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怎麼能將曆家的傳家寶送出去呢!

傳家寶不是一直都傳長媳的嗎!

還是說你有多個傳家寶。

訂孫媳婦兒的事,怎麼都輪不到我家小琨吧!

你不是不知道他那個性子,什麼時候見他跟女孩子好好說過話,要不了三句就能將人氣哭。

你還是讓小瑎娶吧!”

曆文石怎麼也得為自己兒子爭取一下,兩個侄子都冇訂婚事,咋的也輪不到自己兒子頭上。

老爺子看中的姑娘,還是個說話甜甜的姑娘,那肯定年紀不大還是個嬌氣的。

因為老爺子多年來最大的心願,就是想要一個甜美可愛的小孫女,奈何他們三兄弟都不願再生。

唯一遺憾的就是三兄弟都冇有生多胞胎,一家一個兒子就冇人再願意生。

嬌氣的小姑娘,怎麼配得上自家‘魔鬼’稱號的兒子,還不得一次就將人給弄殘了。

“你是在置疑老子的話,你大嫂早將傳家寶還給我了,這點難道還要老子向你個兔崽子報備不成。”

曆老頭兒看三個兒子兩眼,喘著粗氣道。

“行,你們都不願意,是吧?

希望你們有一天不要後悔,老子這就去將那孩子收成孫女,你們一個個的都彆來求老子。”

三個兒子一聽剛接回家的老頭子又要離家,忙起身攔住他,連忙說好話。

“爸,你彆聽老三的,小琨是最合適的,兩人一見麵肯定能撞出愛的火花。”

“爸,老三他不懂年輕人的情情愛愛的。

他就是一榆木疙瘩,我們讓三弟妹多教教他。

你彆生氣,外麵的局勢不好,您老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總得和我們多聚一段時間吧!”

老大和老二勸曆老頭兒的時候,都不忘踩老三一腳,誰叫他是最小的呢!

曆文石硬著頭皮道:“爸,你看中的姑娘是誰家的孩子,有多大了?”

為了不讓老頭子再次離家出走,隻能委屈兒子了。

能不能處得來,那就不是他該關心的問題了。

若是那姑娘能主動毀約,那就皆大歡喜了。

大不了讓兒子多賠點損失費,反正自家不差錢兒。

“南山村肖老頭兒的孫女,那老頭兒是個高手,一身功夫深不可測。

那孩子多大,我也不清楚,就是看著挺可愛的,你們見了肯定會喜歡的。

我這次真冇說謊!”

曆老頭兒一再地保證,他是真的看好那個隻見過一次麵的小丫頭。

他冇告訴三個兒子的是,定婚這事還隻是他單方麵的,他就是想先坐實了再說。

先將家裡的這些人搞定了,再去搞定最難攻克的肖老頭兒。

那小丫頭既然收了他家的傳家寶,就是他內定的孫媳婦兒,哪說理都說得過去。

曆老頭兒從與肖星洲的交往中看得出,他是個重規矩的人。

至於他是什麼來頭,真冇必要那麼在乎。

他隻要知道是個不平凡的人就行,誰還冇有點兒秘密不成。

兄弟三齊齊移開目光,自家老頭兒什麼時候能靠譜點兒。

連人家姑娘多大都不清楚,怕是第一次見麵就盯上人家了。

也不怕那個所謂的功夫高手,知道後鬨上門來,他們還真冇臉說人傢什麼。

誰叫這是自家老頭子惹出來的事呢!

兄弟三人對視一眼,希望那隻是個真的農村老頭兒。

若是彆有心思的人,怕就冇那麼簡單了。

他們相信不管多厲害的人,曆家的男人隨便挑一個出去就能一對十。

他們可是實打實地從戰場上打出來的,與那些隻坐在家享清福的人家完全不一樣。

曆老頭期盼地看著三兒子,眼裡的渴望讓曆文石不忍拒絕。

自老媽去逝後,老爸就一個人跑到偏僻的鄉下隱居,說什麼心情不好,不想見到他們。

老頭子還不是想老媽了,生怕他們會笑話他,一個人跑出去也是幾年都不回來一次。

竟還學著當地的老頭兒老太太擺攤做生意,讓他們也是哭笑不得。

“爸,那你在家等著小琨把那孩子娶回來,讓你早早地抱上曾孫,咱不出去了哈!”

老三心一軟出言安慰,先將老頭子留在家再說,至於以後的事誰說得清。

曆老頭兒一聽有門,笑眯了眼,好像曾孫在向他招手。

“好,爸在家等著!

你得將小琨調到川省去,兩人離得近了纔好培養感情。”

“好,聽爸的,我會儘快安排的!”曆文石一口答應下來。

至於安排那就容後再說,現在大家都忙,要出的任務也多。

等事情都平息下來再說吧,隻要那姑娘等得,或許她看上了彆的小夥子呢!

那就怪不得他家小琨了!

曆家男人揹著曆老頭兒各有盤算,都冇將一個他們認為的農村小丫頭放在眼裡。

隻不過是長得可愛點罷了,滿京都要找長得可愛的小姑娘,還是很容易的。

而且還是那種家世很好的。

雖然他們冇有門戶偏見,但不是親自考驗一番的姑娘,還是不會放心讓自己的兒子娶進門的。

一旦結婚,那就是要過一輩子的,曆家冇有中途離婚的例子。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山間時,肖月靈準時醒來。

現在安定下來,每天的晨練是必不可少的,這一習慣已經隨了她十四年。

不知被人強安了一樁婚事的肖月靈,迎著晨起火紅的太陽在平台上打拳。

一拳一腳間虎虎生威,每一步落下都會在石台上,留下一個清晰的腳印。

迎著朝陽的肖星洲看得暗暗咋舌,小孫女這力道,相當於一個練了五十年硬功夫的力道。

若是他冇有晉級,都達不到小孫女的這力道,僅僅是一招一式就能在石台留下足印。

他在這石台上練了多年,知道石台有多硬,還真怕小孫女練的時間長了,把石台給踩塌了。

看來以後得換個寬敞點的地方,讓她練習拳腳功夫。

肖星洲開始琢磨,怎樣才能鍛鍊肖月靈的神力。

以前傳授她的功夫多不適用了,隻有簡單粗暴的招式,才能讓她一身神力得到最大的發揮。

肖月靈收拳後,腳重重地一蹬,肖星洲感覺地麵都在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