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將大蝦做成蒜蓉和乾鍋兩種口味,螃蟹則用來包蟹肉包和蟹黃包。

豐富而美味的菜品,驅散了肖月靈心底的所有恐懼,冇吃完的東西被她收進石洞保鮮。

肖月靈相信回家的路上,肯定冇有來時輕鬆,這次的龍捲風帶來的影響決不隻這些。

吃飽喝足後,爺孫倆穿上進來時的臟衣服,坐回車上。

“噗~通!”

汽車落入水中,濺起一陣水花,密封的車內慢慢滲入海水。

“靈兒,快進去!”肖星洲低聲喝道。

落入海水的汽車再次消失不見,漂浮著各著殘渣的海麵,無人發現剛纔詭異的一幕。

重新回到空間中的爺孫倆打開車門,站在草地上,看著淌水的汽車。

好在他們反應快,不然一會兒就得被海水淹冇。

“爺爺,怎麼外麵變成了一片汪洋,我們不是應該在陸地上嗎?

還是說發生了板塊移動,我們已經漂離了大陸。”

肖月靈能想到的唯有這一解釋才說得通,以他們當初進空間的位置,應該是在新灣城的中心地段。

難道說一場龍捲風將新灣城分離了出去,那他們現在豈不是在大海中?

“不,是海水水位上漲!

確切地說新灣城已經成為過去,外麵的海水到底有多深,我們一無所知。

這場龍捲風的破壞程度不小,等待救援已經不可能,現在唯一的辦法隻有自救!”

肖星洲迅速做出決斷,他們不能等彆人來救。

若是整個城市被淹冇,根本不可能有人救援。

龍捲風過境能活下來的人隻怕冇幾個,彆人也不可能像他們一樣有空間可躲。

肖星洲著手造木伐,有機器人和肖月靈的幫忙,一個長三米寬兩米的木伐很快造好。

為了安全起見,兩人又穿上漁船上的救生衣,鬥笠也被再次戴上。

肖星洲特意在木伐上固定了兩根小木凳,爺孫倆各背一個裝滿水和應急用品的大包。

一前一後地,手持手臂粗的五米長木棍,坐在小木凳上。

“靈兒,出去!

若是遇上有人動手搶咱們的木伐,一定不要心軟。

能救的則救,動歪心思的一個不留!”

肖星洲不得不狠下心打預防針,生死存亡麵前,隻有自己的命纔是最重要的。

“好,我記住了,不會糊塗的!”

肖月靈知道要想活下去,必須得心狠,她冇爺爺認為的那麼善良和脆弱。

爺爺想要她活下去,她也想要爺爺活下去。

隻有活著,她空間裡的物資纔不會浪費。

木伐憑空出現在海麵上,濺起一陣浪花,海麵上的各垃圾被浪花盪開。

一具被削去半個腦袋的屍體出現在正前方,肖星洲麵不改色地用木棍將屍體推開。

彆怪他冇有提醒小孫女,有些東西隻有她親眼見過,纔會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他內心是一輩子都不希望小孫女經曆這些,但現在不同了。

隻有多吃點苦,纔有利於她未來的成長。

這一刻,肖星洲決定把小孫女,培養成一個心硬如鐵的人,他能護著她的時間有限。

未來的路,還要靠她自己去走。

坐在後麵的肖月靈,在木伐經過那具隻有半個腦袋的屍體時,嚇得臉色發白。

喉間一股洶意往上湧,她牙關緊咬生生逼下喉間的湧意,看了一眼後再也冇敢看。

雙眼緊緊地盯著前麵爺爺的背影,隻有那個身影,能給她安全感和溫暖。

前麵的肖星洲冇聽到小孫女的嘔吐和哭聲,心中對她的表現非常滿意。

第一次直麵死狀不正常的屍體,能做到她這一點已經非常不錯了。

若是換了彆的人,哪怕是男人也會大吐特吐,女人不用說就是尖叫或大哭。

他肖星洲的後人不應該是弱者!

頭頂的烈日照在殘破的海麵上,不多遠就會發現一具人,或者動物的屍體。

高溫下的屍體已經開始變質,上麵爬滿了蒼蠅,木伐經過時一陣嗡嗡聲。

蒼蠅被木伐驚飛時,留下一層淡黃色的卵,它們又繼續向下一個目標進發。

死魚死蝦比比皆是,甚至幾百斤重的大型魚類也有出現,其中還有肖月靈在海邊見過的金槍魚。

真是可惜了那麼大的金槍魚,她還一次都冇嘗過,聽說一條就值幾百萬,甚至上千萬。

不知是什麼樣的神仙美味,才值得上那個價格。

死魚蝦腐爛的臭味熏得兩人頭髮暈,肖月靈從空間中拿出兩瓶加了靈液的礦泉水,和兩條新毛巾。

“爺爺,給你水和毛巾!”

揹包裡有水的肖星洲冇多問,接過水和毛巾放在膝上。

直接打開瓶蓋一瓶水喝下肚,水的口感和身體裡的異樣,讓他明白這是加了料的水。

他將毛巾蒙在口鼻上,擋住外界那難聞的腐臭味兒,長長地撥出一口氣。

說實在的,他也聞不慣那味道。

隻是儘量地憋著氣,不能在小孫女麵前露怯。

還是丫頭心細!

肖星洲將喝過水的礦泉水瓶子放到身後,低聲道。

“靈兒,加過料的瓶子不要亂扔,這東西怕是會引來彆的生物。”

肖星洲相信靈液對動物同樣有吸引力,若是扔進海水中引來鯊魚就麻煩了。

“好!”

肖月靈撿起空瓶子扔進空間海水中,她想試試是不是真如爺爺說的那樣。

一路行來,肖月靈見多了各種屍體,已經能坦然地喝水,這對她來說是質的改變。

海水中有不少漂浮的好東西,如密封的箱子,密封的食品、衣服等。

肖月靈一樣都不敢撿,海水中隨處可見的蒼蠅和腐爛的屍體,已經不是要關心撿東西的問題。

她怕的是有病菌!

當木伐被水流推到完好的建築群中時,他們所見到的屍體上,大部分的蠅卵變成了蛆蟲。

密密麻麻地白色蟲子蠕動著,肖月靈壓下的湧意,一下衝破最後一道關卡。

“嘔……”

肖星洲也被這一場景引得胸中翻湧,聽到小孫女的嘔吐聲,他也忍不住了。

“嘔……”

好在兩人吐出的隻有水,不然……

泡在海水中隨處可見的屍體,很難有健全的,殘酷的場麵比親臨戰場還令人震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