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間屋子是曆老頭兒的臥室,裡麵的兩個架子上放滿了東西,許多東西都是真空包裝的。

肖月靈不知客氣為何物,既然是交給爺爺處理的房子,那裡麵的東西自然就屬於他們的了。

隻是這份情,她還是會記下的,以後有機會了再還。

她是個恩怨分明的好孩子!

架子的最下方是一排不起眼的灰色布袋子,肖月靈一一打開,裡麵全是種子。

每樣的量都不多,有的隻有一小把的量,棉花種子、蔥薑蒜、四季豆等

土豆和紅薯也不多,拳頭那麼大七八個。

肖月靈認識的種子有限,並不能將小布袋裡的種子認全,但成熟了她還是認識的。

這些小布袋裡包含了當地常有的糧種和菜種,種子顆粒飽滿,但個頭冇有她買的國外種子大。

最令她意外的還是西瓜籽、葵花籽,肖月靈趕緊收進空間石洞中。

她都懷疑外麵這麼熱的天氣,會不會將種子給熱死了。

如今收集到生活中常見的糧食和蔬菜種子,雖然量不大,但有了這些東西就不怕以後冇吃的了。

隻要撐過第一年,她就可以大麵積種植,之前在京都買的糧食足夠爺孫倆吃幾年的。

唯一遺憾的是冇買到海稻種子,空間中那麼一大片海空著,真是可惜了。

空間中要種水稻,還要改造水田。

她曾聽說有旱稻種子,那個產量還不錯的,可惜冇種子。

她之前在京都買的種子,都是不能留種的,用完了就冇了。

有糧心裡不慌,她是有糧種心裡不慌,這些東西才能給她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屋子裡的東西收完後,肖月靈發現後麵還有一個敞棚,裡麵放著的東西,不正是他們買的東西嗎!

那是他們給兩個新家買的日用品、傢俱、床上用品和冰箱。

肖月靈直接從窗戶翻出去,觀察周圍冇人盯著這個院子裡,才從物品前快速地走過。

棚子裡的東西全部消失在眼前,地上留下放過東西的痕跡,肖月靈找來掃把將地麵清掃乾淨。

將自家的東西都收完後,肖月靈又進了鋪麵,將裡麵的東西全收刮進空間。

她纔去打開木門,門是從裡麵卡上的,根本不費力。

但她還是小心翼翼地將門板取下來,生怕力道重了,再把這些老古董的木板給弄壞了。

她一時還找不到相同的木板給曆老頭兒還原,也不知那老頭兒還會不會回來。

肖月靈本想著回來的時候,送曆老頭兒一瓶加了料的礦泉水,誰知他自己運氣不佳,竟然不給她這個機會。

那就隻能希望他自求多福了,不要感染上'HBM'。

外麵發生的病變,肖月靈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就知道了,‘HBM’病並冇有外界說的那麼簡單。

她冇想到的是捂了這麼久的事,竟會藉著龍捲風的機會暴出來,這次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徹底的解決。

以後,人多的地方是真的不能來了。

肖星洲回來時,肖月靈已經把門板拆完了,正坐在鋪麵看著外麵強烈陽光下扭曲的熱浪發呆。

“靈兒,怎麼了?”

肖星洲的話打斷了發呆的肖月靈,她對老爺子露出一個無害的笑。

“冇事!

爺爺跟隔壁聊得如何?”

“在我們走後的這幾天,鎮子上有大量的返鄉人員回來,房價一天一個價,已經是原來的兩倍。

我把這房子租給隔壁了,先租了一年,收到的租金正好去買化糞池。

曆老頭兒看樣子短時間是不會回來的,但這房子還得給他留著,畢竟他是房主。

靈兒,把門關上,我要出去辦點事兒,我們晚上再回家!”

肖星洲說著將拆下來的木板一一拚上,門大敞著他也不放心離開。

“爺爺,那你吃過飯再去吧!

外麵這麼熱,要辦事的話不好找人吧!”

肖月靈將木板一一遞給爺爺,這個門板讓她取下來能行,但要拚上就有一定的難度了。

裝好木板,兩人往屋裡走,肖星洲見屋裡隻留下曆老頭兒的用品,便知道是自家靈兒將東西都收起來了。

“靈兒,給我拿一根人蔘出來,咱們手上冇多少錢了,後麵還有用錢的時候。”

肖月靈體驗了一把冇錢的苦處,也希望能換點錢在手。

“好,爺爺你早點回來哈!”

肖月靈拿一根新鮮人蔘出來,又重新拿一袋饅頭出來。

早上放在車上的饅頭,隻怕是變味兒不能吃了,這麼熱的天氣食物一會兒就會這質。

何況是在太陽下的車內,變質的速度隻會更快。

“好,在這等著我,你把曆老頭兒屋裡的東西,都給他收了。

免得彆人搬進來給弄壞了,兩台大功率風扇正好山裡用得著。

晚上我帶你去逛鎮上的夜市,聽說很熱鬨的,夜市上有很多交換舊物的。

說不定有些東西,我們能用上。”

這次回山上後,肖星洲短時間是不準備下山的,‘HBM’和回鄉潮,隻能說明情況越來越糟。

山上的安全性還不是很高,要加緊建設,他也怕回去晚了,房子被人給占了。

還有一點他冇告訴肖月靈的是,鎮上所有的農業公司,都被強製歸入當地政府名下。

他不知道所在的南山村會是個什麼情況,隻怕那裡很快也會有人陸續回村。

自己的地盤得守牢了,他不允許彆人侵入地盤。

“好,爺爺快點回來!”

肖月靈將爺爺送到門口,看著車子離開後,纔將門全部關上。

她將屋子裡所有的東西都收起,連一根凳子都冇留。

曆老頭兒的家裡冇有安空調,隻有大風扇,而且還是一種很老舊的樣式。

機械式的操作,與現在的智慧操作完全不同,但風力還是很大的。

呼呼的風聲,雖然吹出的風是熱的,但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因為天氣太熱,肖月靈便將之前收的竹蓆,拿一張出來直接鋪在地上躺上去。

肖月靈躺在地上吹著大風扇,翹著二朗腿喝著大白弄的冰鮮榨果汁,小日子不要太美。

“哎,這種躺贏的日子纔是人過的嘛!

若是溫度能再低點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