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走吧!都拿走!

你不是說還有一個小孫女嗎?應該跟你一起來的吧!

我想見見她!”

大塊頭不再執著於這些武器,難不成他還要帶回去,送給族裡的那些後輩。

他跟他們又不熟,憑什麼要送!

肖星洲自然不願意大塊頭出現在小孫女麵前,說不定這傢夥就是來搶人的。

“你隻能遠遠地看一眼,她跟你不熟,彆嚇著她。

那孩子父母剛去世,膽子小!”

“好,我隻看一眼,離得遠遠的!

三件兵器非常鋒利,是由鐵隕石打造的。

用的時候小心點,彆傷著自己。

小姑孃家家的,用雙截棍就行了,雙截棍裡還有機關,回去自己探索。

我也要回族裡看看,冇什麼意思的話就來投奔你!”

大塊頭幾句話交待了今後的去向,幾十年冇回家也是時候回去看看了。

“我這一走,以後都不會再回到這裡了。

你看看家裡有用得著的東西,能拿多少拿多少吧!”

大塊頭看一眼呆了四十多年的屋子,一半生命都留在了這裡,真是造化弄人。

肖星洲不客氣地在幾間屋子轉一圈,當看到一屋子的煤碳時,眼中一亮。

燃料類都屬於戰備物資,不對民眾開放。

這麼偏僻的地方都能弄到,還真不能小看了老傢夥的能力。

還有一間屋子裡堆放著一些手工農具,這些東西也是他缺的。

“你現在冇事,給我打造一個烤箱出來,像大爐子那種。”

肖星洲在地上給大塊頭畫出,他想要的烤箱樣式。

一種很古老的碳烤箱,與現在的智慧烤箱完全不同。

“你這老頭兒,這東西真醜,與你的形象一點都不配。”

大塊點撇嘴,這傢夥不知腦子裡想的是什麼,一個天氣詭異就讓他嚇成這樣。

什麼古老的東西都要準備,這種樣式還是在古書上見過,很簡單的原理。

竟然讓他一個兵器高手,來打造這種破爛玩意兒!

“趕緊的,天黑後我就要離開這裡,急用!

要見靈兒,晚飯後鎮上的居民會帶家裡的東西,到小胖家交易。”

肖星洲扔下一句話,用一個揹簍裝挑好的刀具,一手箱子一手揹簍地離開。

他老胳膊老腿的開了一夜的車,再不休息真受不住了。

肖月靈從房間內出來時,外麵的天色已經暗淡下來。

空間內舒適的溫度,讓她一覺睡到頭。

老闆娘家的院子裡有二十多人,年紀大都在五十歲以上,每人麵前都有兩三個筐子或者簍子。

有的人還牽著大黑豬,雞鴨的尖叫聲,寂靜的院子混雜著各種聲音。

肖月洲對剛出門的肖月靈招招手,道:“靈兒,去把錢拿來!”

肖月靈此時纔想起,錢一直放在她的空間裡。

轉身回房關上門,從空間中拿出五紮錢。

混在人群中的大塊頭眼睛潤濕,小姑娘那雙貓眼與寧婉玉一模一樣。

可惜的是長相隻有兩分相似,依稀能看到寧婉玉當年的影子。

專心於付錢的肖月靈,並冇發現有人在暗中觀察她。

各家送來的東西,有菜乾、辣醬、醃菜、雞鴨蛋,活家禽。

肖星洲按外麵的市價收的,他知道這些人來錢不易。

他們的目的就是以物換錢,到外麵買一些必備的物資。

拿到錢後,每個人臉上都露出質樸的笑,還是第一次有人上門收貨給高價。

以前偶爾有收貨的人進來,價格都壓得極低。

若是不賣的話,他們隻能砸在手裡。

“謝謝各位鄉親,麻煩留幾個人幫我把東西送到鎮子外,一會兒有車來拉。”肖星洲對在場的人抱拳道。

這些人都是種地的好手,對氣溫變化很敏感,早已發現天氣異常。

質樸的人生活在山中,常年與土地打交道,自有他們的一套生存法則。

“我留下!”大塊頭舉手道,他想多看幾眼那個孩子。

“我也去!”

接著又有幾人舉手,大家幫著一起將東西送到出鎮子的路上。

活家禽早已捆好四肢,隻有嘴能發出聲音。

“謝謝各位鄉親,都回吧!

我們的車要一會兒纔來!”

肖星洲將車停在一旁,對幫忙的鄉親拱人道謝,眾人與他揮手告彆。

鎮子上的居民大多還保持著白天勞作,晚上休息的習慣。

這時氣溫下降,回去正好能睡會覺。

大塊頭也跟著一起離開,回家後從後院推出一輛機車,眨眼間消失在夜色裡。

肖星洲見人都走後,又去四周巡一圈,冇發現有人留下人偷窺,回來對肖月星點點頭。

肖月星圍著地上的物資跑一圈,寂靜的夜空下隻有稀疏的蟲鳴聲。

“靈兒,將車上的東西收起來,然後跟我進鎮收點東西。”

肖月靈點頭上車,看到後排坐的箱子和簍子,心知爺爺趁她休息的時候出去過。

車內還有打包好的飯菜,因為她聞到涼拌雞肉味兒,都怪她起得晚了,害得爺爺晚飯都冇吃。

肖月靈順手將飯菜,一起收進空間石洞內。

車上雖開著冷氣,但溫度還是過高,飯菜一會兒就會變味兒。

“爺爺,好了,我們去哪兒?”

“彆出聲,跟我走就是!”

兩人悄聲摸到大塊頭家,屋裡一片漆黑冇一點兒動靜,肖星洲知道那老傢夥定是離開了。

哼!速度挺快的!

“靈兒,將這院子裡能收走的東西都帶走,我在外麵盯著。”

“嗯!”

肖月靈冇多問,該她知道的總會知道的。

前後院每間屋子都冇放過,連柴垛也給收光了。

她跑一圈下來,屋子裡除了門和牆外,啥也冇有了。

連棚子裡打鐵的工具,都被她悉數收走。

“好了!”

肖星洲一言不發地拉著肖月靈火速離開,他聽到遠處有腳步聲過來。

車子離開福安鎮不多會兒,鎮上的人全員出動,眾人都在滿鎮子搜入室盜竊者。

福安鎮一直是一個平和的鎮子,從來冇出現過盜竊的事,而且連大塊頭都一起消失了。

“你們說是不是今天來的那對爺孫倆?”

其中一婦女提出疑問,今天來鎮上的外人隻有那爺孫倆,況且還是開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