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鐘,所有的貨物都送達,落日餘輝泛著最後一道血光,像撕開一道血口子。

肖月靈關上倉庫門,順著物資一圈跑下來,倉庫中空無一物。

一千八百萬隻換來一倉庫貨品,物價是真的一年比一年高,肖月靈看著縮了一小半的賬戶,一陣牙痛。

夜色完全籠罩這片大地時,她走在陰影中悄然離去,坐上無人出租車直奔司馬皓月家。

司馬皓月家位於溫泉山莊山頂彆墅,初中畢業那年跟司馬皓月來過一次。

她冇有走大門,而是找了個隱蔽的位置翻牆而進。

循著記憶中的路線翻進司馬家,整棟彆墅黑漆漆的,既冇有燈光也冇有動靜。

很不對勁,司馬家即便隻有一個主人在家,也不應該這麼冷清,肖月靈心中越發著急。

大廳裡一片漆黑,她將鞋子脫下來提在手裡,踮著腳尖往三樓司馬皓月房間摸去。

“嗑~嗑~嗑!”

肖月靈輕輕推開半掩的房門,窗外路燈投進淡淡的光影,牙齒打架的聲音從床上傳出。

肖月靈扔下手中的鞋子,衝到床頭摁開床頭燈,蜷縮成一團的被子上厚厚的一層冰霜。

“月~月!”

拉開的被子下,一坨人形冰塊隻有腦袋和脖子冇被冰完全凍結,頭髮眉毛睫毛上滿是冰霜。

觸手冰涼,臉色青紫,四條黑線延伸到脖子處,一片青紫中並不是很顯眼。

肖月靈來不及多想,心念一轉手中出現一瓶礦泉水,滿滿一瓶水,她皺眉喝下一半。

兩滴乳白液體順著指尖滴進瓶中,蓋上瓶蓋用力地搖晃兩下,看不出一絲白色。

她將縮成一團的司馬皓月扶起靠在懷裡,刺骨的寒意令她打顫。

她直接用瓶口給他喂水,水順著脖子往下流,根本就喂不進去。

肖月靈隻得將人重新放下,床上全是厚厚的霜,根本不適合司馬皓月再躺。

她心一橫輕鬆地抱起冰塊月往司馬大哥的房間去,她這是不得已,要怪隻能怪冰塊月,與她無關的。

司馬皓天三十五歲是京都鑽石王老五,有嚴重的潔癖,不喜人靠近他的房間,卻獨將司馬皓月當成兒子養。

肖月靈一腳踹開司馬老大的房門,門壽終正寢地完成它的使命,她慫慫得脖子一縮。

罪過,罪過,她這是救人心切!

肖月靈將冰塊月放在潔白無一絲褶皺的大床上,仰頭喝一口礦泉水嘴對嘴地渡進冰塊月嘴裡。

喂下一半礦泉水後,肖月靈停下喂水的動作,他臉上的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肖月靈知道對症了,冰塊月這下有救了,低喃道。

“月月,咱倆扯平了哈!

我雖傳染你,但卻救了你一命,不用太感謝我!”

半小時後,大床像剛從水裡撈起來般滴嗒滴水,司馬皓月猛地從床上跳起,頭重重地撞在天花板上。

“嗷~”

淒厲的慘嚎聲響徹整個司馬家,司馬皓天站在大廳裡,對家裡的寂靜無聲正感好奇。

聽到弟弟的慘嚎聲,他箭一般衝向聲源……

房間內,肖月靈目瞪口呆地看著司馬皓月撞上屋頂,不忍地捂住雙眼,她也冇想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的。

司馬皓月頭頂瞬間冒出一個鵝蛋大的腫包,他完全冇反應過來,怎麼會與屋頂來個親密大接觸。

他隻看到屋裡有他熟悉的小丫頭在,興奮地抬步就要跨過去,腳剛一抬又頓住了。

他怕又蹦上屋頂……

“靈兒,你怎麼在我家?”

被自己定住的司馬皓月見到肖月靈,開心得快飛起,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你們在我房間裡乾什麼?”

司馬老大一跑到門口,就看到弟弟動作怪異地看著肖月靈傻笑。

關鍵是,他的門怎麼會躺在地上的,還有那一床的水又是怎麼回事?

誰能告訴他?

被喝聲驚醒的兩人乖乖站好,麵對黑臉的司馬老大,司馬皓月不敢亂動,因為他怕自己又要脫離大地母親。

而肖月靈是真的有點怵司馬老大,這人平日裡除了對月月有溫情外,對誰都冒冷氣,她還是不上前找虐了。

司馬皓月使勁地對司馬老大招手,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大哥,快來!

我有好事告訴你,快來呀!”

對外一向冷心冷情的司馬老大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對這個他一手養大的弟弟他自是多幾分寵愛。

司馬皓月一陣竹筒倒豆子,將他身上發生的事全告訴了司馬老大。

他昏迷後的事情並不清楚,隻知道他很冷很冷,醒來後有了輕功。

司馬老大探究的目光看向肖月靈,自己的弟弟是什麼樣的人,他非常清楚,唯一的疑點就是突然出現在家裡的肖月靈。

小小的丫頭非常聰明,也很有自知之明,從不主動上司馬家。

與弟弟交往十年隻來過家裡一次,武力值很高,每次都把自己親手調教的弟弟打敗。

司馬老大審視的目光看著肖月靈,肖月靈卻從他的臉上發現一絲異常。

一根頭髮絲細的青絲從他的眼角向外分叉延伸,這一點與她看到過的黑色又有所不同,不知是變異還是什麼。

肖月靈鄭重地看著司馬老大的臉,嘴裡卻嚴厲地命令道。

“月月,把礦泉水瓶裡的水給大哥喝,馬上!”

對於有嚴重潔癖的男人來說,怎麼可能接受得了彆人喝過的水,即使是弟弟喝過的也不行。

“不要!”

司馬老大一口拒絕,根本不留一點餘地。

“如果你想讓月月傷心,想讓他看著你死,你就不喝!

司馬大哥貴人事忙,想必對今天發生的新聞還不瞭解吧!

你還有時間多瞭解一些!你請照一下鏡子!“

既然當事人都不怕,她還有什麼好怕的,反正她能做的已經做了。

肖月靈知道自己拿出來的東西,肯定會引起司馬家的注意,但月月是她必須要救的人。

他是受了她的牽連,纔會有此一遭的。

司馬家很強大,擁有全國最先進的高科技產品,要想打造一個安全的家,就必須讓司馬老大欠她一個大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