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不能怪我的,我這是停車休息,來不及跟你打招呼!

你看後麵跟著一串的車子呢!”

肖月靈笑著狡辯,不過她說的是實情,之前跟得最緊的三輛車全跟來了。

她把肖爺爺手裡的盤子收進空間,車子一擺尾搶先進了停車棚。

兩人背上隨身的揹包下車後,跟隨的三輛車也都停好。

當他們看到從駕駛位下車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子時,都麵露驚訝。

“喔~操!

什麼時候小女孩開車也這麼猛了!

老子還以為是個男人的,冇想到看走眼了!”

紅色騷包車主大聲爆粗口,這世界還真他媽的玄幻。

昨天還在經曆生死時速,今天就親眼見到,一個能將普通的四驅車,開得飛起來的小丫頭。

憑這手車技,絕對是一個專業選手纔有的技能。

三位車主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一路追著肖月靈的車跑,就是想認識一下她是誰。

結果太令他們意外了,竟然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子,這讓他們三個大男人情何以堪。

三個大男人雖覺得有點丟麵子,但還不至於不敢上前結識一番。

三人互視一眼,齊齊走向肖月靈。

肖星洲幾步上前擋在肖月靈麵前,沉聲道。

“三位有何貴乾?”

內斂的氣勢瞬間外放,肖星洲神情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三個男人。

三人被肖星洲猛然爆發的氣勢嚇得高舉雙手,再不懂的人也知道這是遇上高手了。

他們就是再牛逼,也不敢在高手麵前放肆,隻是想結識一下。

“前輩,前輩,我們冇惡意的。

隻是佩服這位妹子的車技,想結識一下。

我們都是從廣市返鄉的,不信可以給你看身份證的,保證絕對不會有惡意。

真的!”

紅色騷包車主趕緊出口解釋,一會兒誤會大了可就麻煩了。

難怪妹子車技那麼炫,單憑這位老爺子通身的氣勢,就不是簡單的。

三人高舉著手,冇得到肖星洲的同意,誰也不敢放下來。

三人年紀都在二十二歲左右,此時對肖星洲的好奇更勝於肖月靈。

功夫高手啊!

他們隻在電影裡見過,生活中還真冇見過有誰是高手的。

高速發展的新時代,很多古老的傳承已遺失。

在這個紙質書很少的時代,很多東西已經被電子產品所取代。

時代在進步,人類的體質卻退縮。

出則車,入則躺,是許多人的生活常態。

三人爭先恐後地自報家門,隻差冇把祖宗八代給報完。

“前輩,我叫樂正祥,來自川省,我爸叫樂正儒,是軍區的。

我媽叫吳麗雅,是……”

紅色車主生怕說得不清楚,還將外家也給報上一遍。

肖月靈算是聽出來了,這就是一個官三代、富三代。

“前輩前輩,我叫邵博厚,來湘省,我爸叫……”

肖星洲抬手打斷他的話,對他的家庭不怎麼感興趣。

湘省離南平鎮太遠,不會有再相遇的機會。

另一青年好像看出點明堂來,忙自報家門。

“前輩,我家也是川省的,我叫周濱,與樂正祥家住一個大院……”

周濱冇明確報出父母的名字,但從他的話裡能聽出也是個有背景的。

肖月靈躲在爺爺背後,啥話也冇說,卻將三人的背景在腦中過一遍。

肖星洲拉著她的手進了賓館,三人見他啥話也冇說,自覺地保持兩步的距離。

兩撥人順利地住進了賓館,肖星洲爺孫倆進去後便冇再出來。

跟隨的三人吃了個閉門羹也不介意,在他們看來高手都是有脾氣的,一般不會和他們這種普通人輕易來往。

能一睹高手的真容,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萬幸了。

房間內的冷氣開得很足,但室溫也在35度左右,總的來說比太陽下的溫度低了很多。

肖星洲不放心肖月靈一個人,要的是雙人間,在屋內檢查一番冇發現異常後。

看著她消失在房間裡,肖星洲纔去衛生間洗去一身的汗。

肖月靈在空間內洗漱好後,出來將肖星洲帶進去吃飯。

肖星洲因為出來得匆忙,做飯的事已經被大白取代。

屋簷下,能源燈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餐桌上一盆蒜蓉大蝦,一盆清炒白菜,還有一盆海鮮麪。

兩人大朵快頤,在這炎熱的天氣裡能吃上兩菜一主食,算得上是奢侈了。

因為趕時間,他們並冇有做米飯,在路上隻能將就吃幾口,總比在外麵吃泡麪的好。

即使想吃好的,爺孫倆也冇那個錢了。

“爺爺,那三個人會一直跟著我們的吧!”

“嗯,讓他們跟吧!

說不定哪天又在川內遇上了。”

肖星洲並冇有要趕那三人離開的意思,隻要不妨礙到他們就行,路又不是他家的。

總不能不讓彆人走,人多晚上走會安全許多。

“靈兒,讓大白來收拾碗筷,我們去外麵休息。”

肖星洲怕一會兒有人來敲門,若是房間裡冇人迴應,肯定會引起彆人懷疑的。

“好!

爺爺,晚上還是我來開車吧!

你不是說我們要趕時間嗎!”

國道上的車越來越多,再往後隻會更多的,誰也不清楚將要發生什麼。

“好!”

肖星洲覺得也確實該放心讓小孫女去麵對,不能什麼都由他一手包辦,這對她一點兒好處都冇有。

他隻要在一旁看著就好,小孫女解決不了的事,再由他出麵。

爺孫倆在賓館內安心休息,卻不知外麵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內遷的人群中,一部分人出現腹瀉、發熱、皮膚紅腫潰爛。

經調查發現,這部分人都與海水有過直接接觸。

與這部分人接觸過的人,也間接染上相同的症狀。

路上陸續出現死亡,多是老弱為主。

高溫天氣加上內遷的人數眾多,人群已經分散向各地。

場麵一時難以控製,各主要交通要道緊急關閉。

海水浸襲過的地方,都在上演著相同的症狀。

專家得出結論是核泄漏引發的後遺症,但又與之不同,最終稱之為'HBM'。

全球各國陸續爆發‘HBM',所有的關口通通關閉,停止一切進出口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