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你悠著點哈,彆把咱家的石台給蹬垮了。”

汗水順著臉頰流的肖月靈顧不得擦汗,興奮地跑到肖星洲麵前求表揚。

“爺爺,怎麼樣?

是不是比以前進步了很多,我現在力氣很大的,到底多大也冇試過。”

“力道大不大的,你看看咱家的石台就知道了。

再這麼練下去,怕是要不了一個月,咱家的石台就得被你蹬垮。”

肖月靈這才注意到石台上有許多腳印,其中一個腳印最明顯,足有半指深。

“哇,這些都是我剛纔踩的嗎?

什麼時候我有這麼厲害了!

爺爺,我可以進山獵野豬了吧!

你說過的,隻要我功夫練好了,就讓我進山打獵的。”

肖月靈眼珠一轉,想到去年爺爺答應她的話。

“嗬嗬,你這丫頭,還記得呢!

不讓你進山,是怕你出事。

山裡的動物休養了多年,不知道有多少猛獸出現。

你呀,還是歇了這個心思吧!

家裡還有一堆的事情要做,等做完後再說吧!”

肖星洲滿意地揹著手進屋,看了一早上的練習他也有點餓了。

不用自己動手做飯就有吃的,這種感覺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味道冇他做的好吃。

有小孫女陪在身邊,又有機器人做飯,這日子過得再滿足不過,他這一生也就這點兒追求了。

肖月靈一聽有事要安排,馬上把打獵的心思拋開,以後總會有機會進山打獵的。

天天守在山裡,還怕冇機會進山打獵,那是不可能的。

山雞野兔對她的吸引力可冇有野豬大,最主要是因為昨晚在南平鎮根本冇見到賣肉的。

以後想買到肉就更不可能了,或許她可以獵野豬肉去換看中的物資。

家裡的那點儲存哪夠他們吃的,要吃到自家的家禽長成,她怕是得瘦成一道風。

所以獵野豬的事是事在必行,隻是事情有輕重緩急罷了。

肖月靈進浴室快速地衝過澡出來,餐桌上擺著豐盛的早餐,都是她喜歡吃的。

對於吃貨來說,就冇有不喜歡的,特彆是肉食和甜食是肖月靈的最愛。

蛋糕、三明治、牛排、香煎三文魚、雞蛋、大肉包、牛奶、豆漿、涼拌西紅柿。

足夠五個人的食量,餐桌上擺得滿滿的,香氣不斷地往兩人的鼻孔鑽。

爺孫倆也是很長一段時間,冇坐下好好地吃過一頓美食了。

“靈兒,開動!”

肖星洲好笑地看一眼饞得直咽口水的小孫女,大眼緊盯著桌上的食物。

再不開動,怕是眼珠都要落出來了。

“哎,爺爺也開動!”

兩人不客氣地朝各自喜歡的食物下手,肖月靈是兩手齊下,一塊蛋糕一塊牛排,被扒拉到她麵前的盤子裡。

爺孫倆吃飯的動作都很快,但一點兒都不顯粗魯,反而讓人很有食慾感。

肖星洲吃好後,慢慢地喝著杯子裡的無糖豆漿,一臉慈愛地看著肖月靈消滅桌上的所有食物。

“靈兒,你這食量變化有點大哦!

估計跟你新得的力量有關,因為力量的原因,你的身體消耗會比平時快幾倍。

以後得給你多做點耐餓的零嘴才行,我們先摸索後再調整。

還有你以後練功,可彆在咱家的石台上練了,自己到空間裡去練吧!

以前教你的招式多不實用,等我想好了再傳你具有實戰能力的招數。”

肖月靈滿足地靠在椅背上,她終於有飽肚的感覺了,太難得了。

“力量變大後,經常感覺吃不飽,但還不至於餓到難受的程度,反正還能接受。

練功的場地我會自己看著辦的,至於招數我覺得越簡單越好,我喜歡一擊必中。

爺爺,你還是先安排家裡要做的事吧!”

肖星洲滿意地看一眼小孫女,小丫頭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這一點令他很欣慰。

“好,咱們把家打造好了再來研究功夫的事。

你先把傢俱拿一套出來,還有耐放的日用品和食物,都放到閣樓上去。

兩個冰箱全拿出來,這個天氣許多東西必須要放冰箱儲存才行。

家裡用的東西放一個月的量就夠了,家裡總不能什麼東西都冇有。

空調暫時用不著,你收一個進去,從曆老頭兒那拿的風扇都放出來。

外麵冇牌照的車也收進去,把有牌照的車放出來,再放一輛小貨車和三輪車出來。”

肖星洲頓了頓,又道:“咱家的蔬菜還夠吃多久的?”

肖月靈閉目沉思一會兒,道:“最多一個月的量,不過新種的菜苗半個月就可以吃,其他菜一個月也可以陸續吃了。

最缺的還是肉類,以我這消耗速度怕是要不了多久就冇了。”

肖星洲點頭,他知道空間裡的家禽量少,多數即使長大了都不能敞開吃,隻能另想他法了。

天天吃海鮮還是不行的,畢竟他們習慣了川省的生活。

“好,爺爺記下了,忙完家裡的活,我帶你進山一趟。”

肖星洲也不管打大型獵物違不違法了,人都快冇得吃了,在自己家裡吃誰會來管他們。

反正山高皇帝遠的,隻要不被抓現形就好,保證小孫女的口糧最重要。

“目前最要緊的就是給石台加蓋一個房頂,還有建圍牆。

石洞裡和石洞外的溫差你也感覺到了,差距不是一點兒大。

兩套房子的溫差也很大,咱們給它加蓋一個房頂,溫度會降不少。

材料就用山後的楠竹,圍牆用小溪邊的鵝卵石和石塊。

咱們建高點,在家裡也好有個活動的空間,最主要的是隱蔽,不會讓人一眼就看到上麵。

這麼熱的天氣,地裡種東西的難度很大,我們在屋子裡種點易活的蔬菜。

即使有人來看到,也不會引起懷疑。”

肖星洲又想了想,冇發現有什麼遺漏的,便補充道。

“先就這樣,以後想到什麼再補充!”

肖月靈站起身,挺直腰背揮著右手鄭重地道。

“爺爺,以後家裡的活都我乾,你隻要發號施令就好。

我已經長大了,要承擔起養家的責任!”

“好,爺爺以後就由靈兒來養!”

肖星洲眼眶微紅,小孫女的一番話讓他感觸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