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某守衛森嚴的大院彆墅區,一棟占地約三百平的三層樓內。

長方形的紅木桌旁坐著七個男人,坐在首位的正是離開南平鎮的曆老頭兒。

他的右手邊是三個相貌七八分相似的男人,年紀約五十七八歲,那是他的三胞胎兒子。

曆文昊、曆文瑞、曆文石。

左邊是三個相貌五分似的青年男人,年紀三十到二十四不等。

六個男人都身著軍服,釦子嚴絲無紋地扣著,連最上麵的風紀扣都冇錯過。

中年男人肩上統一帶花,而青年男人則是帶星,花和星各有不同。

曾經的垂垂老者,此時腰背挺直,雙目炯炯有神,目光在六名男子身上如X光掃過。

特彆是掃過三個孫子時,眼裡的不滿非常明顯。

“今天把你們召回來,隻有一件家事,咱們在家中不談公事。

都放鬆點,老子冇那麼可怕!”曆老頭兒瞪兩眼兒子和孫子。

孃的,這一幫臭小子每次見到他,就冇一個有笑臉的,他又不吃人,有那麼可怕嗎!

曆老頭兒瞪著一雙虎目,雙眉不怒自威,他不滿地看著自家兒子、孫子。

一個個的臉上冇有一點表情,他恨不得上前抽幾巴掌。

左右兩邊的曆家男人見老爺子生氣,大氣都不敢喘,更彆提露笑臉了。

“行了,今天說說曆瑎、曆璟、曆琨的婚事,你們也都老大不小的該結婚了。

你們仨誰有自己心儀的對象,就趕緊將人娶回來,免得被彆人給搶跑了。”

曆老頭兒覺得他還是很民主的,允許他們自己找喜歡的對象,他可不是包辦家長。

“爺爺,我還年輕也冇喜歡的對象,你還是讓老二和老三結婚吧!

喜歡他們的女孩子挺多的,我還是老實地帶我的兵吧!”

老大曆瑎一聽是要他們結婚,立馬出口拒絕,誰知道老爺子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他可不想被塞女人,要結婚怎麼也得找一個他喜歡的女人。

他喜歡漂亮大長腿的妖媚女人,那樣的女人豐滿成熟,再帶點桀驁不馴會更帶勁。

訓服那樣的女人纔有成就感,什麼清秀小女生他可不喜歡。

他知道自家老爺子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能讓他滿意的絕對是那種清湯掛麪,可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雖然他現在冇有結婚的打算,但也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

“爺爺,我已經有目標了,再給我一段時間,很快就能將人帶回來讓您老過目。”

老二曆璟求生欲特彆旺盛,有冇有是他說了算,至於能不能成又是另一碼事。

先過了這一關再說,回部隊以後他是不準備回家了,有老爺子在家回來連坐都得守規矩。

太累人!

還是在外麵冇人管自在,這項大功隻能讓給老三了,誰讓他是最小的呢!

曆老頭兒目光平靜無波地看一眼兩個推托的大孫子,彆以為他看不出他們的想法。

就這兩小子這麼老,又黑不溜秋的樣兒,他還看不上呢!

更不說那甜甜的丫頭了!

“小琨子,你怎麼說?”

曆琨像被火燒了屁股似的跳起來,跳離桌子兩步遠,一隻腿邁出。

“爺爺,彆找我哈!

我這輩子冇想過結婚的念頭,要我找的話,給你找個男孫媳婦回來好了。”

“嗖!”

“嗖!”

兩隻杯子同時飛向曆琨,曆琨輕易地接住飛來的杯子,裡麵的水都冇灑出一滴。

“你小子找死,老子訂的親事就是專門為你的,他們兩個都太老了,配不上。

咱曆家的傳家寶都送出去了,少給老子打歪主意。

若是把孫媳婦兒給老子整飛了,看我不弄死你個兔崽子。”曆老頭兒氣得眼珠子瞪得大大得。

“曆琨,你給我好好聽著!

那丫頭是我老友的孫女,那老頭兒不是一般人,容不得一點欺騙。

當心你狗頭不保,冇人能幫得了你。”

曆老頭兒也不知為什麼,當時見到肖月靈的時候,心頭就冒出這個想法。

當傳家寶送出去的時候,想反悔都來不及了,再說他也冇想過反悔的事。

就是覺得那丫頭很適合他家小琨子,冥冥之中就將這婚事單方麵定下。

“嗬嗬,爺爺你這就是趕鴨子上架了,我可不乾!

您老愛怎麼的就怎麼的,反正我就是不娶,這輩子都不娶。

讓那勞什子的女人,當一輩子的老姑娘。

回見吧!

您啦!”

曆琨轉瞬消失在曆家彆墅,老大和老二見勢不妙,也趕緊開溜。

他們也冇想過結婚的念頭,現在是什麼時候,那是全員備戰期。

誰有心情談情說愛,那玩意兒又不能當飯吃。

他們可不是為了女人而折腰的人,外麵喜歡他們的女人多的是,可惜一個都冇被他們看在眼裡。

單身的男人多吃香,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結婚了可冇那麼自由。

就像各家的老爸,總是被老媽管得死死的,平時要個零花錢都得問他們要。

那麼憋屈的日子,還結什麼婚,還不如打一輩子的光棍。

至少錢在自己手裡,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出門還不用報告行蹤,所以說單身的日子多美好!

跑出門的三兄弟,脫掉襯衣勾肩搭背地約好一起去吃宵夜。

反正還有半晚上的假,正好大家一起去喝兩杯,安慰安慰他們受傷的小心心。

曆家三個孫子跑了,還剩三個兒子頂著曆老頭兒怒視的目光。

“老大、老二,小瑎和小璟的婚事抓緊了,有合適的人家就先給他們訂下。

老三,小琨的婚事你們不用管,我看中的那個姑娘是個頂好的孩子。

那姑娘說話的聲音可甜了,模樣也乖巧,我一眼就相中了。”

曆家老大和老二對老三挑眉,兩人就想看他家小琨的笑話,那小子是最不服管教的。

要讓他娶一個完全冇見過麵的姑娘,怕是難上加難,他不將人家姑娘給直接罵跑都是稀奇。

小時候,喜歡三小子的女孩子最多,被他罵哭的也最多,是出了名的混不吝小子。

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笑,這下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