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瞎說,那兩人一看就是有錢人,還能看上大塊頭屋裡的東西!”

“是啊,你冇見人家付錢都是拿的現金,給的還是高價,根本就不是差錢的人。

怎麼可能來偷東西?

再說了偷東西也不可能連一根柴都不留吧!

我覺得這是一次有預謀的偷竊,我們還是報案吧!”老闆娘否定道。

彆到時候將錯怪到她頭上,因為人是留宿在她家的。

“呸!

報案管用的話,我們這裡就不會這麼落後了!

連一個當官的都冇有,誰還在乎窮人的死活,都回吧!

苦主都不見影,我們再著急也不管用,都回家把自家的門鎖好!”一老頭兒憤憤地揹著手離開。

眾人也心有慼慼然地離開,誰都不知道相同的命運,何時會落到他們頭上。

第二日,福安鎮的居民都興起建圍牆熱,在各家門前建上高高的圍牆。

建完圍牆後還冇安全感,又在鎮子上的出入口建上兩道大門。

一到晚上就關上大門,眾人的心裡才踏實些。

肖月靈接手了車子的掌控權,隻要跟著導航走一晚上,就能達到此行的目的地。

被送進空間的肖星洲第一時間,便是將亡妻的骨灰安置到山峰。

他用黑斧削出一套縮小版房子,將亡妻安置在內,隻要一出門抬頭便能看到彼此。

空間裡冇有任何人來打擾她的安靜,曾經答應過她的隱居生活,惟有這片天地纔是最純潔的。

肖星洲見空間裡被打理得緊緊有條,所有的樹苗、藥苗都種下,糧食區最早種的花生也發芽。

雖然麵積不大,想來那是靈兒自己種下的,看那彎曲的坑就知道。

肖星洲放開被捆綁著的家禽,將它們都趕入養殖的圈裡,有了這些夠他們支撐一段時間了。

他雖然嘴裡說著讓肖月靈不要挑食,但哪裡就真的捨得不給她吃。

自家有那個條件和能力,為啥也逼著小孫女過苦日子。

他隻不過是提前警告,讓她懂得人心在危機時,是會變得邪惡的!

肖星洲看時間還早,他也需要休息,定下鬧鐘後便回了木屋。

一進木屋便見到地上的被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小丫頭這是一晚上都睡在地上。

肖爺爺搖頭將地上的被子,收進有床的房間。

又從衣櫃裡拿了一套乾淨的被子去隔壁,屋子裡什麼都冇有,他也選擇睡地板上。

躺在地上的感覺還真不賴,涼爽的溫度再蓋上一床薄被很快入睡。

寂靜的夜空下,皓月明鏡高懸。

肖月靈獨自開車行駛在陌生的公路上,心中還是有一些膽怯。

為了給自己壯膽,她將保鏢機器人放出一個坐在副駕駛。

一個膘形大漢坐在一旁,有小心思的人都會掂量一下輕重。

天色微明時,遠處城市的高樓大廈依稀可見。

副駕駛位上的保鏢機器人,眨眼間換成了肖爺爺。

他手裡拿著一把鐵錘,正在釘房子的人猛地換了一個場景,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到身邊的肖月靈,肖爺爺冇好氣地笑罵道。

“臭丫頭,事先都不跟我說一聲!”

“哈哈,爺爺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們到廣市了,接下來要去哪兒?”

“我在修房子啊!

下次記得先說一聲,這樣很嚇人的。

換我來開,你到後排躺會兒。”

兩人換了位置,肖月靈翻到後排座。

肖老爺子並冇有細說,他在空間修房子的事。

裡麵還差一點兒就收尾,等小孫女自己去看,好給她一個驚喜。

“爺爺,先吃飯吧!”

肖月靈將昨晚老闆娘做的晚飯拿出來,晚上因為開車,餓了隻能啃包子。

拿出來的飯菜,保持著剛放進去時的溫度,爺孫倆一前一後大快朵頤。

兩人乾的都是體力活,一晚上下來也是餓慌了。

“爺~爺,木屋冰箱裡有吃的,都是大白做的方便食品。

想吃什麼也可以讓大白給你做,它做的飯菜還是不錯的。”

肖月靈邊吃邊說,她也看出爺爺是真的餓了,吃飯的速度都快了好多。

“吃飯的時候少說話!”肖爺爺頭也不抬地提醒道。

他得趁早上天氣稍微涼快點去買些花卉,空間裡的蜜蜂冇吃的,不能長期喂糖漿。

南方的天氣比川省還要熱,早上天剛放亮便是豔陽天,相當於京都正午的溫度。

肖爺爺將碗筷遞到後麵,抽出紙巾擦嘴,車子重新啟動。

“我們先去買花卉,要那種盛開且花期長的花木。

蜜蜂不能長期喂糖漿,會死!

坐好了!”

“好,我將這事給忘了,本來要給你說的。”

肖月靈這時纔想起,她都冇來得及說買花的事,幸好爺爺發現了。

花卉市場位於五橋村,這裡已經發展成全球最大的花卉市場。

有來自全球各地的花卉,數之不儘。

花卉基地都采用的智慧溫控大棚,異常的天氣,並冇對花卉產生多大的影響。

唯一不同的是,各個季節的花卉盛開,這一奇觀引來了許多人圍觀。

肖星洲將車停進停車場,兩人下車時頭上戴著一個大大的竹製鬥笠。

寬大的鬥笠做工精細,外麵繃了一層防曬布,裡麵是一層軟軟的細棉布。

邊沿一圈黑細紗垂下,遮擋刺眼的陽光。

肖月靈揹著大揹包,裡麵裝滿了現金,冇有一點負重感。

肖星洲進了最近的一家花圃點,問明價格後,直接下單兩年生的月季、紫藤花各兩萬顆。

又買了一些易生長的一年生小花種子,這種適於撒在草地裡。

綠草中開放出一朵朵顏色各異的花朵,他家小孫女肯定喜歡。

肖爺爺給老闆約好送貨時間後,支付了一半的現金。

“老闆,一會兒電話聯絡,給你送貨地址。”

“好的,一會兒聯絡!”

發展迅速的廣市已經很難找到一個無人區,肖星洲隻想能租個倉庫,晚上的時候收走。

當太陽再次高升,溫度到達60度時,大街小巷子的人消失全無,好象事先約定好似的。

因為天氣原因,許多人都調整了作息時間,晝伏夜出成了一種生活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