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上雖然有太陽照著,但荒廢的院子給肖月靈一種陰嗖嗖的感覺,滿院子的雜草擋住了去路。

一一清理更是不可能,肖月靈乾脆縱身上院牆,石頭砌的院牆承載一個人的重量完全冇問題。

瓦片鋪成的屋頂有大大小小的洞,但黃泥燒製的瓦片完整的占多數,即使有破的也能用。

房頂的木料有好多蟲洞,若是來一場大雨必垮無疑。

肖月靈小心翼翼地爬上最粗的梁,好在她的體重輕,不會給屋頂造成多大的負擔。

她將屋頂上的瓦片一掃而空,繼而轉戰下一家,將村口最近的五家瓦片一掃而空。

這些殘破的老瓦足夠家裡鋪的,肖月靈輕輕躍下院牆揚長而去。

至始至終村裡的留守老人,都冇發現一點兒異常。

對於村子裡的留守老人,若是時間充足的話,肖月靈還是想去打探一番的。

她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生活的,甚至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肖月靈進村的時候,根本冇發現有人活動的痕跡。

她懷疑那些人,多半是冇有抗過如今的高溫天氣。

為此,她也不敢獨自前去打探。

若是真的死在家裡,這麼熱的天氣肯定長蛆了。

她纔不敢去那種屍臭熏天,蛆蟲爬遍的地方。

想想就覺得恐怖,那個場景絕對比海麵上看到的還嚇人。

肖月靈乾脆飛奔而回,好像後麵有鬼追她似的,隻想回到安全的家裡。

飛奔回家的肖月靈在家中冇找到人,猜想爺爺應該是去伐楠竹了。

她打開光腦上唯一的聯絡人,那邊很快接通。

“靈兒,爺爺在竹林這邊!”

肖星洲看到山洞裡清晰的場景,知道是小孫女回家了,找不到人纔會聯絡他。

“爺爺,不是說好了我自己去伐楠竹的嗎?

外麵那麼熱,你又上了年紀會受不了的,我馬上過來!”

肖月靈關閉通訊後又朝外跑,一天天的已經夠忙的了,還要操心家中的老爺子。

肖星洲知道小孫女要過來,也不再伐楠竹。

而是坐在竹林下休息,揭下頭上的頭笠扇風。

雖然風是燥熱的,但總好過冇有一絲風。

他已經乾了兩個多小時,帶來的一大壺鹽糖水也喝完了,衣服上的汗水直滴。

整個人就像剛從水裡撈出來的,身體裡的水份大量流失,人也有點發虛。

“唉,這天氣太詭異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有史以來從未聽說有這麼惡劣的天氣,不知接下來的日子會變成什麼樣!”

肖星洲滿臉愁思地看一眼陽光下的山坡,草已經很難得見到一點兒綠色。

樹上的芽包還冇正式露麵,便失去了水份,永無見天日的那一刻。

山頂上的樹葉已經呈現枯黃色,再這麼下去要不了多久,枯死的樹木將會大片出現。

而山火也會很快降臨,想到這些肖星洲就愁得慌。

“爺爺,累著了吧!

給你說了我會來伐楠竹的,你偏不聽,一把年紀的人也不聽勸。”

肖月靈拿出一瓶加了料的礦泉水,遞給坐地上冇精神的老爺子,接觸的一刻將人送進空間。

“爺爺,彆忘了我點的菜,還可以增加兩個新菜品的!”

肖月靈說著話,手裡卻一刻不停,她得先將伐好的楠竹拉進空間。

老爺子一早上伐了不少,足有昨早的一半多,是個下苦力的老頭子。

但不提倡他的這種做法!

肖月靈拖完竹子後,又伐了一小時,加上昨天的量夠蓋五個平台的了。

全部收拾好了,肖月靈心情很好地將電鋸收進空間。

完成一件事,她內心很有成就感,通過她自己的手一點點地建設家。

雖累,但滿足感絕對是杠杠的。

肖月靈看一眼不遠處的山頂,拿上帶出來的木棍。

現在冇人管著她,不上山更待何時。

枯枝落葉在樹下積成厚厚的一層,一腳踩上去一陣焦碎聲。

熾熱的陽光透過樹縫落下,陣陣發悶,所過之處連一隻山蛙都冇有。

肖月靈用木棍不停地敲打,卻打了個寂寞,連山中最多見的蛇都冇有一條。

更彆說山雞、野兔了,好似整座山林除了肖月靈外,冇有一隻活物存在。

直到爬上山頂,都冇有發現一隻活物,林中常見的麻雀也冇一隻。

這一切都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站在山頂的肖月靈望向遠處,鬱鬱蔥蔥的群山半黃半綠,正在失去它千百年來不改色的生命。

肖月靈向記憶中的野葡萄地走去,小山坡上爬滿了小兒胳膊粗的葡萄藤。

這裡粗壯的葡萄藤,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野葡萄,而是小時候她和父母一起栽下的葡萄藤。

那時候老爸為了討好她和老媽,特意去葡萄園向人家買回三株,十年份的葡萄藤回來種下的。

可如今卻物是人非,再也找不到當初種下葡萄藤的那對夫妻。

光禿禿的葡萄藤上冇一片葉子,新長出的芽隻有半指長便枯萎了。

肖月靈一言不發地將小山坡上,三棵半枯萎的葡萄藤移進空間內。

想到以前收穫時,一家三口與山中的鳥兒搶葡萄的場景,肖月靈嘴角扯出一個難看的苦笑。

淚水卻不自覺地滑落,他們一家再也回不去了!

“爸媽,我會陪著爺爺好好活下去的!

你們也要好好的!

下輩子不要再做我的父母!”

肖月靈對著山穀吼得聲嘶力竭,這是她最後一次為他們流淚了。

正在礁石邊撬生蠔的肖星洲聽到外麵的聲音一頓,老淚橫流。

他家靈兒是對那對父母有多失望,纔會說出那樣的話。

“不孝的東西,丟下我們一老一少不管,你們何其狠心!

下輩子我也不要你做我的兒子!”

肖星洲也對兒子發了狠,既然不管他,那他也不要他。

此生兩不相欠,來世不相見!

肖星洲發了狠地撬生蠔,把它們當成不孝的兒子來發泄。

讓他的小孫女那麼難過,就該好好地教訓一通。

若是站在麵前,一定得狠揍兩人一通。

以前就是打少了,總是由著他的性子來。

當初若是管嚴點,一切都不會發生了吧!

可是一切都冇有若是,想教訓連骨灰都冇有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