她不會種地,隻要有大山再加上她換的物資,活命根本不成問題。

這些年四處跑,她也倦了。

近四十歲的蘭姐,見慣世人的炎涼和薄情。

若是與這家人口簡單的人,做鄰居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是一家有意思的人,特彆是那老頭兒,蘭姐根本看不出他的深淺。

敢帶著個小姑娘住在大山裡的人家,就冇一個簡單的,更彆說還有兩個保鏢機器人。

怕是專門為小丫頭配置的,小丫頭軟軟糯糯的,說話的聲音非常好聽。

極大地滿足了,蘭姐一直想養個女兒的心思。

長相也符合她想象中的女兒,就是那一頭寸頭不好看,臉上若是再多點肉會更萌。

小姑孃家就應該留萌萌的娃娃頭,再配上公主裙、揹帶褲一類的。

蘭姐想到這裡,手癢得不行,好想馬上給肖月靈打扮一通。

她又怕太粗魯會給肖月靈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後不再讓她登門就糟了。

心中決定了今後的蘭姐,掏出手機給肖月靈掃碼。

當看到她亮出腕上的光腦時,嘴角一抽。

小丫頭真有錢!

要想討好這小丫頭,怕是普通的東西不行,她回去得好好地琢磨琢磨。

蘭姐相信以她的美貌和誠心,一定能打動這家人的。

蘭姐收到錢後,眼珠一轉,笑著道。

“丫頭,我那順路帶了一些東西,你看看有冇有用得著的。

價錢咱們好說!”

肖星洲在圍觀師傅的安裝,不時地問幾句。

這些東西得自己學會了,以後還有用得著的時候。

他雖然是在看兩位師傅的安裝,但耳朵還是注意著肖月靈那邊的。

“咯咯咯!

漂亮姐姐有什麼好東西,不妨拿出來我見識見識!”

肖月靈覺得這女人挺有意思的,明明能以顏值吃飯,偏要跑運輸。

這種活雖然掙錢,那也隻是遇上這種好時機。

而且還能駕馭兩個大男人,做事一點不矯揉造作,實屬罕見。

一轉眼的時間就喊她丫頭了,聽得怪不自在的,她可不是幾歲的小姑娘。

蘭姐見小丫頭這麼識趣,也不逗她了,直接上車扔下兩木箱子,常見的20寸行李箱般大。

從高高的車上輕鬆跳下的蘭姐,笑道。

“不瞞你,不是什麼好東西。

是前麵客戶退的五金件,都是一些小東西。

我見你家住在山裡,采買什麼的也不方便,這些東西應該用得著。”

“哈哈,蘭姐說笑了,五金件怕是冇多少人用吧!

既然你都拿下來了,我就收下了,多少錢?”

肖月靈也冇準備打開看,反正她也冇準備五金件。

在她看來所謂的五金件,不過就是一些釘子、錘子什麼的小型工具。

說不定哪天就有用得著的時候,有備無患嘛!

正好免了她跑鎮上買的時間!

“丫頭,痛快!

還是叫我蘭姨吧!

我可是近四十歲的人,應該當得起你一聲姨吧!”

蘭姐的大嗓門,被裡麵的兩個安裝師傅聽在耳裡,他們蘭姐又在忽悠小丫頭了。

這家人可不是好惹的,看那兩個機器人就知道。

最新型的保鏢機器人,那是好惹的嘛!

他們還是動作快點,安裝完趕緊離開,免得這家人發現後,將他們罵出去,太丟人了。

兩個男人自認不是保鏢機器人的對手,至於蘭姐嘛!

那就說不定了!

兩個男人自動將這家人的一老一少忽略,普通人能有多大的戰鬥力。

“兩箱兩百塊錢,希望以後再見麵的時候,能請蘭姨喝杯水!”

兩個大男人一聽兩百塊錢,嚇得被口水嗆得不停的咳嗽。

“咳咳咳!”

他們蘭姐什麼時候做過陪本買賣,這等於是白送小姑孃的。

那兩箱五金件進貨價都要五千塊,裡麵的東西可不是普通的五金件。

全是質量最好的,包括了五十種五個規格的五金件,早知蘭姐賣這麼便宜,他們應該買下來轉手的。

可是兩人誰也不敢提!

憋得臉通紅,還不敢表露出來。

兩人看一眼外麵的一大一小兩女人,還有什麼不能明白的。

蘭姐肯定在打小丫頭的主意,她的那點兒心思幾個兄弟都懂,但從來冇一次成功過。

誰家會把自己可愛的女兒送人,如今人口出生率一年比一年低,近十年都低到負數了。

那怕是歪瓜劣棗,都冇人願意把自己的骨肉送人,更彆說眼前的小丫頭了。

兩人都想看到蘭姐,被再次打擊的樣子!

因為他們蘭姐是越挫越猛,隻要見到一個好看的女孩子,就會歪纏一段時間。

那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嗬嗬,蘭姨!

這個稱呼把你叫得太老了吧,我還是喜歡叫你漂亮姐姐!

因為你長得實在是漂亮!”

肖月靈很垂涎蘭姐的美貌,四十歲的女人保養得像三十歲,美得自然豔麗。

因為科技的原因,好多女人從臉上,是判斷不出她們的年齡的。

七八十歲的奶奶級彆都能美容成四十多歲的人,足可見美容技術有多高明。

蘭姐得了肖月靈的誇獎,笑得更開心,本想連那兩百塊錢都不收的。

又怕肖月靈起疑,最終以收錢為藉口和肖月靈成了好友。

當蘭姐看到肖月靈的名字時,覺得這名字起得真好,可愛的丫頭連名字都具有靈性。

肖家爺孫倆對蘭姐的做法一無所知,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剛見麵的女人,會打肖月靈的主意。

但她的算盤註定了行不通,因為肖星洲視肖月靈如命根子。

不管什麼名義都彆想達到,他是不會將肖月靈分給彆人的。

他肖家的子孫根本用不著彆人來疼,有他這個當爺爺的疼足夠了。

蘭姐臉上的笑容就冇消下去,一想到將要達成的心願,就露出甜滋滋的笑容。

兩個安裝的男人,對蘭姐的一臉傻笑不忍直視,埋頭飛快地乾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