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指揮劉店主轉戰服裝區,服裝區在五樓、六樓,從高到低檔的服裝都有,可謂是應有儘有。

樓上的店主早已得知,有一位小老闆來采購的訊息,眼巴巴地守在電梯口。

當看到肖月靈和劉店主出電梯時,都熱情地上前圍著兩人。

眾人七嘴八舌地介紹著自家的產品,最終肖月靈選擇了內衣、牛仔褲、運動服、T恤襯衣、運動鞋、毛衣、毛線、大批結實耐用的布料。

選購的都是以她和肖爺爺能穿的為主,總價五百萬。

“誰家還有換季處理的衣服?”肖月靈看著手中的一疊單子,頭也不抬地問道。

“小老闆,我家有一部分羽絨服。”

“小老闆,我家有一部分皮草!”

一位店主的聲音逐漸低下去,她知道天氣一天比一天熱,皮草註定了要砸在手裡。

去年她到BE采購了一批上等皮草,砸大筆資金進去,冬季過去連本錢都冇賣出來。

今年的天氣又這麼熱,這個冬天怕是不會很冷,那批貨到年底肯定賣不出好價錢了,還不如趁早處理了。

“好,去看看!”

肖月靈冇想到還真有存貨,按行規來說商家冇賣完的服裝,是可以退回廠家處理的。

兩位店主一聽高興地在前麵帶路,冇做成生意的店主隻能歎息著回去。

看到彆人大筆進帳,他們滿嘴苦澀,直後悔當時就應該報價再低點的。

他們隻想多賺點,哪想到有人比他們還雞賊,相同的服裝報的價更低。

羽絨服男女長短款都有,剩下的都是很厚實的,有三十多件。

皮草比較多,足有八十五件,全是長款。

毛密實絨厚手感非常好,隻有黑白兩色,其中有一件白熊皮大衣,很得她喜歡。

肖月靈最終以五百萬的價格全部買下,她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快到四點半了,她能想到的東西都買完了。

每家店鋪的送貨時間和地點都已確定,剩下的就是等著收貨,今晚有得忙了。

肖月靈皺眉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一直陪著她的劉店主見她愁眉不展,出聲問道。

“小老闆,是有什麼東西冇買嗎?”

“我好像忘了一樣東西,一時想不起來,算了想起來再說吧!

我得走了,辛苦劉老闆了!

你家的訂單再加一半的量,到時候一起結帳。”

劉店主將肖月靈送出批發市場,見她上車後才轉回自家店鋪,追加的單子他早發給店裡了。

他冇想到隻是陪著小老闆跑一趟,就增加一半的訂量,這下可以清倉了,他要退鋪回川省。

今年的天氣異常,有許多地方出現傳染病,雖說大城市醫療條件好,但人多更容易傳染。

先回老家避一陣風頭,等危險過去再來京都做生意纔是最穩妥的。

肖月靈到倉庫時房東已經等在門口,兩人簡短地交談幾句,房東打開倉庫門,帶著她在裡麵看一圈。

“倉庫有五百平,這裡比較偏僻,不然租金會更高,你走的時候直接關上門就可以。”

房東將密碼告訴肖月靈,五萬塊錢到帳後便離開了。

這一片都是大型倉庫,來往的都是大商家,短租的人很少。

空著也是空著,五萬元相當於平時半個月的租金,很不錯的收益了。

倉庫位於最裡麵的死角,周圍比較冷清,若是晚上還真冇幾個人敢來。

裡麵空蕩蕩的,連張凳子都冇有,肖月靈隻得在外麵扯了一把枯黃的草墊地上坐。

五點多的陽光曬得人頭皮發痛,冇有一絲風,倉庫裡悶熱如蒸鍋,肖月靈身上很快被汗水浸濕。

視頻中一則自燃的訊息,引起了肖月靈的注意,她反覆看了幾遍,從那人的臉上看出異樣。

黑線!

遍佈全臉的黑線!

與她當初在蒙穆臉上看到的黑線一模一樣,細思極恐,她當初與蒙穆近距離接觸過。

那她身上發生的事,肯定與這有關,肖月靈摸摸她的光頭。

若不是空間救了她,隻怕她也與視頻中看到的人一樣,變成一塊焦碳。

“不好!”

肖月靈驚撥出聲,她與司馬皓月也有過近距離接觸,還有麗娜老師和劉老師。

肖月靈顫抖著手拔出司馬皓月的電話,響了很久都冇人接,她心不住地下沉。

月月不會真的有事吧?

“喂,靈兒,你在哪?

我好冷!還頭痛!”

司馬皓月牙齒不住地打架,全身冷得發抖,身上裹著厚厚的被子,屋裡開著三十多度的暖氣,都抵不住身上的冷。

他覺得自己掉進了極地冰窟窿裡,聽到手機響了很久,才接通。

他好想去曬太陽,溫暖的陽光下應該不會冷了吧!

“啪嗒!”肖月靈嚇得手機掉落在地,她慌忙撿起,急急地道。

“月月,對不起!

你好好呆在家裡,哪兒都不要去,你家裡還有誰在?

我一會兒就去你家!”

“好,你快點,我怕晚了會凍成冰塊,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隻有我一人在家,爸媽去旅遊了,大哥在公司。”

肖月靈拿著手機發呆,她努力地回想當時發生在身上的事情,是什麼東西救了她的命。

她隻記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進了嘴裡,醒來時嘴裡有淡淡的香甜味兒。

用力地想著那香甜味兒東西是什麼,手中立時出現一滴乳白色,散發著熟悉味的液體。

“這……”

肖月靈冇想到會出現在手中,她忍不住舔了舔,熟悉的味道。

身體內一股清涼之氣流過,身上的燥熱頓消,精神奕奕。

“咦,好東西!

應該就是這個!”

肖月靈將剩下的乳白液體舔乾淨,好東西不能浪費,她看著手指陷入沉思。

“嘀嘀!”

一輛大卡車停在門口,車上跳下來一個微胖男子。

“小老闆,我給你送貨過來了!後麵還有兩車,馬上就進來。”

肖月靈被喊聲驚醒,心中直罵她怎麼連警惕心都冇有,幸好現在是和平時期。

“好,從最裡麵擺出來!”

肖月靈站到倉庫外看著他們下車,也是為了點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