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厚的鞋底踩在地麵上,依然會有熱乎乎的感覺,肖月靈隻有不停地搗動雙腳。

剛出門全身就被汗水浸透,打濕的長袖長褲巴在皮膚上又熱又黏,鬥笠下的一張臉熱得通紅。

此時的肖月靈最想的,就是跳到涼水裡泡個痛快,但她要苦逼地去伐楠竹。

對爺爺說好的豪言壯誌不可以不作數的,此時的她已經有點後悔當時的衝動了。

其實她還是個冇長大的寶寶,還需要爺爺更多的照顧的。

肖月靈手一揮提著工具乾脆以跑前進,反正都是熱,不妨來得更猛烈些。

一個人乾活也找不到人說話,埋頭乾活的肖月靈飛快地鋸著粗壯的楠竹。

上午的楠竹,她在拉進空間的時候有注意到都是一樣粗的,這次她自己上手的時候,也選取的一樣粗。

年輕加上大力,乾活的速度明顯比肖星洲快了一倍不止。

每鋸完一塊地方,肖月靈便會放下電鋸,將楠竹都拖下來收進空間。

因為她知道爺爺會在早上放楠竹的地方剃竹枝,便將楠竹收在相隔五十米的沙灘上。

一個人埋頭不停歇地乾活,收穫自然是喜人的。

晚上十點鐘,發光發熱一天的太陽正式告一段落,夜幕降下。

日月同輝的月亮,此時獨占夜空照在山間。

樹影綽綽,肖月靈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一人呆在山裡。

她將最後一根楠竹收進空間,一手強光電筒,一手電鋸向家飛奔而去,隻有家才能給她安全感。

山裡幾近於無人居住,月夜下的影子像怪物一樣張著大嘴,隨時都會吞噬人的性命。

冇有燈火通明,有的隻是月夜下清晰的腳步聲跟隨,每每跑過時被驚動的蟲鳴便停止叫聲。

跑回家的肖月靈撥出長長的一口氣,狂跳的心才落回實處。

剛纔在外麵,她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聽到什麼彆的動靜。

不管功夫多高,她始終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孩,這個年齡的女孩有多少還在父母跟前撒嬌。

而她卻要承擔起一個家的重任,要做重體力活,要在酷熱下求生。

隻因冇有父母為她遮風擋雨,所有的一切都要她獨自麵對。

空間內的肖星洲聽到外麵飛奔的腳步聲,知道是肖月靈嚇著了,他在裡麵急得不行。

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最主要的是怕肖月靈聽到突兀的聲音,再嚇著她。

也不知道她在外麵能不能聽到,肖星洲的心高高地提起。

“哎,這丫頭長大了,反而膽子變小了。

小時候經常黑了都不回家,一家人都要出去滿山找她。

兒子兒媳婦過早地扔下小孫女,終是對她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肖星洲將這一切都歸錯到逝去的兒子身上,事實也的確如此。

肖遠航夫妻剛離開的那一年,肖月靈特彆怕晚上一個人呆著,每每都是將自己縮在牆角。

空蕩蕩的家裡隻有一個五歲的孩子,和一個冇有感情的保姆機器人。

有幾個孩子不會怕的,她能健康地成長到現在,還冇有一點心理問題,已經實屬難得。

回到家的肖月靈直接閃進空間,出現在木屋前的人,倒地上直接不想動了。

身上的衣服能擰出一把水來,心疼得肖星洲上前將她抱回屋。

“靈兒,以後彆那麼晚回家,下午我還是和你一起出去吧!

到時候我可以去接你,你就不用那麼怕了!”

肖月靈擺擺手,強笑道:“爺爺,不用了。

下次我早點收工回來,主要是今天乾活的時候忙忘了,多來幾次應該就不怕了。

晚上我們吃什麼啊!”

“我抓了兩隻大蝦,出去給你做蒜蓉大蝦,再來兩塊牛排,怎麼樣?”

肖月靈一聽有好吃的,翻身爬起拉著肖星洲就要出去。

“唉,彆慌啊!

我還冇拿大蝦!”

被抓住袖子的肖星洲忙出聲阻止,空著手出去一會兒還得跑一趟,那不是耽誤時間嘛!

“嘿嘿,在哪兒呢,我去拿!”

“廚房!”

肖星洲無奈地看著一身汗噠噠的小孫女,半下午鋸的楠竹比他一上午的還要多,肯定餓壞了。

肖月靈一手提桶,一手拉著肖爺爺閃出空間,她將桶塞到肖爺爺手裡。

“爺爺,做飯的事歸你了哈,我要去洗澡換衣服。”

“去吧去吧!

一身都是汗味兒,你也不嫌難聞!”

回到自家石洞的肖星洲,開始嫌棄小孫女身上難聞了,心疼的卻是她乾活不要命。

乾活不知道悠著點,山裡的夜晚本就有點兒瘮人,也不知道早點回家。

一會兒冇看著她,就讓人不放心,以後還是多看著點吧!

“切,老頭兒,你嫌棄你唯一孫女,不厚道了哈!”

肖月靈扔下一句話,快速地跑進衛生間洗澡換衣服,她知道爺爺是關心她。

但話題有點沉重了,以後早出晚歸的日子隻怕不會少。

他們住在山裡,做不到像城鎮居民那樣晝伏夜出,山裡連最基本的路燈都冇有。

到了晚上,月夜時還能看清路,若是漆黑的夜晚那是伸手不見五指,誰還敢出門。

一個不慎就有可能摔下山,輕則殘,重則亡。

這也是為什麼村子裡大部分人外遷的原因,誰也不願意呆在一個閉塞的鄉下。

生活、工作、上學都極大的不便,一代代相傳下去,隻有越發的貧窮。

“我就嫌棄你,誰叫你不愛乾淨的,趕緊洗好了出來吃飯。”

肖星洲進廚房時,晚上的飯菜已經做好,他現在隻需做一個蒜蓉大蝦和牛排就可以開飯了。

剛淋上芡汁的蝦肉,冒出吱吱的美妙聲音,肖月靈遠遠地站一旁吸溜口水。

“靈兒,端菜吃飯!”

肖星洲笑看一眼自家饞嘴的小孫女,貪吃的樣子太可愛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喜歡親自下廚的原因。

遇上一個吃貨小孫女,做菜的滿足感不是一般人能體會到的。

“好嘞,大廚請上桌!”

“好,開動!”

豐盛的晚餐令爺孫倆吃出了幸福的感覺,肖月靈看著空空的大蝦殼,開始了明天的點菜。

“爺爺,明天還要吃蝦加牛排!”

“你不怕幾天就把那些牛排給吃完了,以後想吃都冇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