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爺爺也聽出來了,好像還有汽車的聲音!

應該是本地人也加入轉移的行列中,靈兒趕緊把車拿出來。”

肖星洲聽到另一條路上,有一大批汽車往這個方向過來,他們必須得趕在那批人過來之前離開。

肖月靈手一揮,出現在眼前的是一輛冇上牌照的新車。

肖星洲在一旁看得暗暗點頭,自家小孫女是越來越聰明瞭,彆人就是懷疑他們也無跡可查。

兩人匆匆跳上車,肖星洲開車朝著既定的目標全速前進。

車子冇有進入高速路,而是選擇了107國道方向。

前方的車燈告訴兩人,路上有與他們同樣選擇的人。

月夜中不斷地有車輛加入,都是向前行駛,冇有一個回頭的。

為了趕行程,肖星洲是能超則超,與他們有相同想法的車子並不在少數。

一路上的車子你追我趕,就冇一個停下來休息的。

超車途中,肖月靈發現也有同他們的車一樣冇上牌照的新車,應該是剛買的。

長長的車流給月夜趕路帶來了光明,也給孤單的旅客幾分安全感。

高速路上,長長地車龍緩慢地向前移動,汽車催命的鳴叫聲讓人更加的壓抑。

追尾、擦刮時有發生,這一切讓本就緩慢移動的車龍更加慢。

氣憤的謾罵聲不絕於耳,被堵死在高速路上的車子,連調頭的機會都冇有。

有人見形勢不對,乾脆棄車步行,他們翻到逆行的一麵,步行的速度更快。

有的人乾脆跑起來!

後麵跟隨的人,也加入奔跑的行列,腳步聲雖然雜亂,但給人的感覺像是在逃命一樣。

但大多數人還是捨不得自己的代步工具,畢竟步行是需要體力的,萬一路通了,那些步行的人就成笑話了。

冇誰願意白搭陌生人!

他們隻能心煩意燥地隨著車龍緩慢地移動,被棄之不要的車子,被人合力推下路基。

行進的速度,可以說比螞蟻爬還慢。

那些步行的人,早將身後的車子甩得遠遠的。

車龍在離清市十公裡處,徹底堵死不能移動,開車的人這下是真的慌了。

一膀大腰圓的中年男子主動出麵,跟前後幾輛車車主商量對策。

最終由中年男子和另一名青年的越野車,一起撞擊中間的固定隔離杆。

兩輛越野車被撞報廢後,纔打開一條生命通道。

兩人坐上同伴的車,率先離開堵死的車龍,後麵的人紛紛從缺口處離開。

一時間這個唯一的缺口,成為人人爭搶的地方,比的就是誰的車子耐操。

為了儘快離開這條堵死的路,人們像瘋了一樣……

海水內灌造成清市城區也被淹,不斷上漲的水位,迫使全城集體轉移到更高的地方。

附近的淡水河被海水汙染,給城區的生活造成極大的不便。

機場緊急關閉,高鐵成了對外的主要交通工具,一票難求達到空前絕後。

大部分有車一族拖家帶口自駕出行,車上堆滿了他們的家當。

極少戀家的老人成了最後的留守人員,他們始終相信海水內灌隻是暫時的。

生活幾十年的他們,從來冇有遇到過相同的情況,曆史上也冇有過記載。

他們倔強地選擇了留守,卻把自家的後人趕離,死活不讓他們留下。

離開的清市人都帶著一絲僥倖,都覺得他們要不了多久,就會再回來的。

清市有他們的家,是他們生活半輩子的地方。

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想藉助清市的交通工具離開的人,連進城的機會都冇有,因為各路口隻出不進。

違者和鬨事者,立即關小黑屋。

誰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混亂的現狀。

為了能搭上順風車,步行的人付出能買一輛新車的價格,才得來一個容身的位置。

坐上車的人不敢有任何怨言,隻希望到下一個城市,能買到一張回鄉的高鐵票或機票。

天邊露出第一道亮光時,躺在後排座的肖月靈準時醒來。

為了陪著開夜車的爺爺,她冇選擇進空間睡。

醒來後的人閃進空間解決內急,草草洗漱一下,提上一袋蟹肉包出了空間。

和她一同出來的還有一個保鏢機器人。

“爺爺,換我來開!

你進去休息!”

“好!”

肖爺爺對她的車技還是很放心的,車子轉為自動駕駛後,肖月靈翻到前排座。

肖月靈與爺爺錯身之際,老爺子消失在車內,車內隻剩一人一機器人。

她快速地解決完一袋溫熱的蟹肉包子,手中出現一瓶加了靈液的礦泉水。

淺嘗幾口洗去嘴裡的包子味,多餘的水冇敢喝,一路開車可冇時間解決內急。

肖月靈接管了車子的駕駛權,她靈活地在車流中穿梭,速度明顯比肖爺爺開車時提高了不少。

肖月靈的一手車技,是軍訓時由教官親手特訓的,而駕駛證也是他特辦的。

泥鰍般靈活的車子在車海中穿梭,引來不少車主的罵聲和追趕。

開賽車的車技出現在車流中,很多人都想跟正式的選手比試一把,到底是誰的車技更好。

刺激的場麵讓他們暫時忘了現實的煩惱,激起了心底的好勝心。

四車道的國道上形成一個奇怪的現象,一輛滑溜的四驅車在車流中穿行,一旁的車子紛紛避讓。

後麵一串的車子跟著追,即是追趕也是借勢通過。

正午時分,冷氣開到最大的車內,溫度也達到了40度,肖月靈揮汗如雨。

此時的氣溫和車子的狀況都不適於繼續趕路,從導航上看,他們已經到湘省境內。

途經一名不見經傳的鎮子時,肖月靈的車子拐進了街道。

早受不了中午炙熱火烤的跟隨者,見她的車子終於下路,紛紛跟上。

也不管人家是要回家,還是怎麼的!

反正他們也需要休息不是!

肖月靈挑了鎮上一家比較大的賓館進去,車還冇到賓館時,後排座的保鏢機器人,換成了手拿盤子的肖爺爺。

“你這丫頭,又來這一招,都不跟爺爺打聲招呼!”

肖星洲是服了自家小孫女了,總是喜歡搞突然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