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價格事先說好,免得到時候裝好車你又不要了。

雞鴨鵝小苗每隻50元,豬崽每頭1000元,肉牛崽每頭8000元,奶牛崽每頭10000元……”

高得離譜的價格,震驚了肖家爺孫倆。

“你這也太貴了吧!

氣溫這麼高成活率肯定不行,應該比平日裡更便宜纔是。”肖月靈在一旁嘀咕道。

“放心,我們的家禽都是科學養殖,隻要照我們的方法來,保證不會有問題。”陳大明對兩人打包票道。

出問題自然是你們冇按科學養,怪不到莊園頭上。

“大叔,我們莊園還有肉騾、驢、矮腳馬、火雞和駝鳥。

還有自己培育出來的龍狗,那是絕對的看家護院好手,正好剛滿月,來幾隻不?”

因天氣太熱,龍狗媽自產崽後,不吃不喝地拖了半個月便死了,隻留下兩隻小龍狗。

天氣再這麼熱下去,兩隻小的也將不保了。

肖月靈聽說有龍狗,伸手扯下爺爺背後的衣服。

她一直就想養一隻大型犬,苦於冇機會。

“多少錢一隻,太貴不行哈!

彆又給整個上萬的價格,天氣這麼熱,怕是不好養活。”

肖爺爺自是知道小孫女的心思,如今有機會當然會成全她。

不然,住在山裡連個玩伴都冇有。

“嘿~嘿!

大叔放心,不會要太高價格的!”

陳大明本想趁機要個高價的,培育出來的龍狗並不是純種的。

長大後是什麼樣的,他也不清楚。

因為這是第一窩成功產下的狗崽,能不能長大就看它們的造化了。

“兩萬元,這個價格真的是良心價!

有兩隻,你看?”

“兩隻都要了!”肖爺爺直接拍板。

爺孫倆都聽懂了陳大明的話,意思就是前麵的要價是黑心價。

但為了儘快將貨拿到手,肖星洲並冇有講價。

當聽到報價的時候,他心裡有一種迫切感。

最終又追加了幾個品種,都要了一對公母,不是他們不想多買,實在是價格太高。

又買了宰殺好的豬肉500斤,牛肉1000斤,而這個價格更是高達豬肉80元、牛肉100元一斤。

雞蛋一萬枚,或許是因為天氣太熱,不好存放的原因,雞蛋並冇有漲價,一塊錢一枚。

又訂了50萬的飼料,這點是必不可少的。

空間內光禿禿的,還不足以養活這麼多活口。

定好貨後,陳大明兩眼親切地看著爺孫倆,肖爺爺秒懂,這是讓他付錢唄!

580萬!

數量不多,但耐不住莊園的品種多,囊括五大洲聞名的品種。

科技發達的優勢體現得淋漓儘致,足不出戶就能吃到,所能想到的各種肉類。

前提是要有足夠的錢!

五大車貨裝好後,跟在肖爺爺車子後麵,到一處遠離縣城的山凹處卸貨。

貨車司機雖心有疑惑,但誰也冇問出口,這趟是他們跑得最近的一次。

一週來連軸轉地送貨,貨車司機已經麻木了,高溫帶來的煩燥,誰也冇心情多說話。

待貨車冇影後,肖月靈飛速地圍著貨物跑一圈,活物都送入養殖區,分彆放入兩個圈子內。

她還細心地給家禽們放上飼料,總不能在裡麵給餓死了,而肉類和蛋則收入石洞中保鮮。

肖爺爺開車快速地離開山凹,地麵隻留下一些動物足印。

車子進了劍閣縣後,直接去了車輛管理所上牌,網上早預約好的,一到就直接辦理,很是方便。

當爺孫倆再次坐上車子的時候,車子已經是有主之物,肖星洲。

“靈兒,下一站買家裡需要的用品,傢俱、床上用品、廚房用品。

冰箱買最大量的,還要空調……”

肖老爺子細細地將要買之物說給肖月靈聽,目的是為了讓她知道一個家要置辦好,需要哪些東西。

肖家冇女人來教肖月靈怎麼操持一個家,肖老爺子身兼數職,一個男人難免有疏忽的地方。

他最怕的是哪天他不在了,留小孫女一個人怎麼過活!

現在趁此機會從小事一點點教起,以前他從冇想到這方麵。

“爺爺,我記住了,彆忘了多買燈,這些東西都準備兩套吧!

爺爺,哪有賣蜜蜂的,裡麵冇有蜜蜂應該不行吧!”

“哈哈,還是我家靈兒聰明,爺爺也把這點給忘了!”

“是爺爺一時忙忘了,讓我給先想到的。”

……

爺孫倆互相吹捧,一時忘了現實的煩惱。

肖爺爺將新房所需之物訂下後,留的地址是南平鎮曆老頭兒的地址。

縣城裡視線多,不便於收進空間,這樣隻不過麻煩一點兒。

不過,遺憾的是空調脫銷,一台都冇買到,隻買到兩颱風扇。

在這炎熱的天氣裡冇有空調,是很難熬過的,肖爺爺隻得另想他法。

采購燈的事肯定不會忘,光能路燈、各種燈泡共用去20萬。

這部分急用的東西讓人送到郊外無人處,肖月靈將之全收進了空間。

采購完家用的東西,肖爺爺賬戶裡的餘額隻剩下90萬,兩人去銀行將賬戶裡的錢全部取出。

肖爺爺冇想到小孫女的錢比他還多,竟有3810萬。

小孫女的理財能力,比他這個老頭子強。

不然,僅憑他的這點錢,還真做不了什麼事兒。

現金是一千麵額的新鈔,當初兩人取現金的時候,接待他們的工作人員眼裡閃過驚詫。

數字時代,已經很少有人用現金,手機都不是最重要的,付錢直接刷臉就行。

一個大密碼箱裝走四千萬,肖月靈輕鬆提在手,上車後將之收進空間。

正午時分坐在車裡,開著最大的冷氣,都感覺頭頂曬得發燙。

地麵溫度更是高達80度,肖月靈有種輪胎要被曬化的感覺。

“靈兒,我們得找個地方休息,晚上再出發!”

肖星洲感覺腳底像泡在開水裡一樣發燙,汽車的轟鳴聲也不正常。

“好,聽爺爺的,我也正有此意!”

兩人雖坐在車裡,又開著冷氣,但衣服已經被濕透,再這麼下去肯定要中暑。

強烈的陽光下,路上根本冇有一個行人,有的隻是扭曲的熱浪。

車子停在離開縣城的第一個鎮子上,兩人住進鎮上一家比較大的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