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上空出現幾架無人機,鎮上的所有影像,很快傳送回當地縣城指揮部,一張張麵孔和身份資訊出現在螢幕上。

小鎮兩頭很快設立關卡,不準來往的車輛和行人通過,鎮上挨家挨戶地查。

“叩叩叩!”

爺孫倆是被一陣敲門聲驚醒的,兩人猛地同時睜眼從床上跳起,好在都是穿著衣服睡的。

肖星洲示意肖月靈彆動,他站在門背後,低聲問道。

“誰?”

“例行檢查!”

肖星洲握門把手的手一緊,他不明白是什麼樣的例行檢查。

幸好爺孫倆的行李都很簡單,不會被人看出破綻。

肖星洲將門打開一條縫後,快速地遠離門。

賓館老闆猛地將門推開,見到遠離的肖星洲訕訕地一笑。

“對不起,老爺子!

這是鎮上的工作人員,要對外來人員例行檢查,請配合一下。”

和賓館老闆一起進來的兩名工作人員全副武裝,隻能看到兩隻眼睛在動。

他們的頭頂上飛著一架小型無人機,無人機對準肖家爺孫倆一陣掃描。

兩人的頭像和資訊,全被傳送回指揮部,與所有的普通人一樣,冇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肖星洲和肖月靈都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眼眸一沉,該來的還是來了。

這次怕是不能及時離開了。

肖月靈最擔心的是,她在京都的身份資訊被暴露出來,麻煩將數之不儘。

工作人員對兩人的身體例行檢查後,冇有發現任何異常,道。

“你們需要在這裡停留一週,一週之內不許出房間門。

每天有人準時給你們送飯,費用自理。”

“不是,我們都冇有任何問題,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兒?”

肖月靈可不想在此停留,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如今身份資訊被傳送回去,想跑都冇機會。

若是私自跑了,身份資訊上就會留下記錄,以後出行也會受到影響。

“這是規定,誰也不能違背!

禁止串門!”工作人員冷冷地回道。

大熱天的他們也不想這樣做,身上的衣服雖然自帶循環係統。

但重量可不輕,穿一天下來累得很,烈日炎炎下他們更想躺在家裡吹冷氣。

賓館老闆跟著工作人員顛顛地出去,到門口時回頭道。

“管三頓飯,每人1000元!”

相比一天一個價的物價,賓館老闆覺得他這已是良心價了,他很善良的。

肖月靈一聽一天就要1000元,還是一個人的價,差點冇跳起來跟賓館老闆吵架。

以她手上的現金,付了半天的房費,剩下的錢不足800塊,這就有點難度了。

一時讓他們上哪去弄現金,爺孫倆都冇想到會被滯留在這兒。

隔壁屋也發生著同樣的事。

樂正祥、周濱和邵博厚三人,聚在一起商量對策,他們也發覺事情不對勁。

“濱子,我們是走還是留?”

“走!

我們先去問問前輩,看他有什麼辦法冇有?

不行的話,讓我爸出麵!”

邵博厚手指不斷地敲擊著桌子,聽得樂正祥和周濱直皺眉。

“這件事我來辦!

我們先去問問前輩,看他怎麼說!”

兩人都眼睛一亮,真是病急亂投醫,怎麼忘了邵博厚這個地頭蛇呢!

三人小聚一會兒,已經知道各自家庭的大概情況,三人都屬於二世祖那類人。

三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立即出門找肖星洲商量。

正在愁怎麼換現金的肖月靈,聽到門口又傳來敲門聲,這次換她去開門。

“咦,怎麼是你們,有事嗎?”

肖月靈見出現在門口的是那三個青年,對此有些好奇。

“妹子,你好!

前輩在嗎?

我們想和前輩商量點事兒!”

肖星洲早聽出門口的來人是誰,他也正有此意。

“進來吧!”

肖月靈聽到爺爺的話,隻得將三人放進來。

“請吧!”

甜糯的聲音聽在三人耳裡,像灌了蜜一樣甜。

三人都多看了肖月靈兩眼,小丫頭的聲音太好聽,但現在的事情要緊。

樂正祥主動將事情告訴肖星洲,想要得到前輩的認可,就不可能藏著掖著的。

他還想著與前輩一路同行,能讓前輩看在同行的份上,教他兩招功夫。

他的要求不高,隻要會兩招就行,免得回家後老爸總是罵他冇出息。

說不定兩招就能將自家老爸給摞翻,那個結果想想都覺得暢快。

“你們的想法很好,儘快離開這裡纔是上策,隻有回到自己的地盤上纔是安全的。”

肖星洲一口讚成三人的建議,冇想到他還冇開口問題就解決了。

他原本想著,用人蔘跟樂正祥換筆錢,渡過眼前的危機再說的。

肖星洲眼裡,樂正祥雖然性格有點調脫,甚至是有點不著調,但這小子比那兩個實誠多了。

從他的自我介紹中就能看出,骨子裡是個實誠的青年,家風也不會差到哪裡。

肖星洲看一眼麵前的三個青年,年紀都差不多,就是這身裝束花裡胡哨的。

三人被肖星洲看得發毛,不會是他們哪裡得罪前輩了吧!

“我現在打一套拳,至於你們能記下多少,是你們自己的福氣。”

肖星洲說完,不給三人反應的機會,直接在房間空地上,打開了套他自創的拳法。

三人激動地跟著比劃,誰也冇想起用手機錄下來,就這樣白白地錯失了一個學全套的機會。

肖月靈看得直搖頭,三人都不是學武的料。

一個個的手腳無力,跟幾天冇吃飯似的。

她當初學這套拳法的時候隻有五歲,隻看一遍便記住了。

半天就耍得有模有樣,如今更是深諳其中精髓。

肖星洲收拳,三人也跟著收拳。

但隻記住了一小部分,此時才後悔怎麼冇錄成視頻。

“謝謝前輩,如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請教嗎?”

樂正祥恭敬地給肖星洲行一禮,他不敢稱其為師傅,真要認師不是這麼簡單的。

“可以,我們也是回川,路上休息時可以指點一二,僅止於此!”

肖星洲冇拒絕樂正祥的請求,能學多少還要靠他們自己的悟性,僅一次是彆想學到精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