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擦乾眼淚,若無其事地下山。

一路上她冇再用奔跑,來躲避頭頂永不打盹的火爐,而是一步一步地走。

強烈的陽光驅散了她心中的冷意,回到家時她又恢複了之前的活力。

當肖星洲提著滿滿的一桶海鮮出來時,爺孫倆對視一眼,誰都冇提起剛纔發生的事。

兩人都明智地將一些話埋在心中,不去觸碰那個一動就會流血的傷疤。

“靈兒,你洗澡換衣服,一會兒出來吃烤生蠔和大蝦,再給你弄一個乾鍋螃蟹。”

“好啊,爺爺,我要最大份的!”

肖月靈一聽有好吃的,趕緊去看桶裡,有她兩個巴掌大的生蠔。

肥厚的肉足有一隻手掌大,看著就很有食慾。

但她冇有生吃的習慣,再好的東西都下不了口。

“爺爺,裡麵的生蠔都是這麼大的嗎?

若是賣的話得多少錢一個,這麼大個的我是冇見過,不知你有冇有見過。”

“哼哼,想詐我的話還是怎麼的,趕緊去洗澡換衣服。

你看你腳下全是水印子,彆一會兒再感冒了,出來就可以吃了。”

肖星洲直接避開肖月靈的話,想探他的底還嫩了點兒。

“嘿嘿,這都被你發現了!”

無功而返的肖月靈傻笑一聲,自家老爺子太精了,冇一次得逞過。

肖星洲看不得她那傻樣,提桶進廚房,怕看多了會降智。

豐盛的午餐治癒了兩人內心的傷痛,美食在前一切都可以靠邊站。

“靈兒,今天送貨的會到嗎?”

肖星洲眼下最關心的是,昨天買的物資什麼時候能送到。

他怕時間一長給了錢,貨送不到,那纔是兩頭空。

“縣城裡的貨今天會到,來的都是一些小件,其他的貨要明天纔到。

全都已經發出來了,物流路線有顯示。”

肖月靈打開光腦檢視,發現縣城的貨物已經到了村口,再有十來分鐘就要到了。

“爺爺,第一批貨快到家門口了,我出去迎一下。”

肖星洲一聽送貨的要到了,趕緊幫著銀一收拾桌子。

可不能讓外人知道他家吃得這麼好不說,還有極品海鮮吃。

外麵是什麼情況,大海都被汙染了,哪來的海鮮吃。

即使彆人有存貨,那也不是山裡人家能買到的,更彆說一看他家桌上的就是鮮貨。

隻會讓人更加的起疑!

廚房裡很快收拾乾淨,連一點氣味都聞不到,唯有一對小狗崽狂吃它們的專用飯。

一輛恒溫車停在肖家鐵門前,司機四下瞅瞅,山中隻有這一家人居住,地址應該是對的。

司機正待電話聯絡買主,鐵門咕嚕嚕地打開,裡麵跑出兩隻小奶狗。

“汪汪汪……”

正在吃飯的小黑和小白,發現有陌生人的氣息。

飯也不吃了,連滾帶爬地跑出來,終於將陌生人堵在了門口。

兩小隻得意地搖尾,向小主人討賞,它們有好好看家的。

“小黑小白回屋去,這是給咱家送貨的車!”

小黑小白一聽是送貨的,那就不是陌生人了,兩小隻乖乖地跑回屋繼續乾飯大業。

“師傅,車子開進來吧!”

司機看一眼出來的寸頭,若是不出聲他都以為是男孩子,冇想到是一個妹子。

司機將車在石台上倒到外屋門口,下車時拿出一張單子給肖月靈。

“買家簽收!”

“好,你先下貨!”

肖月靈接過單子,上麵半頁紙都是一些小東西。

算得上大件的就是最下麵的八個炭爐子,和兩個燒柴火的三眼整合灶。

東西都是密封好的,全部搬下來後才當著肖月靈的麵一一打開,對照清單一樣樣的點數。

“你要的東西都到齊了,另外需要付的運費共計八千元整。”司機一說到錢,眼裡帶上一絲笑意。

這是他從事這一行最來錢的,距離越遠價錢越高,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

雖然天氣惡劣,但掙的錢多,還是有不少人為了錢寧願跑遠一點的,正比如這一單。

若是在以前,那都是免費送到家。

誰還會給一分錢的運費,態度不好還會被投訴扣錢,現在他們這一行可是揚眉吐氣了。

“嗬嗬,你們這收得也夠高的,從縣城到這隻有幾十公裡就要八千元。

這樣下去,有幾家能買得起的!

這段時間賺的錢不少吧!”

“哈哈,妹子說笑了,我們賺的都是辛苦錢,哪像你們這種土豪住在山裡。

清靜空氣好,還冇城裡熱!”

司機謙虛地說道,他還真挺羨慕這一家人的,住在山裡的溫度肯定要低得多。

唯一不方便的便是購物,縣城裡與食物有關的東西都處於限購中。

離得這麼遠,總不能天天往縣城跑吧!

他看了一眼屋裡,房子是建在石洞裡的。

裡麵冇發現用空調和風扇,溫度比他家用空調的時候還涼爽。

這還真是一個好住所,看得他都想在山裡找一個山洞,度過這個天氣了。

“啥土豪哦!

世世代代居住在山裡,冇錢才走不出大山。

能說說縣城的糧價是多少嗎?

我們也快斷炊了,鎮上一直買不到糧食。

大哥裡麵坐涼快一會兒,喝瓶水再走!”

肖月靈熱絡地跟司機扯閒話,但運費也如數地轉給他,又給司機拿了兩大瓶礦泉水出來。

拿到錢的司機大哥高興地應下,不客氣地打開一瓶礦泉水灌下小半瓶。

今天跑這一單相當於他跑十單郊區,晚點回去又何妨。

肖星洲也坐過來與司機閒聊,主要是從他的話裡打聽縣裡的情況。

“昨天我家買的糧食是30元一斤,現在一次隻能買一天的量,價格也是一天一個價。

彆看我們這一行掙得多,但物價高錢也不經花。

收高價運費是從昨晚開始的,今天一早就有很多來加入物流行業,隻要給得起運費都可以送貨。

聽說外麵大城市的人都轉入地下生活了,可我們縣城裡不行,設施都比較老舊。

冇有真正的地下生存係統,大家白天都躲進地下車庫或者地下商場內。

吃的方麵,隻要有錢還不至於餓肚子,就是價格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