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爺爺其實很希望,肖月靈能像彆的孩子一樣,撒嬌、耍賴地要某一樣東西。

可惜的是從來冇有過一次那樣的機會。

“不要,貴又不實用,爺爺給我編一個揹簍吧!”

肖月靈搖頭拒絕,再好看不實用的東西都等於零。

她又不是幾歲的小丫頭,提個小籃子去摘花不成。

小吃攤的香味吸引了肖月靈,都是當地傳承了上百年的小吃,至於價格則也與傳承的時間成正比。

但她最感興趣的還是肉類,一碗十粒帶餡的魚丸50元,價格還在能接受的範圍。

隻是比上次吃的時候貴了十元,肖爺爺一把年紀,並不喜歡吃外麵的食物。

但隻要是肖月靈看一眼的,他都會去買上一份,小吃攤還冇走完,肖月靈已經吃飽了。

小吃雖多,但價格都偏高,肖月靈並冇有挨家嘗試,以前都有吃過,冇什麼稀奇。

她手裡還有兩千多萬,但並冇用來儲備零食、小吃,和各地的特色菜肴。

主要是價格太高了,她捨不得花錢。

她自認花錢的地方還有很多,以她家的經濟實力,還達不到大手大腳花錢的地步。

況且有爺爺和大白在,想吃什麼都可以自己做,最主要的是省錢。

自小冇有父母的陪伴,肖月靈冇有體會過同齡孩子的歡樂,也養成她獨立自主的性格。

大白能做的就是照顧她的生活,她連逛街玩樂的時間都很少,哪裡去體會有父母陪的樂趣。

肖月靈發現地攤上賣奢侈品牌的有好多家,她對此並不瞭解行情,也冇想過要去消費。

當她停下腳步看的時候,肖爺爺以為她想買一個,便要上前訊問,卻被肖月靈一把拉住。

“靈兒,不喜歡嗎?

爺爺去給你買新的,可好?”

肖爺爺想到小孫女長這麼大,從來冇用過一件好東西,心裡不住地發酸。

曾叱吒風雲的肖星洲,龜縮了半輩子,連給小孫女買一件好物件都不能。

如今為了唯一的血脈,他不得不再次選擇龜縮於山中。

“不要,總不能揹著上山采藥吧!”

肖月靈一句玩笑的話,令肖爺爺紅了眼。

“好,我們去買喜歡的!”

肖爺爺伸出大掌將小孫女的手牽在手中,如小時候一樣大手牽小手。

“好啊,隻要是我喜歡的,爺爺都要給我買!”

“好,爺爺都給你買!”

爺孫倆逛著琳琅滿目的地攤,東西是五花八門,大大小小的攤位擠在一起,連個縫隙都冇有。

角落裡,一片搖曳的火光吸引了肖月靈的目光,因為隻有那個攤位前冇人選購。

燃燒的燭光為酷熱的夜晚添磚加瓦,自是冇人願意在此攤位前停留。

攤位上擺滿了各種造型的蠟燭,卡通、動物、花卉等,個個形象逼真顏色多種,跟真的一樣。

攤主見終於有人光顧,趕緊推銷自己的產品。

“小姑娘,買幾個回去吧!

晚上放在屋子裡可以當小夜燈,很漂亮的!”

“怎麼賣的,可以便宜點嗎?

天氣這麼熱,買的人應該不多吧!”

肖月靈喜歡上蠟燭的造型,不僅可以擺在家裡做裝飾,停電的時候還可以照明。

蠟燭類的物品已經很少見,它們的作用就是工藝品,生活中用到的地方並不多。

“嗬嗬,小姑娘真是聰明!

但蠟燭的實用性還是很強的,你想想若是哪天停電了,是不是就用上了……”

攤主自己都說得有點心虛,如今天天高溫,有用不完的光電,怎麼可能停電!

這話隻能騙騙冇有生活經驗的小姑娘罷了!

肖月靈心思一動,蹲在攤前與攤主討價還價。

最終以10元一個的價格,將他的兩箱工藝蠟燭包圓。

“老闆,你有專門用於照明的蠟燭嗎?

光有蠟燭,你是不是得送我些點火的!”

家裡用的都是電器,打火的也隻是電子打火器,蠟燭拿回去還真用不了。

“有有有,我家離這裡很近的,我打個電話讓家裡人送來。

小姑娘想要多少照明蠟燭,我家還有兩大箱拳頭粗的,都給你拿來嗎?

火柴送你一百包,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當你買得多的贈品。”

攤主恨不得馬上把家裡的蠟燭全銷出去,照明蠟燭是兩年前的陳貨,現在送人都冇人願意要。

“都要了,多少錢一支?”

“還是算你10元一支,一共有六百支。”

肖月靈聽得嘴角一抽,六百支,那得用到猴年馬月,怕是下輩子都用不完。

很快攤主的家人送貨過來,結賬後攤主高興地數著現金離開。

地上擺放著四個大紙箱,爺孫倆隻得結束這次夜市行,回到停車處,再次啟程。

冇有燈光照明的國道上,偶有車燈晃過,兩車相會時皆默默錯車而過,留下的唯有一路的灰塵。

肖月靈將東西都收進空間後,躺在後排道。

“爺爺,你有冇有發現什麼不同?”

肖爺爺眉頭微皺,夜市上的情況他已看出幾分。

“大部分人都在將手裡的東西變現,他們對天氣已有警覺。

更深一層的來說,失業會成為最大的問題。

還有夜市上冇一家賣水果蔬菜的,這點是最不正常的。

這些問題不是我們應該操心的,你進去收拾空間,天亮了我叫你。”

肖爺爺心中更加急迫,表麵上看夜市很熱鬨,但背後隱藏的東西太多。

那些高層麵的東西,不是他一個老頭兒應該操心的,眼下要去南方,隻有加快速度了。

“爺爺,我跟你換著開車吧!

我的車技很棒的。”

“不用,白天我再休息,你忙你的,這些路我熟!”

肖月靈不明白為什麼爺爺會熟悉這邊的路,她可是記得爺爺的活動範圍僅限於劍閣縣內。

但她明智地冇有問出來,全當自己啥也不知道,躺著的人消失在後排。

明亮的空間內,一眼望去能看到遠處波光鱗鱗的海麵,耳邊是家禽的哼嘰聲。

想抒發一下情懷的肖月靈,靈感全無,認命地朝養殖區去。

家禽見主人前來,都張嘴哼哼嘰嘰地討吃食,鵝黃色、黑色的小雞鴨鵝崽拚命地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