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今天來晚了,隻能明天再來!“

一收拾殘局的營業員好意地對肖星洲道,價格牌也被他一一摘下,明天又是一個新的價格。

“大米現在多少錢一斤?”肖星洲輕聲問道。

“25元!”

“這麼貴!”

肖月靈進來正好聽到兩人的對話,她當初買的袋裝米才三元一斤,最貴的要數一種叫貓爪稻的國外種子。

那個光是種子就要五百元一斤,據說那是最好吃的一種米,就是不知能不能留種。

回去後還得翻出來種下,她也很想嚐嚐,是什麼樣的米能稱為最好吃的米。

“靈兒,過來!”

肖星洲招呼肖月靈過去,讓她站到自己身後。

“家裡的事都安排好啦!”

“好啦,爺爺怎麼一點糧食都冇啦?”

“都在那些排隊人的購物車裡,我們來晚了,隻能買點彆的東西回去!

難得來一趟,以後來的機會更少,走!”

“爺爺,你還有多少錢?”肖月靈湊近悄聲問道。

“四百多萬,隨便買,一會兒去給你買個最好的手機。”肖星洲同樣回以輕聲。

肖星洲也不想再打探糧價,反正他們爺孫倆這輩子都不會缺吃的,就讓那些人得意去吧!

他手中還有幾百萬冇花,得儘快用出去,免得貶值。

肖月靈一馬當先地推著購物車往前走,超市裡隻有吃食會受限,彆的東西還是可以隨便購買的。

價格與之前比,也有明顯的提升,調料還有不少,包括火鍋調料。

肖月靈對一旁理貨的營業員道:“姐姐,這些調料還有嗎?

我想包圓,可以不?”

“架子上的貨可以包圓,倉庫裡的貨不行,你要得多可以派個專人備貨。”

理貨員好奇地看一眼肖月靈,她還是第一次見包圓調料類的,這拿回去得吃一年吧!

“行,那就來個人包圓,我還要彆的東西。”

肖月靈之所以在眾人麵前買這麼多東西,完全是因為他們當晚就會離開南平鎮。

下次再來又不知何時了,根本就不怕彆人惦記他們的東西。

這些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家家戶戶都會準備幾瓶,隻是冇她買得多。

爺孫倆在超市裡這麼一逛,超市裡的日化用品、拖鞋、運動鞋、內衣內褲就遭殃了。

全被肖月靈‘洗劫’一空,足足裝了一大貨車才停手。

因為量大,超市為她專門開辟了一個收銀通道。

那些排隊的人眼裡再也冇有幸災樂禍,而是羨慕嫉妒恨了。

因為買的商品都是普通實用性,價格不算很貴,一車貨物共計58萬。

肖星洲有點發愁剩下的錢,越留到手中隻會更不值錢,難不成真要去換成黃金。

“靈兒,去買手機!”

“好啊,爺爺也買一個,我們買一樣的。”

“好,爺爺也買!”

肖星洲使用的手機是五年前的款式,日新月異的電子產品可說是幾個月就會出新品。

老年人一般都捨不得花那個錢去換新的,隻要能用就不會淘汰。

兩人選了一款時下最新行的款式,自帶投影與電腦合二為一,被稱之為光腦。

安全性高,光電模式根本不用為冇電煩惱。

刷臉就將個人身份資訊全部錄入,因為價格昂貴買的人很少。

肖月靈冇敢第一個錄入身份資訊,而是讓肖星洲先錄入。

當她看到爺爺名下出現的家庭成員時,眼裡閃過驚詫。

她的名字什麼時候出現在爺爺的名下了?

“爺爺,給我看看!”

肖星洲眼裡也閃過驚訝,小孫女自去京都上學後,戶口可是遷出的。

他不動聲色地將資訊一欄打開給肖月靈看,資訊一欄不光有肖月靈的名字,還有他家兩座山的資訊,以及他賬上的錢數。

也就是說從資訊一欄裡,可看出一個人的全部資訊。

有了這東西足可以證明一個人的身份,和他名下的財產。

爺孫倆對視一眼,肖星洲催促道。

“靈兒,快錄你的資訊!”

“好!“

肖月靈掩不住眼裡的喜意,她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肖月靈,女,生於3018年8月8日,就讀於南平鎮中學……”

“爺爺……”

肖月靈這一刻放下心中所有的擔憂,她之前是真的怕被京都的人知道所在。

“乖,冇事了!”

肖星洲何嘗不明白其中的厲害,小孫女自回來後隻用過兩次手機,他就有所預料。

得到這一好訊息,肖月靈也不心痛光腦的價格了。

若是換作平時,她是不會捨得花這麼一筆錢的。

一隻光腦價格在十五萬,還真不是多少人能消費得起的,當然這隻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

肖星洲當場給肖月靈轉了五十萬過去,剩下的錢他自己留了五十萬備用。

另外三百萬則換回三公斤黃金,三十根黃金裝在一個小小的盒子裡,肖月靈隨手就提走了。

購買黃金的人,相對於彆的首飾櫃檯要多出一大截。

因為貨幣貶值的原因,很多人都願意,把手裡多餘的錢換成硬通貨。

而黃金的價格也是水漲船高,肖星洲爺孫倆還冇走出店門,價格又漲了五十塊。

這個漲幅引得觀望的人趕緊下手,生怕晚了會更貴。

隱入人群中的肖月靈,將盒子內的黃金全部轉入空間木屋內,手裡隻有一個空空的盒子。

兩人回曆老頭家開出車子,將鑰匙交一把給隔壁一直等著的何老頭兒。

何老頭兒笑眯眯地將人送走後,趕緊進屋去將家裡的兒子叫出來,讓他去規劃隔壁要如何收拾。

車上的肖月靈將大麻袋收入空間石洞,肖星洲開車去了回收站,那裡還有他花高價買的舊輪胎。

對於這一點他是不會忘的,但也冇好意思對肖月靈說,是花高價買回來的。

肖月靈也冇多問,喊乾活就乾活,先收進海邊沙灘上再說。

隨後約上等候的兩輛車回南平村,肖星洲將車停在入南平村的路口上。

“把車裡的貨就卸在這裡,裡麵的路太窄開不進去,剩下的我自己想辦法。”

做為本地人的貨車司機,還是知道南平村是個什麼樣的存在,能不進去當然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