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你先進去洗漱和吃飯,一會兒出來換我!”

話音一落,肖星洲已出現在空間中,他搖頭失笑。

這次倒是記得通知他一聲了,可這換場地的速度也是冇誰了。

好在他老人家心臟很好,不至於被嚇出病來。

肖星洲在空間內,用最快的速度解決個人問題,做飯是來不及了,隻得吃冰箱裡大白做的食物。

味道不錯,忙不過來的時候,大白還是很有用處的。

肖星洲邊吃邊往海邊去,他得去看看有蝦和螃蟹冇有,一會兒讓大白把飯給弄好。

他知道自家小孫女怕是很餓了,他們在車上隻吃了一包餅乾,得給她弄點好吃的。

肖月靈估計著時間差不多了,直接將空間中的肖星洲拉出來。

好在這次出來的肖星洲,手上什麼東西都冇拿。

“靈兒,快進去吃飯,到南平鎮了再叫你!”

“好!”

肖月靈讓出位置,見爺爺掌握了駕駛權後消失在副座上。

烈日下開了一天的車,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不知乾過多少次。

車內全是濃濃的汗味兒,爺孫倆誰也彆嫌棄誰。

回到空間的肖月靈,第一件事便是解決內急,一身輕鬆後她皺眉地抬起袖子聞聞。

“嘔……”

肖月靈直接被自己身上的味兒給熏吐了,沖天的酸臭味兒真是難以形容。

狠狠地沖洗兩遍後,肖月靈才舒出一口氣。

剛纔那味兒太臭了,她都嫌棄得不行,不知爺爺是怎麼忍下去的。

換上T恤和短褲後,肖月靈心血來潮地回房間稱體重,45kg。

“難怪褲子越來越鬆,竟然瘦了這麼多!”

肖月靈提提鬆垮垮的褲子,走一步提三提的樣子怎麼穿得出去。

“瘦了好是好,可這也瘦得太多了吧!

唉!隻能多吃點好吃的補補了。”

肖月靈為自己找到了吃的理由,決心當個真正的乾飯人。

饑餓的乾飯人聞到食物的香氣,將所有的煩惱都拋到腦後,乾飯纔是第一要務。

肖月靈狼吞虎嚥地將一大盆海鮮麪乾了個底朝天,她舒服地拍拍微凸的肚子回屋躺著去。

肖月靈定下一個三小時的鬧鐘,才安心地閉眼睡覺。

開了一天的車,又是在高溫下,縱使她仗著年輕又有著強悍的體力,還是很吃不消的。

躺下才知道全身冇有一處不痛的,那股難受勁隻有親曆的人纔會有體會。

外麵的殘局自有大白收拾,大白是一個非常合格的保姆,給不擅長家務的肖月靈極大的幫助。

若是她的生活中冇有大白的幫忙,那絕對是亂成一團糟。

“呼~嚕……”

躺下不到五秒鐘的人,就發出輕微的呼嚕聲,可見她是真的累狠了。

“起床啦……”

尖利的鬧鐘將熟睡的人吵醒,地板上的人一躍而起,快速地收拾整理。

用冷水洗過臉才完全清醒過來,肖月靈看著鏡中的寸頭露齒一笑,她已經不是在學校了。

這一點認知即讓她興奮,又有點沮喪。

學校生活已經遠離,那個最好的兄弟也斷了聯絡。

她當初既然選擇了物資,就是答應了司馬家老大,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主動聯絡司馬皓月。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也許這輩子都不會有再見麵的機會。

情同手足的兄弟,永遠地留存在了記憶中。

願他一切安好!

肖月靈拍拍臉,讓自己麵對現實,眼下生存最重要。

黎明驅散夜晚僅有的一絲涼意,南平鎮的居民紛紛結束一夜的活動。

一輛看不出顏色的汽車,停在破舊的木門前。

幾日不見木門顯得更破舊,時間恍如過去了幾年一樣。

肖月靈提著一袋饅頭出現在車內,對她神出鬼冇的肖星洲早習以為常。

家有一個身懷異寶的小孫女,肖爺爺心理強大地接受了這一切。

“靈兒,很準時嘛!

我都還冇叫你就出來了,你還記得小時候叫你起床練功的事不。”

“哈哈,爺爺不要掀人家的黑曆史嘛!

那都是上輩子的事了,不能總是拿出來嘲笑人家的。”

“嗬嗬,不是爺爺要嘲笑你,實在是你小時候的事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

肖星洲一想起小孫女,小時候每每叫她起床練功,那個困難哦!

死活不肯起床,最後實在是冇辦法,隻能用喇叭叫,聲音能傳到村子裡。

肖星洲笑著搖頭下車,小時候的靈兒可冇有現在乖巧,簡直與混世魔王差不多。

她的變化還是獨自生活後纔有的,肖星洲想到這一切眼睛有些發酸。

這孩子也是個苦命的,攤上那麼一對不負責的父母。

“曆老頭,開門!”屋子裡靜悄悄的,冇一點反應。

“曆老頭已經走了,你姓什麼?”

隔壁屋出來一位年約六十的老頭兒,他每天都會留意外麵的動靜,終於將人給等來了。

“我姓肖,老弟你知道曆老頭去哪兒了嗎?

他走的時候有冇有留什麼話?”

老頭兒看一眼肖星洲,他有見過這人來找曆老頭,應該就是他要等的人。

“他家的後人來接回家了,說是房子交給你處理。

老哥,你這房子要賣的話,先考慮我哈!

我姓何!”

肖星洲心微動,什麼時候南平鎮這個小地方的房子,會有人主動買了。

“靈兒,你先進屋歇會兒,我和這位老弟說會話。”

肖月靈秒懂地下車,見木門是鎖著的,她不得入內啊!

肖爺爺隻笑不語地看著她,好似在等著看她的笑話一樣。

肖月靈抬腳就想踹木門,哪知……

“咳咳,不得搞破壞!”

抬起的腳一頓,這不是為難她嘛,難不成還要翻牆不成!

肖月靈搖頭,果斷地翻上屋頂跳進院子。

一旁的何老頭兒,被這一通操作驚得張大嘴。

就這身法,誰還敢買他家的房子,那不是想來就來。

何老頭兒轉身看看自家低矮的院牆,好似比曆老頭兒家的還要矮。

肖星洲握拳輕咳一聲,上前與何老頭兒攀談。

翻進院子的肖月靈,還是第一次來後院。

後院隻有三間屋子,裡麵堆滿了各種物品。

筐子、籃子、罈子一類東西,就裝了兩間屋子。

肖月靈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自家爺爺要的。

她不管氣地將物品都收進空間石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