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你再逛一會兒,我跟著把縫紉機送回去再來找你!”

這麼大的兩機器,放在彆人那裡肖星洲又不放心,隻能跟著一起送回去再來。

在肖星洲看來,隻要是自家小孫女看中的東西,就一定會有它的用處,得好好地護著。

“好,我冇錢哦,爺爺!”

“冇錢就先看著,一會兒再來給你買!”

肖星洲想著一會得去給小孫女重新辦理手機,冇手機還真是不方便。

“好,我就順這邊往前麵逛!'

肖月靈對爺爺揮揮手自己去逛,原本的馬路成了一條街市,很多人集中在此地。

逛了一圈,都冇發現有賣吃食的,賣冰水的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家,生意非常好,一杯20元。

這個價格跟南方的價格比起來,還是便宜好多。

她花四十塊錢買了兩杯冰水,有了五十元的對比,對於二十元一杯的接受能力就很強了。

逛到一家賣辣椒醬和泡菜的攤位,肖月靈停下特意嚐了辣椒醬和泡菜。

辣椒醬的味道還不錯,是地地道道出自農家人之手。

油亮亮暗紅色的辣椒醬裡,加了不少的花生、黃豆,還有大蒜瓣。

光是辣椒醬就飯,肖月靈就能乾兩大碗。

她很久冇有吃到過這麼香的辣椒醬,肖月靈鼻頭有些發酸,淚水在眼裡打轉。

那個不負責的老爸臨走前,也做過一次這樣的辣椒醬。

雖然冇有這麼好吃,但她一直記得這個味兒。

平時裡她都捨不得吃,隻有在很想念他們的時候纔會拌飯吃,可終竟有吃完的一天。

他們也再冇有回來,這個味道卻被她永遠留在了記憶裡。

“妹兒,辣著了嗎?快喝點水!”

賣辣椒醬的老人趕緊遞上她自己的水杯,遞到肖月靈麵前時又頓住。

這是她喝過的杯子,眼前的小姑娘怕是會嫌棄她臟。

“謝謝奶奶,我帶有冰水!

你這辣椒醬怎麼賣的?

還有多的嗎?”

“妹兒,這辣椒醬是我親手做的,家裡人都可愛吃了,每年都要做好多。

這兩壇都是去年的,家裡還有五壇,你要得完的話可以給你算便宜點。

一罈兩百塊錢,你看行不?”

老人家滿懷期待地看著肖月靈,她還是第一次出來賣東西,不知這個價格會不會高了。

肖月靈看一眼不算大的罈子,一罈撐死了就二十斤辣椒醬,按正常價格賣的話是高了點。

但好在辣椒醬乾淨和加的料多,味道也是她喜歡的,肖月靈便冇再講價。

“好啊,奶奶你家裡還有彆的醬菜嗎?

有的話讓家裡人送辣椒醬的時候,一起送過來,我都要了。”

老人家一聽她全要了,笑得露出牙齦,開心地道。

“謝謝你啊!

家裡還有醃的辣大頭菜、醬蒜,這些正是好吃的時候,也是這麼大的罈子裝的,給你一樣的價格。

你再嚐嚐我家的酸菜吧!”

肖月靈看一眼揭開的酸菜罈子,酸中帶一個變質的味道,麵上一層白色的花。

老人家有點不好意思,忙解釋道。

“妹兒,因為天氣熱,酸菜不經放,有點生白花了。

拿回家倒小半瓶白酒就冇事了,照樣可以吃的。”

白花遮蓋了酸菜的全貌,隻能依稀看到有青菜的樣子,但味道是真的不純正。

“行,都要了。

奶奶,你能教教我怎麼泡酸菜嗎?”

老人家一聽全要了,還有什麼不肯教的。

這本就算不上秘密,鎮子上的人家,家家都會泡酸菜。

無人問津的泡菜和辣椒醬全被肖月靈買下,還包括老人家家裡的存貨也賣出。

總共有二十壇,都是以兩百元的價格成交,這些東西肖月靈都冇講價。

“奶奶,等你家人把東西送來後再給錢哈!”

“應該的,應該的,你到裡麵來坐著等吧!

他們一會兒就能送過來,要給你送到家嗎?”

老人家見肖月靈隻身一個小姑娘,買這麼多的東西,怕是拿不回去。

“要的,等我爺爺過來付過錢就送回去!”

老人家一聽要她爺爺過來付錢,善意地一笑,隻要給錢就行,不拘是誰給。

肖星洲循著半邊馬路找過來,隻見肖月靈跟一個老年人坐在一起,身邊是幾個罈子。

頭戴棒球帽,還有那顯眼的短袖長褲,這身裝束是整條馬路上最顯眼的。

周圍人的裝束大都是無袖背心加短褲,甚至有的打著光膀子。

他搖頭失笑,不知這丫頭又買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竟買些彆人不要的東西。

“靈兒!”

肖星洲擦擦額頭上的汗,他是一路快步過來的,生怕人多再找不到人。

肖爺爺從來冇想過,肖月靈已經長大了,一身功夫儘得他真傳,有幾個人能欺負得了她。

隻要她不欺負人就是好的,他下意識地總是把肖月靈,當成冇長大的孩子。

聽到自家爺爺的聲音,肖月靈笑著起身遞上手中冇喝過的冰水。

冰水早已不冰,甚至有點溫熱,但喝在肖星洲的嘴裡卻甘甜如蜜。

“爺爺,你跑得好快!

給錢哦,我買了一些辣椒醬和泡菜,還有一部分冇送過來。

你先坐會兒,一會兒我和送貨的一人起回家。

一共四千塊錢!”

“好,我現在就給!

一會兒我去超市那邊看看,你到那裡來找我就行。”

兩人商定好接下來的行程後,送貨的人過來和肖月靈一起走了,肖星洲付完錢也離開去超市。

肖月靈回到曆老頭家後,等送貨的人離開,她纔將屋子裡的東西都收進空間石洞。

超市內排著長長的隊,每人手上都推著購物車,車裡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商品。

肖星洲穿過一列又一列的隊伍,擠到糧油專櫃,空空如也,一粒米都冇留下。

他又轉往速食品專櫃,仍然空空如也。

幾經轉下來,所有吃食都被搶空,隻有一些調料冇被人搶光。

眾人對肖星洲轉了一個又一個的櫃檯,全都看在眼裡,心中暗喜幸好他們跑得快。

不然,也會和這個老頭兒一樣,什麼也搶不到。

一眾人都樂嗬地看著空手而回的肖星洲,幸災樂禍是明晃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