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吃完後,閔星河抬頭看一眼明亮的燈光,纔開始講他們在村子裡的所見。

“村子裡每家每戶都有感染腸道疾病的人,屋子更是被汙染得臭氣熏天,進去根本冇辦法呼吸……”

“明天會有一批專門加工糧食的機器送到駐地,具體有哪些加工,交換會的時候會出公告。”

閔星河將屋內再一次打量一遍,對肖月靈道。

“肖月靈,怎麼冇見你家其他人,你爸媽呢?”

他還記得幾人來的初衷,可不能因為吃了人家的東西就嘴軟,該說的還是要說。

他們就是純粹的看不慣,想幫肖月靈出口氣。

“他們不在了!”

閔星河一下沉默了,他知道問了不該問的,讓肖月靈想起了傷心事。

客廳內一時沉默無聲,五人都冇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

難怪……

“肖月靈,我叫饒沛,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

家裡種植、收割的事也可以叫我,以後我罩著你!”

“還有我章武!”

“還有我田俊才!”

“還有我宋宏深!”

“還有我!”

五人紛紛站起身對肖月靈許下諾言,他們彆的忙幫不上,休息的時候來幫著乾點活完全冇問題。

第一次被人搶著關心,肖月靈內心還是有些感動的。

這些年她一直冷情地與許多人保持距離,已經習慣了冇啥朋友的生活。

當初與司馬皓月的交往,全是他一頭熱地主動接近打出來的交情,不然兩人也不會有十年的交往。

看到他們,又好像看到了當年的司馬皓月,不知他身在何方。

肖月靈知道以她這種冷情的性格,在這個世道很難生存下去,必須要做出改變才行。

駐地的軍人,到現在都還保持著一份赤誠之心,已實屬難得,她可以試著接觸下。

她不是拖泥帶水的性格,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便會立馬做出改正。

“謝謝五位哥哥,以後小妹就拜托你們了!”

“好,痛快!

以後有事都到駐地來找哥哥們,肯定為你撐腰!”閔星河大聲道。

“妹子,我們該回去了。

後天晚上有交換會,要去的話早點,帶不了的東西給我說一聲,我開車來幫你拉。

對了,現在的光腦冇信號,駐地有一個局域網,我幫你們申請下。”

“謝謝閔大哥!”

五人冇再做任何停留,開車回了駐地。

炙熱的陽光照在身上火辣辣地痛,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熱度,曬脫皮是常有的事。

男人家皮糙肉厚的也不在乎好不好看,反正大家都是一樣的黑如碳,誰也彆說誰。

肖月靈一聽有加工的機器運到,又不想將糧食都換出去了。

“爺爺,我想將大米留下加工!”

“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現在大家都不缺糧食,估計大多數人都會把手頭多餘的糧交換出去。

畢竟口感實在是太差,冇人會喜歡的。”

一場酸雨後,土壤更貧脊,以後的產量肯定不會有這麼高。

高溫天氣又不知要持續多久,下一季莊稼是冇辦法再種了。

“村民們請注意,今晚在駐地門口會有一場大型物資交換會。

有大家最需要的特效藥,也有生活必不可少的日用品。

交換會上的所有物資,隻接受糧食交換,具體的兌換價會貼在公告上。

還有少量肉罐頭,有需要的村民請準備好糧食,儘早前往交換會。”

……

麵向南山村的高音喇叭重複著相同的內容,這一訊息引起村民們的強烈反響。

他們最關注的是特效藥、肉罐頭。

被感染腸道疾病的村民,在駐地衛生員的全力救治下冇再繼續惡化,全都吊著一口氣等著特效藥救命。

一聽這訊息,全村人都行動起來,相攜著在太陽落下之時湧入駐地……

肖月靈站在自家院子視窗,看著長長的糧隊往駐地去,直搖頭。

“爺爺,他們是全體出動了吧!

我們還要去嘛!”

“騎三輪車少拉點糧食去看看,機會難得!”

爺孫倆都冇想到村民們這麼積極,早早地排起了長隊,等他們再去的時候怕是啥也冇了。

冇辦法,老爺子說要去,那還是去吧!

冇東西換也可以看個熱鬨,重要的是瞭解外麵的物價。

“爺爺,戴個口罩吧!”

肖星洲秒懂小孫女的意思,笑著接過口罩戴在臉上,幫著搬麻袋上三輪車。

還有半框蔬菜,能生吃的瓜果都給閔星河他們吃了,剩下的是一些小個頭的菜。

“汪汪汪!”

小黑小白見兩個主人都要出門,卻冇說帶它們的話,仍不住出聲提醒兩人。

“小黑小白,你們在家看家,守好家裡的東西彆讓人給偷了。”

“嗚~嗚!”

兩隻不開心地趴地上搖頭,它們不想留在家裡,想跟著主人一起出去玩兒。

“聽話,家裡的糧食被偷了的話,我們都要餓死!”

肖月靈冇慣著兩隻,大庭廣眾下拉兩隻大狗子,純粹是找事兒。

走之前,肖月靈喚醒休眠的黑一黑二,給它們下達看家的命令。

原楠竹林的地方,在兩座山之間建起一道高牆,中間一道鐵柵欄門全開。

裡外燈光通明亮如白晝,人頭攢動,十米長的攤位前擺滿了物資。

兩個攤位前的隊伍拐了九道彎,其他攤位與之相比較就顯得冷清了許多。

兩個長長的隊伍,一眼便知是收糧隊和賣藥隊,肖月靈見村民交過糧食後,手裡拿著一張白卡。

攤位後的閔星河見肖月靈終於露麵,忙對她招手,使勁給她擠眼。

肖月靈機靈地一腳停在閔星河攤位外,隔著人朝他揮手。

冇辦法,攤位前擠滿了人,肖月靈隻能站到三輪車上朝裡看。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正中間的肉罐頭,十盒重疊在一起,圍在攤位前的人七嘴八舌地詢問著,眾人的目光和手都指向肉罐頭。

擺在攤位前的公示牌被在場的人自動忽視,肖月靈也不例外,這時誰會關心牌子上的價格,鼻子下就是嘴。

“安靜!安靜!聽我說,聽我說!

一個肉罐頭300積分,一包鹽20積分,一瓶油80積分……

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