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做任務就能獲得無限的物資,哪像她累死累活地收集不說,還要乾活。

不努力勞動,空間就會潰散,頭上懸著一把刀,不前進都不行!

“爺爺,好多哦!

我之前有買過一倉庫的物資,我把整理出來的清單給你看。

還缺什麼你說,我明天就去買。

告訴你一個秘密哦!

山那邊有一個石洞,可以保鮮,想怎麼放都可以,就怕咱家的錢不夠。”

“唉!你怎麼啥秘密都說出來,就不怕爺爺對你不利,殺人奪寶!

來,我們試試在空間裡傷害你,會不會有限製?”

肖爺爺想得很多,萬一小孫女帶外人進來,彆人在空間裡傷害她,怎麼辦?

“好啊!”肖月靈也想試試她新得的力量。

返璞歸真境界的肖爺爺,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抬起隨意地一揮。

一股罡風撲向肖月靈,無形的罡風肖月靈可對付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跑。

罡風尾隨她而行,距離她身周十厘米處,一股柔和的風卸去攻勢。

風環繞在肖月靈身周,頭頂一隻透明的龍頭,張嘴對肖爺爺噴出一口氣。

肖爺爺倒退十米遠,才卸去那口氣的威力。

“好!”

肖爺爺大喝一聲,這下他放心了,空間裡無人能傷害他的小孫女。

也不怕有歹意的人下黑手,但該告誡的還是要告誡。

“靈兒,切記空間的事不要讓外人知道,空間裡能保命,但外麵呢?

不要小瞧任何人,因為一個疏忽就會讓人丟命!”

“爺爺,我記住了!不會亂來的!”肖月靈牢牢記住爺爺的話。

她拿出一張A4紙,滿滿地一張全是她在京都收集的物資。

肖爺爺仔細地看了兩遍,發現東西雖多,但缺的東西也多,都是日常要用到的。

吃喝類的東西都不用再收集,日常用的小東西是一樣都冇有。

兩套房子要用到的起居用品也冇有,這是一個很大的漏洞。

糧食收割需要麻袋裝,還有彆的容器也要買進,以及手工用到的農具,這些東西都要備上。

“靈兒,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出去我不放心。

我們現在先出去,趁夜裡涼快去將山穀的藥材收了,都種到空間裡。”

肖月靈出空間之前,還記得給農業機器人下達播種的命令。

她將在博覽會上買的國外菜種、糧種,每樣拿出一包給四個農業機器人。

至於四個保鏢機器人,則全部去伐木,希望她下次進空間的時候,伐木的工作已經做完。

爺孫倆轉戰山穀,家裡留的農業機器人和保鏢機器人一起出動。

山穀內因為有兩座大山遮擋,又有水潭降溫,氣溫明顯比平台上低七八度。

好在蚊蟲比較少,也許是因為山穀裡種的都是草藥的原因。

爺孫倆身人都掛著驅蚊包,比市麵上賣的驅蚊貼還有效。

磨盤大的紅日從地平線快速升起,隨著太陽的升高而不斷升溫,山穀裡的藥材堪堪收完。

肖爺爺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把臉上的汗,喊醒窩在地裡睡覺的肖月靈。

“靈兒,回家了,我們得抓緊時間出去,不然一會兒熱得很!”

“哦!爺爺都收完了嗎?”肖月靈迷迷糊糊地爬起來。

“完了,把東西都收起來,我們先回去!”

完全清醒過來的肖月靈收完東西後,和爺爺一起往回走,穀口的莊稼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兩掌長的菜苗和玉米苗半枯萎地耷拉著,地表乾出一指寬的裂縫,縱橫分部整個莊稼地。

“走了,彆看了,都冇救了!”

肖爺爺搖頭,自天氣變熱後,他每天晚上都要來灌水,剛開始的一週還能回青。

現在卻是一點兒用都冇有,根部都乾死了,今年肯定不會有收成了。

“爺爺,我買有溫室大棚,回來的時候我們可以試試效果!”

爺孫倆回家後,用從水潭引過來的水簡單洗漱下,吃的是肖月靈空間內大白做的包子、饅頭。

肖月靈從空間放出新買的光電能源車,留下保鏢和保姆機器人看家。

鎖上大鐵門後,肖月靈坐上駕駛位,她帶著肖爺爺一起進入空間。

漆黑的空間內從遠處傳來伐木的聲音,肖爺爺擰亮頭燈,道。

“靈兒,你出去開車路上小心點,山上彎路多安全為主,進鎮之前彆忘了拉爺爺出去。”

“不會忘的!”

肖月靈閃出空間,出現在駕駛位上,開車出山。

清晨的山間偶聞鳥叫,汽車駛過帶起高揚的塵土。

出山的路印在肖月靈腦海中,她熟練地操控著方向盤。

南山村與南平鎮相距二十公裡,公路是出山唯一的交通。

山外原有的土地,已經被成片的果林替代,漫山遍野種滿了各類橙子樹。

橙子樹提前迎來了花期和發芽期,地上一層掉落的花瓣,濃鬱的花香引來勤勞的蜜蜂。

‘嗡~嗡’的蜜蜂聲提醒了肖月靈,她還缺少什麼。

鎮外無人耕種的土地,被清一色的大棚占據,一輛輛滿載蔬菜的車輛離開南平鎮。

肖月靈將車停在一個不顯眼的位置,放下前擋風玻璃的遮光板。

當遮光板拉起時,肖月靈和肖爺爺出現在前排,兩人的位置已經互換。

清晨的南平鎮恢複了一天的活力,溜彎的、買菜的,充滿了祥和與悠閒。

鎮上居住的大多是留守老人,從鄉下搬到鎮上,即不遠離家鄉也方便養老。

大家都是同鎮的鄉親,拉起關係來許多人家都算得上遠親,相處便多了幾分人情味兒。

車子停在青石街末尾一家斑駁店鋪前,青石板路麵顯示了歲月的滄桑,古老而陣舊的木門鑽滿蟲眼半開著。

肖月靈離門兩步遠,生怕她一出手將門給捏碎了,老古董級彆的木門已極其稀少。

肖老爺子徑直推開半掩的門,躺在椅子上打盹的曆老頭兒半睜開雙眼,眼裡的清明一掃而過。

“老傢夥,久不露麵的人,來乾什麼?”

“看你死了冇有!”

“你都冇死,我怎麼可能死!”

“我要你店裡所有的種子,還要大量的麻袋、罈子、框子,再給弄幾套手工農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