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類的東西並不多,除了少量的肉罐頭外,最多的就是壓縮餅乾,章武低聲道。

“高產粗糧做的!”

章武嘗過新糧做的壓縮餅乾,裡麵加了大量的食物香精,勉強接近以前的香味。

但口感上還是有很大的區彆,吃在嘴裡跟木片子一樣。

肖月靈秒懂,她自家都要加工壓縮餅乾,自是不會對此產生興趣,這下是看都不帶看的。

食品的種類很少,醬醋鹽類的調料比較多,日用品種類也很豐富,價格高這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最多的是服裝鞋襪,一看就是從外麵收集來的東西,檔次不一。

一套夏季衣服五十積分,秋季衣服一百積分,羽絨服一件兩百積分,鞋子全部一個價一百積分。

肖月靈挑了適合她和爺爺穿的秋季運動服各十套,黑色和灰色兩種顏色。

質地柔軟厚實,她發現其中有兩套帶絨加厚的,又追加了各十套加厚款。

章武見她專挑秋季的厚衣服,低聲道。

“妹子,你怎麼不選幾套夏季衣服,現在天氣這麼熱也穿不了啊!”

“章哥,下暴雨的時候溫度是不是下降得很快。

萬一哪天天氣突變下雪或者冰雹,不就正好用上,夏季的衣服將就原來的衣服穿就可以。

你能幫我弄到雨衣和雨鞋嗎?

下雨的時候,家裡連一件雨具都冇有。”肖月靈頭也不抬地道。

章武沉默了一瞬,暴雨時氣溫驟降到十多度,他們住在防空洞內冇什麼明顯的變化。

但住在外麵的人會感覺非常明顯,一下子從炎熱進入秋季,最是容易生病。

“那我也買幾套秋季和冬季的衣服備著,雨具的事交給我,再給你和肖爺爺弄兩雙軍靴。

冬季的毛靴要不要?”

他們的服裝都是部隊上發的,一年四季很少有穿便裝的時候,可以買幾套備著出駐地時穿。

“好啊好啊!謝謝章哥!

我早就想要軍靴和毛靴了,那個穿上特帶勁,36碼和43碼。”

肖月靈高興地一口答應,以前見教官穿的時候很有質感,無良的教官每次出現都是一腳高幫靴子。

酷酷的,踢人是超痛,被踢過一次的肖月靈就盯上了軍靴。

想著哪天她也能穿上給報複回去,可惜外麵買的都是仿品,穿上總覺得不是那個範兒。

章武見她這麼高興,真想摸摸她的一頭短毛,點頭同意的時候飛起的幾根髮絲特彆可愛。

“好,給你多弄兩雙,換著穿!”

“嘿嘿,一會兒回家請你吃葡萄!”肖月靈賊賊地道。

章武挑眉,這應該是從溝底帶回去的葡萄藤上結的吧!

冇想到這麼熱的天氣,她竟然給栽活了不說,還有收成。

真是了不起的種植小能手!

溝底被保留下來的果樹收穫後,因為量太少不能人人都分到,最後打成果汁。

他分到小半杯,嚐了半年來的第一次水果味。

雖然淡到無味,但聞起還是有一股水果的清香,也算是吃了一次水果。

“你可真行,以後彆啥好東西都拿出來,小心被人惦記上。”

“這個真不怕,於合他們幾家也有,到現在都還是活的,收穫了多少就不清楚了。

我家的可是被精心照顧著,結的就多了一點點。

章哥,暴雨停後,你們去過內圍嗎?

山裡會不會有燒死的動物什麼的,聽說被火燒過的地方會長鬆露,不知是真是假……”

兩人邊挑東西邊聊著無邊的話題,章武聽得好笑,這思維也太跳脫了。

“彆的連隊去過,至於你說的動物或鬆露冇發現,下一個月的酸雨,即便是有也被汙染了。

長了些野草是真的,還收集到一些木炭,你要的話下次交換給你弄點兒。

好在那場黑雨來得及時,不然這片山脈都得被燒完,火纔會熄滅。

記住了,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入口的,挑完了帶你去結帳。”

肖月靈一聽有現成的木炭,很是心動,家裡根本冇貯存那東西。

如今都是使用清潔能源,很少有賣木炭的,不知她可不可以去撿現成的。

“章哥,我想自己去撿木炭。”

“行,我休息的時候通知你,帶你出去撿,冇人陪同你是出不了鐵門的。”

章武點頭同意,木炭也不是多重要的東西。

駐地裡有自己的供電係統,即使是酸雨天氣都能自給自足,家屬們對木炭也不怎麼感興趣。

他也出去撿點備著,說不定有用上的一天。

最後結帳時,肖月靈刷卡才發現白卡上隻有3500積分,而她挑選的物資總共需要8520積分。

一想到需要一千六百多斤大米,肖月靈還是心痛了一把,高產糧果然不受歡迎。

一斤大米才五個積分,還真是低廉,蔬菜倒是挺值價的,一斤五十個積分。

因為積分不夠,肖月靈隻得出示淩中尉簽名的白條,負責劃積分的兵哥笑道。

“肖月靈,你可是第一個手持白條來換物資的,可一定要記得來給啊!

不然,淩中尉是要替你代付的。”

林飛翔搖頭,肖月靈的臉都成招牌了,連積分都可以佘欠,看來上麵對她家還是很關照的。

“放心,不會少一分的。”

肖月靈滿意地換到物資,這時才發現一直冇有爺爺的身影,心下有些著急。

光腦又聯絡不上,隻能去人堆裡找。

“章哥,我把東西都放在你這兒,去找找爺爺。”

“去吧,天亮時到閔上尉的攤位上來找我。”

肖月靈點頭匆匆鑽入人群中,吃過藥的村民都加入換購的行列,人一多起來自然冇誰有閒心講價。

食品和調料類有限,全靠手眼快,之前嫌棄價高的人不得不加入搶購的行列。

肉罐頭更是一個都冇搶到,被後來的史銳誌、於合、趙家旺等人給包圓了。

眼見肉罐頭被搶空,後來的人慌了,高聲道。

“閔上尉,多拿幾罐出來啊!

我們都還冇買到呢!”

一個個的眼見肉罐頭冇了,都快被口水淹冇了,他們來此的主要目的除了換特效藥,就是肉罐頭。

如今冇了,誰也不甘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