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我是閔星河,來給你家送木柴的,請開一下門!”

他側身露出後麵的大卡車,對車上的人道。

“都把臉露出來打個招呼!”

大卡上的四人都從車窗內探出頭,揮手道。

“肖月靈,我們是來給你家送木柴的,請開一下門。”

跟著小黑小白出來的肖月靈,將視頻中的這一幕全看在眼裡。

“噗哧!

哈哈哈,閔上尉你們怎麼想到送木柴過來的。

稍等一下,我把狗子關屋裡去。”

“好啊!”

與肖月靈有過正麵接觸的閔星河,自然聽得出她的聲音,聽起來她過得還不錯。

小探頭在幾人的注視下縮回鐵門,小視窗嚴絲無縫地關上。

“看見冇有,肖月靈見的門夠先進的,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麼靈活的鐵門。”一兵哥道。

“你那是少見多怪,這款鐵門是由司馬集團生產的,它的功能還不止這些。”

饒沛冇想到會在這偏僻的鄉下,見到這種先進的大門,他家彆墅也是這種門。

“還有什麼功能,快說說,我這個土包子也見識見識。”一兵哥饒有興趣地道。

“咕轆轆……”

大門在幾人麵前自動開啟,饒沛也冇再說起大門的事,有些事還是不要讓太多人知道的好。

“進來吧!”肖月靈站在門邊對五人道。

“院子裡曬著糧食,你們隻能步行進來了。”

“冇問題!”

閔星河從打開的鐵門處,看到院子裡堆著厚厚的一地糧食,眼帶笑意地看一眼肖月靈。

【不簡單!】

五人分提著八捆木柴進院子,問肖月靈道。

“木柴給你放在哪兒?”

門在身後緩緩關上,聽到聲音的人不禁回頭看一眼。

他們一進肖家院子,並冇有聞到那種難聞的味道,不禁多看了幾眼院子。

【嗬,好多糧食!】

【中間還隔了一道木樁,牆邊搭了一排架子,一看就是種菜的。】

肖月靈指指她身後被木樁擋著的柴垛,笑道。

“謝謝五位兵哥,既然送來了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還麻煩你們幫我放上去!”

五位兵哥陸續進了柴跺門,齊齊抽氣,這是柴山吧!

他們手上的八捆木柴簡直不足一提,冇想到肖月靈積攢下了這麼多的柴火。

“肖月靈,你可以啊!

攢了這麼多柴,用兩年都不成問題,你家其他人呢?”閔星河順口問道。

“爺爺在家裡,你們要進去坐會兒嗎?“

五人相視一眼,閔星河道:“好啊,正好認識一下你的家人。”

饒沛爬上升降梯將八捆柴一一堆好,他發現肖家的柴每塊大小都一樣,像小孩子拳頭粗。

【有意思!】

他們聽得很清楚,肖月靈隻提到爺爺,並冇有提其他人。

他們倒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家,能做出讓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子為主力的事來。

“請!”

“爺爺,家裡來客人了!”肖月靈揚聲對客廳裡喊道。

“請進來吧!”

五人經過外屋時,明顯感覺到和院子裡的溫度不同,更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屋內彆有洞天。

氣溫舒適宜人,都趕上他們住的防空洞了。

“老爺子您好,打擾了!”閔星河對一身家居服的肖星洲敬禮道。

“幾位請坐吧!

你們辛苦了,能說說村子裡的情況嗎?

我們居住在村外,很少跟他們來往,對村子裡的事並不瞭解。”肖星洲直言說出他的目的。

“老爺子,你家屋子真好,是請專人建造的吧!”

饒沛心中震驚,肖家所用的材料值幾千萬,比他家的還好,由此可見肖家絕不是普通人家。

“對,從rc過來的人造的。

這是一處天然石洞,我家在此居住了幾十年,天氣異常後就重新裝了一下。

效果不錯,就是花錢太多,全副身家都砸在裡麵了。”

肖星洲知道這是遇上識貨的了,既然這樣就冇什麼好隱瞞的,遲早會被人知道。

“您老可真捨得,這筆錢可不是小數目,都能在rc買一棟彆墅了。”

饒沛向肖星洲翹起大拇指,道。

“您老是這個,小子佩服!”

其他四人都冇聽懂兩人的啞語,此時正對肖月靈端出來的一小盆瓜果感興趣。

紅紅的蕃茄、翠綠的黃瓜、綠花皮的西瓜、白皮的香瓜,大小不一,卻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表皮的水珠滾落,他們的喉結也跟著滾動……

饞得四人直咽口水,卻強忍著誘惑冇有動手,眼珠子全落在盆裡。

“哈哈哈,吃吧!

都是院子裡種出來的,吃完再聊!”肖星洲被四人的神情逗得樂出聲兒。

饒沛這時才注意到茶幾上的瓜果,這下所有的想法都被拋到了腦後……

幾雙眼睛直直地看著閔星河,他不同意冇人敢伸手拿。

“吃!

把你們身上的東西都掏一樣出來,算我們換的。”

閔星河先掏出他僅有的一個小塊壓縮餅乾放到茶幾上,這是他最後的存貨了。

其他四人見此,也掏出自己的東西,竟然有一把小軍刀。

肖月靈本意是感謝五人給她家送木柴上門,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小軍刀雖小,卻很合她的意,家裡冇有一把小巧的刀,出門還真不方便。

她不能每次出門都扛著砍刀、斧頭出門,一把小刀在她手上,還是很具有殺傷力的。

五人都掏出自己比較值錢的東西後,左右上手各抓一個,嘴裡再塞一個蕃茄。

至於西瓜、香瓜,則被他們連皮吃下。

一小盆很快被五個男人瓜分完,肖星洲給小孫女點點頭,肖月靈又給洗了一小盆出來。

“肖月靈,你可彆拿出來了,我冇東西跟你換了。”

閔星河趕緊搖頭,他是真的冇東西可換了。

要是老婆在這裡就好了,讓她嚐嚐西瓜和香瓜,保準她能笑兩天。

“這是感謝你們送木柴的,不想被人知道就趕緊消滅證據。”

五人相視一眼,反正都吃了,隻要不帶回去就不會被髮現。

“吃,誰都不許帶回去哈!”

饒沛拿西瓜的手一頓,他還想著給家裡送兩個回去的,還是算了吧!

屁股要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