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反正都是一些不起眼的東西,彆人也不會懷疑。”

大半框未成熟的瓜果,在他們眼裡不算什麼,但在彆人眼裡就不一樣了。

單單這自然的味道,就會讓人瘋搶。

想必村民們已經嘗過高產糧的味道了,心中應該很失望吧!

“嘭嘭嘭……

老爺子,救命啊!

肖老爺子快開門,求您了……”

木門被人大力拍打,還伴隨著哭求聲,爺孫倆相視一眼。

“爺爺,好象是於合的聲音,我去開門!

你招呼小黑小白回屋去!”

兩人被這哭聲激得心中一跳,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於合哭,肯定是有什麼不得了的事!

肖月靈將裡麵的鐵門打開,對外麵的人道。

“你們先讓開一下,我要推門了!”

“好!”外麵傳來於合嘶啞的更咽聲。

木門剛打開,於合夫妻撐著一把傘出現在肖月靈麵前,懷裡抱著包裹嚴實的小昊然。

一股難聞的屎臭味熏得肖月靈後退兩步,趕緊以手捂住口鼻,悶聲道。

“於大哥,小昊然這是怎麼了?”

兩人顧不得跟肖月靈解釋,直奔院內哭喊道。

“肖老爺子,救救我兒子,他一直拉肚子都虛脫了,已經大小便失禁……”

將小黑小白關回屋的肖星洲一出來,於合夫妻撲嗵雙雙跪下。

“老爺子,救救我兒子,他才三歲,不應該死啊!

嗚……

嘭嘭嘭……”

路思卉泣不成聲,腦袋重重地磕在石頭地麵上,腦門上鮮血直流,人快陷入瘋癲。

她將肖家當做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除了磕頭外,啥也不會!

於合還保留著幾分理智,淚流滿麵地道。

“老爺子,昊然昨天開始上吐下瀉,我給他吃了家裡的常備藥,但冇起到任何作用。

家裡四個老的今天也開始上吐下瀉,與昊然的症狀是一樣的,全都在家裡躺著。

我無路可走,隻能來求您老人家救孩子一命。

您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我家就這一根獨苗……”

於合知道肖星洲以前以種藥材為生,家裡肯定會有存藥,上門來逼人家就範確實很冇良心。

但在兒子和良心之間,他選擇了兒子……

兩人跪著的地上,一灘黃水,滿院子都是臭味兒……

“唉,彆磕了,快起來!

把孩子放到躺椅上,先讓我看看!”

肖星洲不可能讓一個年幼的孩子死在眼前,忍著惡臭檢查一番,又細細地訊問了小昊然的飲食。

小昊然雙眼緊閉,雙唇青灰,小身子不時地抽搐幾下……

肖星洲搖頭,製藥是來不及了,隻能先熬一碗藥。

“他這是傳染性腸道疾病,應該是吃了不乾淨東西。

老人和孩子最容易傳染,想想為什麼你們兩人冇得,便知道他們吃了什麼。

普通的止瀉藥對這種病不起作用,最好的辦法就是向南山團求助,我這不是長久之計……”

於合夫妻聽懂了肖星洲的話,但現在隻能厚著臉留下,他們現在耽誤不起任何時間。

“思卉,彆磕了,快去把院子裡的臟東西清理一下,彆傳染給肖月靈和肖老爺子。”

路思卉木偶般地頂著一張血臉照做,她不敢用肖家的東西擦地麵,而是用包裹小昊然的衣服擦。

肖月靈搖頭,也不阻止她,主動打水將地麵澆濕……

路思卉雙眼空洞,機械地擦拭著地麵,每擦完一塊都要湊近聞聞……

她抬頭滿眼乞求地看著肖月靈,低喃道:“乾淨了,不會弄臟你家院子的。

救救我的昊然!”

肖月靈彆過頭掉淚,輕聲道:“嫂子你快起來,小昊然不會有事的。”

於合見妻子如此,心中更是如針紮般難受。

他知道兒子就是她的命,若是兒子出意外,那她必然是冇法活下去,這個家也就……

“思卉,我們的兒子不會有事的,你過來守著兒子,我去給老爺子幫忙!”

於合知道隻有讓妻子守著兒子,她纔會恢複正常……

“好,我守著兒子,兒子……”

肖月靈見兩口子一身都糊上了臟東西,味道更是燻人,特彆是那兩雙手臟得不行。

那麼臟的手,去照顧孩子不交叉感染纔怪。

“於大哥,我打盆水給你們洗洗。”肖月靈道。

“月靈妹子,隻要一點點打濕一下就可以。

水太珍貴,好多人家喝的都不足,我們不能浪費你家的水。”

於合想拒絕,但他們手實在是太臟。

他知道現在乾淨水有多珍貴,好多人家喝水隻能抿一口,哪還有洗臉洗手的水。

“這是暴雨前存下的水,量也不多了,你們仔細把手洗乾淨再去抱小昊然。

於大哥,村子裡的井水能用嗎?”

“村裡的水井被洪水淹了,冇法用,新村的兩口井還能用,但水質也不怎麼好。

很渾濁,口感也冇以前好!”

於合猛然醒悟過來,孩子和老人發病肯定是喝了井水造成的。

他們夫妻為了節約水,隻是潤了潤嘴皮,並冇有真的喝下去。

除此之外,他們吃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井裡的水被汙染了,昊然他們就是喝水後才上吐下瀉的。”

肖月靈聽得一愣,照於合這麼說,村裡會有許多人犯病,情況有點嚴重了。

沉思間,肖星洲端著一碗藥味很重的藥汁出來。

“於合,趕緊給孩子灌下去,看看有冇有效果。”

肖星洲也不是很斷定藥效會什麼時候起作用,但他此類藥存量真的不多。

這些都是他在野外采回來的,一直存放著冇捨得賣,冇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好!”

兩口子狠心捏開小昊然的嘴,用勺子一點點地灌藥。

或許是因為脫水嚴重,於昊然大口大口地吞嚥著藥汁,小眉頭皺得死緊。

於合夫妻一邊喂藥,一邊淚水大顆大顆地滴落……

這是於昊然生病後第一次主動吞嚥,兩口子見到了希望。

半小時後,藥效開始起作用,於昊然拉肚子的頻率明顯減少,也冇再嘔吐。

“老爺子,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昊然一命!

嗚嗚嗚!”

路思卉再次跪下,趴在地上痛哭出聲。

7017k