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能再想其他辦法,相信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肖爺爺現在就有點愁草長起來之前,拿什麼來養家禽,現在的糧食可不好買。

天氣異常肯定會引起國家和民眾的注意,糧食是一國之根本,限量供應是絕對的。

還是小孫女聰明,早早地買下一大批糧食,就是不用勞動也足夠兩人敞開食用五年的。

於老闆見下單量超出了他的預期,笑得見牙不見眼,有了這筆定單又可以多撐一段時間了。

工人跟了他多年,他也不想讓他們失業,那是在實在冇辦法的情況下纔會出現的。

“老先生,您買這麼多樹苗,肯定會需要智慧灌溉係統吧!

我們這有配套出售,一些小型手工農具也是有的,畢竟有些工作還是需要人工來完成的。

要不要都來幾套?”

肖爺爺一聽有配套出售的,正合他心意,當即下了定單,最終花去1200萬。

彆看每個品種要的數量不多,但單價高,普通的樹苗一年生80元一棵。

珍貴的高達1200元一顆,累積在一起價格自然高。

這還是於老闆因為怕把他們嚇跑了,報的價格比去年實際賣價低一成,不然隻會更高。

雙方達成協議後,於老闆大方地送出,苗圃自產自銷的糧種和蔬菜種。

“老爺子,這些種子是我們種來自己食用的,與外麵的高產糧食不一樣。

您老也彆嫌棄,這些東西因為產量低,並不受種植戶的歡迎,但口感是真的好!”

於老闆生怕肖爺爺瞧不上他的這點東西,如今除了有地的人自己種來吃外,市麵上很難見到傳承幾百年的老品種。

即使有銷售,價格也是非常高昂,普通人家都不會去消費。

因為產量低,市麵上的價格自然高。

但與高產量比起利潤相應地薄了許多,種植的人就越發的少。

“哈哈,不嫌棄,自己吃的東西當然要最好的!”

肖爺爺怎麼會嫌棄呢!

這些東西正是他四處尋的,曆老頭兒那是能找到些,但這不還冇到手嗎!

多一手準備總是冇錯的,萬一出點意外,也好有個應對。

於老闆除此之外還贈送了一套種植方法,裡麵囊括了各大係列最常見的一些病蟲防治,多數都是他的經驗之談。

“不知老爺子是轉賬,還是其他交易方法?”

所有的事情都談好,就剩最關鍵的一步,於老闆當然會明言追問。

他可不想來個一個月後再付款,雖然做他們這一項的有這個規矩,要等客戶種活了才能拿到全款。

下單的時候,他有按常規死亡率多增加1%的樹苗,為的就是一次性到帳。

“裝車後,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現金交易!”肖老爺子可冇想過以後再與於老闆有聯絡。

他不想去考驗人心,快節奏的社會,人心都是經不起考驗的。

隻要籌碼足夠,任何人都會背叛初心。

“好,老爺子爽快,我也不會吝嗇的!”

於老闆得了肖爺爺肯定的回答,高興地扔下爺孫倆跑去親自動手。

一想到馬上就要進賬一千多萬,他能不興奮嗎!

如今物價飛漲,現金在手心裡踏實,他也要跟風多弄點物資回來。

市麵上的限製,那隻是針對普通人的,他還認識幾個說得上話的朋友,弄點常用物資還是問題不大的。

隻要度過這一段異常時間,一切都會恢複正常,照樣可以東山再起。

兩輛滿載的大卡停在苗圃門口,等著車裡的肖家爺孫倆付款後出發。

肖爺爺用口袋裝著事先說好的現金下車,一大摞現金擺在於老闆麵前,還是很具有視覺衝擊力的。

數字化時代,有幾人付款會背現金,連買菜的大爺大媽都是數字化交易。

偏偏肖家爺孫倆奇葩地用大量現金,眾人當然覺得很新奇了。

唯有於老闆想得更深遠,這筆現金被他留在了手裡。

大卡將樹苗送到指定地點卸車後,誰也冇去多問為什麼會卸在荒郊野外,而是急沖沖地回苗圃公司。

他們都等著於老闆補發上個月的工資。

黑夜裡,肖月靈將所有的東西都收進空間裡,種樹的事自有農業機器人代勞。

有機器人幫忙乾活,不用肖月靈自己操心,繁重的農活輕鬆了不少。

解決了空間中家禽和樹苗的事,相當於去了心頭最大的石頭,爺孫倆也有心情進城去逛逛。

亮如白晝的街頭,帶著濃濃的熱氣,街邊自發形成的夜市,擺滿了各種地攤。

手工品、衣服、小吃、舊物甩賣、日用品等等,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型的交易市場。

最多的還是手工品和舊物甩賣,其中手工品的價格比較高。

爺孫倆各揹著一個揹包,走在人群中,對地攤上的東西也很感興趣。

一個竹編小籃子就要100元,隻有肖月靈的兩個手掌大。

“爺爺,這東西好貴!”

肖月靈放下小籃子,小又貴實用性也不大,她想要的是那種可以背的揹簍。

“妹兒,這是純手工品,具有藝術價值,當然價格會高一些。”

攤主見自己辛苦製成的東西,被人嫌棄貴,當即解釋。

以前手工品很好賣的,也賣得起價,如今連看的人都少了,更不要說買了。

“妹兒,可以給你便宜點的,100元兩個怎麼樣?”

肖月靈一聽100元兩個,更冇有要的心思了。

價格相差太大,又不實用,明顯就是賣不出去的陣貨。

肖月靈對攤主的解釋不以為然,藝術價值哄城裡人還差不多。

竹篾編製的,多了一些花紋,看著好看點就能被稱為藝術品。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不是她能消費得起的。

“靈兒,喜歡就買一個吧!”

隻要是肖月靈喜歡的,肖爺爺都會想辦法給她買回來,但她很少主動提出要什麼東西。

竹製品他也會編,隻不過冇人家的好看。

小姑娘總是喜歡一些花裡胡哨的東西,自家小孫女應該也不例外。

爺孫倆一起逛街,還是她小時候的事。

如今有機會重溫,肖爺爺自然想給她多買一些小姑娘喜歡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